指尖灰_

非常任性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or私信

【快男2017】 [王位CP] 和谁在哪吃什么回来还爱我吗+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

两篇相声搁一起发 本来只有前一篇 因为种种原因续了一篇(生无可恋.jpg)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想好好填坑的 要怪就怪这个人👉@琴惜颜_专业舔屏三十年 👈每天问我要相声 请替我讨伐她


——↓↓正文↓↓——


①《和谁在哪吃什么回来还爱我吗》


这个宿舍,组成的过程有点曲折。

最先住进来的是二哥,虽然人长得高冷又酷炫,international,但是梦想除了音乐,就是养鸡,在确认过这不是诈骗之后就拎包入住了。

然后住进来的是四弟和五弟,大概是因为傻人有傻福,看到这则便宜到吊诡的租房信息脑子也不过就屁颠屁颠住了进来。

再然后住进来的是三弟,其实三弟和大哥是一起来的,但是在和房东交涉的过程中,房东先对三弟点了点头,大哥当时觉得好嘛没戏了,再去别处租房还不知道多贵呢,想想自己的钱包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没想到房东话锋一转说你也别傻站着了一块儿住进去吧,大哥一激动差点真的就要哭出来了,没想到老三比他还激动,嘿咻一下把他扛起来转了半圈,让他感受了5秒一米八的视野,要不是有别人在实在丢人了点,场面还是挺感动的。

为什么这一二三四五是这么排的呢?因为——年龄。

大哥很惆怅,他有什么办法呢他也很绝望啊,其他四只都小他这么多他都快不好意思了。老三撇撇嘴从后边把头枕在老大的颈窝里,操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普通话说你琢磨这个有啥意思,你看起来跟我们根本没差啊。老大也撇撇嘴手一伸把人废老大劲弄好的背头呼成了顺毛说你还小不懂哥的忧桑。老三听了这话一时无语凝噎,表情十分精彩。从大哥房间里出来之后,二四五排了一排看着他,二师兄原地想了想,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老四装模作样的念了一句今夜月色真美,拍了拍他的肩也走了;小弟挠了挠头发,嘿嘿傻笑了两声,也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老三原地傻了半晌:……………………卧槽?你们几个意思??

回到房间老三遂作诗一首:我的面既不长也不宽,我的碗既不大也不圆,我的巡…………怎么就这么傻这么傻这么傻其他那几个看戏的小逼崽子太尼玛气人了。


这两层的小公寓是这样安排的,老大老三在一楼,对门两房间,客厅厨房卫生间也在一楼,二楼三个房间带一个晾衣服的小阳台,从左到右是二四五,楼梯口在最左阳台在最右。老二老五都是重庆崽儿,每天隔着个老四飙方言,老四很崩溃,表示我这种驻马店人气偶像岂能受这种委屈,于是把房门一关开始看爱豆舔屏,以打call的嚎叫与方言一战。

老三每天听着楼上鸡叫羊驼叫以及鬼吼鬼叫,非常蠢蠢欲动,不时以东北话加入掀翻楼顶的乱局,而一旦老三也闹起来,老大也会忍不住跟上,于是这间屋子就会彻底进入蹦迪模式,邻居不胜其扰。

别看这五个每天蹦迪,老三还是有很认真在惆怅的,你说他的婊贝巡就住他对门,怎么还没把到手呢。他王英俊人活20年也是难得有这么惆怅的时候,正坐小区花园里四十五度角对着月亮明媚的忧桑呢,老大一个短信发过来: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不在对面我睡不着。老三真是一秒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一个百米冲刺就奔回去一个熊抱婊贝你是不是想我了来么么哒。二四五纷纷表示闪得眼睛疼,这种行为动物保护协会绝不会纵容姑息。

老三一边略略略略以示不屑,一边心说真能在一起动物保护协会算什么。


有一天老大说要飞北京见老友,老三嘴都快气歪了,什么朋友哪来的朋友,说好了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原来都是骗人的。二四五纷纷痛斥他这种小肚鸡肠的行为,老三只好战略性退让,眼看着老大出了门。

