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全职高手同人】[周叶]甜的。08-09

一定没人懂我在手机客户端和电脑上都开关了无数次才登上来的悲伤
连没力气抱怨了 知足常乐【蜡烛】如果哪天没及时上来估计还真不是我没写而是上不来TvT

00-01 02-03 04-05 06-07 10-11

08

叶修有时候也会想,兴欣的固定班底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来着?然后又后知后觉的想起多出的那一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的固定客源。

在这个现象形成初期陈果曾经紧张兮兮的问他:“你说小周怎么天天往咱这儿跑呢?看上咱们小唐了?”

“开什么玩笑?这两人哪儿搭了?”叶修对老板娘的眼力表示沉痛的鄙视,“再说,你哪天觉得小周那飘忽的眼神是盯着小唐看的?”

“那为啥啊?高贵冷艳的白领精英天天跑这儿,大男人天天吃甜点,这不逗我呢?”

“你别一黑黑一群好吧?我以前也是白领精英,大男人吃甜点你也黑,我还得动手做呢,老板放过我吧。”叶修直翻白眼,“小周往这儿一坐兴欣就可以添一大票女顾客,你还不赶紧笑着数钱,还嫌弃呢,长点心吧。”

之后避无可避的遭到了陈果的追打。

但你要说叶修对此毫无疑惑自然也是不可能的。相反,他反而是最疑惑的一个。毕竟这孩子最初似乎算是被自己引来的,但他却也从来没想明白过从他第一次来变成现在没事就打卡似的来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来兴欣做蛋糕师的动机也挺逗比的。当初被辞退之后觉得没事做,堵着一口气呢这么快回公司也没面子,趁没人偷跑回家了一趟,都说游子会分外怀念家里的味道,他在吃了家里御用蛋糕师傅的几个甜点之后险些走不动路。不过美食诚可贵,自由价更高,看看自己可怜的弟弟叶修还是奋不顾身的跑路了。在那之后就起了当蛋糕师的念头,随便报了个培训班,又偷着把家里的大厨约出来,折腾个一段时间居然也能糊弄人了。左右看看也不能去什么大店,干脆就去兴欣应征了,小日子挺舒坦,唯一的遗憾是厨房禁烟。

那天他看见唐柔在那儿给周泽楷结账,也就是无意间这么一瞥察觉到了那是荣耀的定制制服。虽说老东家那时对他的做法挺令人心寒,但是他也不是一棍子打翻一船人的类型,什么事儿心里和明镜似的,看着这么个好像挺年轻有为的后辈心里也挺欣慰,一时乐呵随口就打了个折。倒也不曾想过这个后辈居然还为了这两块钱的事儿去查了他,看那样子还挺为自己当初的事难过的。

是个良心保障的好后辈啊。叶修对他的初印象也差不多就这样了,非要说再加个颜正BUFF印象深刻点。

但是后来的事就渐渐地超出叶修的认知了。

起初正如叶修和陈果所说的那样,他觉得周泽楷成为兴欣的固定客源没什么不好的,不仅增加了一份营业额,还带来了一大票女性顾客。叶修甚至在心里默默的觉得干脆给他免单算了只要他在这儿坐着就非常有用了。但后来他觉得好像哪里不是很对。

兴欣的厨房有一整面的玻璃墙,为的就是让客人能观摩到蛋糕师制作蛋糕的过程,那种精细的手艺和艺术品被做出的过程是很美妙很吸引人的,很多女性顾客总很乐意坐在这边边吃边看。

不过自从周泽楷变成固定客源之后,这边的位置就被占得更满了。且不说周泽楷自己总是固定占着一个位置,被他引来的女顾客自然也就随着他更加积极的往这边靠。

这倒不是说叶修被很多人围观,毕竟只要周泽楷往那儿一坐,起码周围九成的注意力都在他那儿了,往叶修那儿看的其实没多少。但饶是如此,叶修也觉得压力山大。

因为周泽楷总是看着他。只要他在那儿,他的目光就是属于他的。

 

09

周泽楷的颜值是在兴欣的营业额那里得到客观验证的。叶修不是颜控,但是他也不能否认对方的帅气。

周泽楷很帅。

可叶修没脸没皮的活了27年,也从未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帅小伙盯到脸红。

有一段时间叶修的工作效率出现了罕见的下滑,陈果和唐柔都很好奇他发生了什么事,可这事儿说起来实在太坑爹他都不知道怎么说好干脆就死犟扯淡各种蒙混过去,幸好他后来努力的调整恢复,陈果她们也就不问了。

可你说她们不问了这问题就不存在吗?当然不!叶修现在每天上班都颇有些提心吊胆的,本来很简单很轻松的工作,在他需要花费很大一部分精力去抵抗周泽楷的精神攻击之后变得也让人疲累起来。

叶修有时候晚上回到家心累得都不想动了,可也不怎么敢睡,眼皮刚合上周泽楷那双温润黑亮的瞳一下子就会冒出来,目光带着那些他读不懂也不敢读懂的深意轻轻的落在他身上。很轻,很暖,却让他动弹不得,他除了闪避和捂脸都不知道做什么好。

他隐隐约约察觉些什么,可是你把他黑黑的心和肚子擦一万遍他都不会认的。

很多次周泽楷在墙的另一边默默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很想很想砸了玻璃对他说你丫别看着我了你周围这么多妹子看着你呢你居然可以毫无压力的无视掉吗我被你一个人看着都快受不了了。

可是一对上周泽楷那纯良纯良的小眼神,他什么话都哽住了。

好吧好吧……你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呗。谁让我苦逼的是你前辈呢?

所以那层玻璃墙依旧在那里。横亘在他们之间。阻隔了声音,阻隔了温度,只有光和色彩,还有温柔的目光,在其间穿梭而过。

他还是很喜欢和这个后辈相处时不用忙着开嘲讽的轻松氛围,这个后辈也还是很喜欢往兴欣跑,他们之间还是很融洽。

 

春节守岁的时候遇见周泽楷是个意外,叶修也确实很感到意外。每年他都是自己一个人等这场焰火的,也不带小点,因为冷。可是今年他居然被被周泽楷发现了,这是个实打实的意外,他不敢说这是不是个好兆头,因为他觉得自己每次对这个后辈都特么有点没辙。

外出打拼的人,哪怕叶修是离家出走的,这个时候多少总还是会有些想家的情绪,只不过他和大部分人的区别是他没有在回与不回之间摇摆不定,他笃定自己一定不会回去。开玩笑,他还不想被禁足。但是他本身就是个懒散的人,这一点点的情绪就足够闹得他没力气没骨头没精神,和周泽楷说话也少了几分客气从容,多了几分横,倍儿大爷的,也不知道这货发现没有。

周泽楷拐弯抹角的请自己去他家吃年夜饭的时候叶修感觉好像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原本很累,却一下子好像得了什么慰藉似的,顿时轻松了不少。直到这时他才渐渐觉得今年遇见周泽楷是件好事,不管怎么说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好得多。所以在焰火绽放的时候他笑得很开心,往年他看着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太安静了太格格不入了太逗比了,直到今年他才感受到了久违的热闹,有他一份的热闹。

但饶是如此,在周泽楷突然抱住他的时候,他的大脑还是一瞬间就短路了,他甚至听到了脑海里回响的神经崩断的声音。


评论(6)
热度(76)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