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非常任性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or私信

【全职高手同人】[周叶]梦旅人 00

重要的话写在前面_(:з」∠)_

※我写着玩就好 你们随意

※休息不好的小周,应招而来帮助小周好梦的老叶

※老叶老叶喵喵喵


就当堆文_(:з」∠)_


00

周泽楷睁开眼睛的第一个瞬间,就知道他现在身处梦境。

光这个场景,就不是正常的。

他穿着板正且价格高昂的手工燕尾服坐在英国贵族晚宴惯用的长餐桌的一头,熨过的衣服线条笔直流畅。面前摆着墨绿色的骨瓷茶杯,杯口一圈磨砂反着黯哑的光,微微的粗糙感像是人类的肌理。金丝镶的蔷薇枝叶杂乱而繁茂的绕满了乳白色的杯柄,像是有什么被关在这金丝牢笼里一样,细而密。唯一的不正经之处在于杯身绘着黑桃红心梅花方片四个图样以及一个带着诡异笑容的卡通猫脸。

胸口是弧度完美的领巾和价值不菲的硕大蓝宝石胸针,宝石是椭圆的,底盘是黄铜制的,带着半圆的边。周泽楷抬手去触碰,无论是丝绸细腻冰凉的质感还是宝石的冷硬都在一瞬间从他的指尖向着心脏攀来,真实得令人恍惚。

脚底踩的地方是红黑两色方块相间的瓷砖地,触感坚实,但就在餐桌的几步开外,地砖突兀的不见踪影,和四周一样,是混乱的色彩搅和在一起形成的一个个漩涡图样,像是打翻了的颜料盘又被人拿笔在正中搅了几下,因色彩的过分混杂而显得诡异且隐隐的让人心里不舒服。不论这场景是多么的奇妙而能勾起人的探知欲周泽楷也绝不会轻易去触碰,毕竟他心底很清楚谁都不能保证把脚踏到那些地方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餐桌上放了一个下午茶常用的甜点架,骨瓷盘子,三层,一层放了茶壶茶杯,另两层都塞满了点心,蛋糕、布丁、司康饼,而且兼备各种口味,绝对周到的服务。值得一提的是,甜点架子边放了一座钟,木制的老式摆钟,经典的木房款式,在表盘的上部有一个紧闭的小门,里面藏着准点出现才会的布谷鸟。嗒嗒嗒的发条声随着钟摆的左右摇晃响个不停,秒针一直在走,时针分钟却丝毫未动,一直停滞在14:59。

周泽楷觉得这样的场景稍微有点熟悉,不是见过的那种熟悉,而是仿佛在哪里听说过或者读到过。思考了片刻他身子一僵,取下自己头顶精致的礼帽——上面果然有一对洁白的兔耳,不是卡通款而是偏向写实风格,耳廓修长且顶端略尖,耳朵内侧还是可爱的嫩粉色。

好吧,他明白这是个什么设定了。可惜他不喜欢角色扮演。

就在他把兔耳礼帽放到桌上的那一瞬,钟的指针猛地一跳,指向了三点零一分。

“嘿。”一只巴掌大的黑色幼猫随着那咔哒一声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甚至有一脚踩在自己的杯碟上。猫眼是金色的,却并不是太亮,有些暗沉,比起光更近似于琥珀的颜色,里面沉淀着些许看不真切的东西,也许是时光,也许是算计,谁知道呢,至少对于初次见面的周泽楷来说这并不容易看清。明明是不能作出表情的猫脸却因为猫眼这特殊的色调而平添出几分懒洋洋的气氛来。猫尾巴卷着一把伞,场景分外诡异。古钟准点的钟声很响,但周泽楷确信自己刚刚听到了那只猫打招呼的声音。

几乎是出于直觉的,周泽楷觉得这只猫有些懒,或者是……漫不经心。不过不是那种讨人厌的傲慢,而是出于某种强大的自信,才对眼前一切都提不起精神来。

黑猫抬起搭在碟子上的那只爪,伸出指甲抓住杯中的勺子敲了敲杯壁,发出清越的声响。“周泽楷?”黑猫问。

周泽楷点点头,却更疑惑。

周泽楷明白,梦境这种东西大多出自于潜意识。常态的意识其实未必能影响到梦境,换言之,梦境是不受控的。但面对眼前这只猫,周泽楷却十足的确信它的出现不合常理。梦境理应不受控,却不代表梦境的主人会对梦中的一切感到违和。

周泽楷看着猫的金瞳,强烈的违和感和地盘被侵入的感觉扑面而来。他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散发出了警惕与敌意。梦境也是属于人的领域,谁说不是呢?