晚上睡觉前老三看到老大朋友圈晒图了,普普通通的合影搁他眼里哪哪都不对,气了半晌,发了个最近很火的打电话表情,白色团子对着电话说在哪 和谁 吃什么 回来还爱我吗。发完手机一扔就要睡觉,不想忘了放静音,睡的好好的被消息提示音震醒,朋友圈回复:回来当然还爱你啊。当即一蹦三尺高,高歌一曲“你就是人群中紧盯着我的girl”,于是楼上开始跺天花板,老三扯着嗓子吼了一句老大归我了哈哈哈哈哈,楼上安静了几秒,随后跳起了踢踏舞。

老大回来当天一开门就被塞了满怀的玫瑰花,老三仗着最萌身高差一下把他整个人都圈在怀里,吧唧一口就亲在大哥的小嘴唇上了。老大被亲得一脸懵逼,老三一看心里咯噔一声心说不勒个是吧情况不对啊。一对口供,大哥很不好意思地说八成是北京那损友趁他不注意干的好事,于是场面一时间异常尴尬。

老三惆怅了一会儿,长叹一声造化弄人,转头回房间收行李去了。收着收着老大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过来说你干嘛啊收行李去哪儿?老三抑制住心底的惆怅,拗了一个角度最完美的侧脸,在心底给自己放上一首《我不会唱歌》当BGM,酝酿好情绪淡淡道:都这样了,咱还能当朋友么?老大愣了愣,噗嗤笑了一声,说:那什么……我也没说不喜欢你啊?

老三当即就卧槽了,我的婊贝啊咱们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清楚了我的心脏再大也不是这么玩儿的啊,遂当机立断把人扑倒,顺便一脚踹上了门。

从此一楼大白天都能听到老大给老三唱《counting star》,天亮腻到天黑,间接刺激了二四五踏上脱单的征程,此为后话不表。




②《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


老大老三内部消化之后公寓氛围越发吊诡,一天照着三餐的虐狗,偶尔还有宵夜加餐。二师兄十分愤慨,本战斗鸡岂能每日与狗粮为伴?正要揭竿而起,幺幺从后边拍拍他说哥上次你solo那个舞能不能教教我?于是二师兄的火焰背景一秒消失,转头进入好哥哥教学模式。四弟也被虐得头昏脑胀,心里十级委屈,本粉头追不到爱豆没人安慰也就罢了,还拿狗粮待我,这还是不是自家兄弟了?正想下去来一出孟姜女哭长城以满足戏瘾,老五扒在门边眨巴着眼说广允我想跟你学排舞……妈哟大眼睛了不起啊?老四狠狠拍了一把大腿,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转头给幺幺开小灶去了。

“他们今天怎么这么消停啊?难得啊。”老三往二楼瞄了一眼,满心都是稀奇。

老大一脸不明所以:“啊?什么意思?他们平时怎么了吗?”

老三看着他的巡这一脸茫然的心都萌化了,一把把人捞进怀里侧脸蹭着老大的中分小顺毛,说没事儿没事儿有我在呢啊。老大内心诌了一篇小男朋友是个傻子怎么办在线等的小作文,末了最后就只“哦好”了一声拍了拍老三的背。

晚饭的时候老三悄咪咪地给他们幺幺加了鸡腿,老五一脸懵逼,我就是认真和哥哥们学个跳舞,怎么还有鸡腿吃?老三无比慈爱的说吃吧吃吧你应得的,二楼的和谐全靠你了好弟弟。老五哦了一声,管他为什么反正有肉吃还不是美滋滋。

“哦对了魏巡哥你能不能教教我……”

“去去去你们二楼自己内部消化去别来拽我的巡!”


老大身为大家的老哥哥,脾气又好,又有那么点小小的洁癖,于是见天儿的操心。衣服洗好了,看弟弟们晾得东倒西歪的都快气得吐血,更别提叠衣服这种技术活,另外四个叠的那都什么玩意儿?他要没看见也就算了,要是看见了他还真是就忍不住要搭把手。于是久而久之晾衣服全靠大师兄了,至于叠衣服,你们自个儿带回自个儿房间叠去,眼不见心不烦。

一大早的大师兄自然醒了,腰上横了一胳膊把他吓了一跳,迷迷糊糊想起来自己脱单了,又挨着老三的额头睡了一会儿,过了几分钟突然惊醒自己想去晾衣服来着,于是又挣扎着清醒过来,结果腰上这胳膊一使劲又把他拨回去,强行要求陪睡,丝毫不讲道理,老大哭笑不得地在被子里翻滚挣扎,咬着耳朵好说歹说半天才放了人。

在二楼小阳台晾着衣服的时候老大不由得在想自己这是摊上了一窝什么玩意儿,心都快操碎了,想着想着嘴角却慢慢地就弯起来,口嫌体正直地把衣服一件件整齐晾好。最后一件晾上去的时候肩膀忽然就一沉,脸颊传来肌肤相贴的温热感,一双胳膊伸过来把他圈进怀里。魏巡倒也没有很意外,虽然他不知道他的小男朋友怎么这么喜欢背后抱,但是这感觉确实挺好的,于是他干脆卸了力往后倒,整个人倚着后边那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大早起的还是顺毛没来得及作妖,没劲,转道去摩挲了一下他的耳环。小男朋友看他玩的挺高兴的,偏头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以示惩戒。

老大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赶紧拿手护住耳朵:“别咬啊一会儿有牙印……”

老三邪恶大反派式嘿嘿嘿狞笑,说怕了没,直接一口啃到嘴唇。

亲来亲去的玩儿了半天,老三依旧维持着背后抱的姿势把头枕在老大肩窝,说我巡,你太瘦了得多吃点肉,咱们晚上去吃火锅吧。

老大还没来得及搭腔,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啃苹果声,老五嚼着苹果口齿不清地欢呼耶耶耶梓宁哥请吃火锅!老二老四一秒从房间里探出头,一脸正气地看着老三。

老三内心一万吨羊驼跑过,别以为一脸正经我就猜不到你们听墙根了,还有老幺,白给你加的鸡腿,以后再也没有这种操作了。


去到火锅店,一三坐一边,二四五坐一边。老三说事已至此,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肉通通捞走,你们仨吃素去吧。说着大漏勺一抄,老大的碗就被肉填满了。

老大夹了一块肉蘸点酱塞嘴里,然后委屈巴巴的皱眉吐舌头:“这酱太甜了我不吃……”

老三点头如捣蒜地认命把酱碟拨过来,寄几的对象要寄几宠:“行行行给我给我,我给你重新整一酱去。”

二四五趁着老三去弄酱碟的时候飞快地倒下一盘肉,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热泪盈眶地瓜分了,这年头电灯泡也不好混啊,让他们吃草也就算了,还塞狗粮,狗权呢?一边囫囵塞着,老二老四还是有意留了一手,让老幺多吃两块,小孩子要长身体嘛,乖。

王梓宁弄完酱回来看到排排坐三只脸颊鼓鼓的仓鼠,他的巡不想吃甜酱乖巧地对着满满一碗的肉边戳边发呆,这场景简直快把他笑死。

把私人订制的酱碟放到老大面前,幺幺鼓着嘴咬着筷子口齿不清地对他三哥卖萌:“哥……留点肉呗……大哥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老三扯着嘴角痞笑:“小兔崽子,你在那儿听墙根我还没跟你算呢,可把你牛逼坏了?”

“不牛逼不牛逼,梓宁哥你尽情的叉腰,我给你鼓鼓掌。”幺幺狗腿地piapia鼓掌。

老三转头看了一眼他家宝贝,显然是已经憋不住笑了的表情,于是挥挥手大赦天下。老五欢呼一声,激动地跳起来高唱一曲《看见什么吃什么》,二四赶紧把人一把拽下来,并飞快填了他一碗的肉。

要说这之后就不会有人听墙根了那是不可能的,从此以后二四五转为地下工作,阳台一有猫腻就全挤老五房间里从窗户往死里抻脖子,由此又引发了新的侦查与反侦察斗争,此为后话不表。


—没了。—

最后表情包买二赠一





评论(30)
热度(95)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