黑猫盯着他看了会儿,忽而无比安定的坐了下来,满不在乎的舔了舔身上的毛。“年轻人紧张什么,面对只猫跟面对洪水猛兽似的,年轻人的傲气还要不要了?”

虽然一只猫擅长打嘴炮开嘲讽这实在有违常理的一点让周泽楷有点惊诧,但他面上却平静依旧。不管怎么说,这至少还是在梦里,什么都可以发生。思及此,周泽楷没有理会猫的嘲讽,直截了当的发问:“谁?”

“你可以叫我叶修。”黑猫的嘴角划开一个和茶杯上的卡通图样如出一辙的诡异笑容,这诡异倒不是指他看起来居心叵测,而是一只真真切切摆出了笑脸的猫……总归是诡异的。“身份并不重要,老实说我觉得名字也不重要,那种东西可以有很多。重要的,是灵魂。”黑猫做出了一个对于猫来说很违和的摊手动作,“你只用知道,我是来让你做个好梦的。”

除开之前那句让人有些颠覆世界观的嘲讽,这是这只黑猫第一次开口说比较长的句子,周泽楷也算是第一次真切的听清了这只猫的声音。黑猫并不是像动画片里的卡通角色那样说话时语调会有猫的特征或是会有喵之类的后缀,相反的,这是一个很显然的人类的声音,一个略有些低沉的男声,低沉却清澈,像是无声的暗流,而话尾音偶尔出现的一点点上挑就像是一瞬间打在石子上的水声,轻轻的,有些挠人。声音听起来年龄并不算大,25岁?还是26、27岁?周泽楷分不太清,单从声音出发,暂时把眼前的黑色幼猫的真实年龄定位在了25~30岁之间。

他也同样很惊讶,对方会知道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自己睡不好的事情。

他是个怪物猎人,而诚如叶修所言他最近一直休息不好。因为他做的梦。前些时候在猎杀一只在梦中杀人的异兽时在最后受了点影响,所以最近的梦——也不能说噩梦吧,对于周泽楷来说没有什么噩梦能把他吓倒——都不是很好,至少让他很不舒服,醒来之后更是因为脑袋整晚的运作,辛劳了一天的神经在夜晚也不得安宁而疲惫非常。

眼前这一只,到底又是个什么东西?是和他杀掉的那只怪物一样,只不过多一些谎言来做导引吗?周泽楷微微眯了眼,手习惯性地探进衣服的口袋,却意外的摸到了自己平日里惯用的双枪。熟悉的冰凉触感让他飞速的进入了更高一阶的警备状态,他默默的拉开了保险,手指扣上扳机。

黑猫看了一眼他的衣袋,干脆的合上眼,趴了下来。

周泽楷又愣了。这只猫刚刚显然察觉了自己的动作,可这应对显然不合时宜。……是信任吗?可它从何而来的信任?

结果黑猫,也可以说,叶修,一开口,周泽楷温情的想法就被击溃了:“本来说,以你这态度,我妥妥的挠你一顿就走。年轻人就是冲动。”

等会儿,刚刚是谁教训他要有年轻人的傲气的?

“但是……”叶修抖了抖耳朵,一抬头那眼睛bulingbuling的,简直……“你队友放来召唤我的那首安眠曲真是太好听了,小周打哪天给我唱一遍现场呗?”

“……”这么快就起了昵称又是闹哪样?原来不是高冷而是自来熟吗?周泽楷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那首安眠曲的事……啧。

“别太小气啊,真是的。不过也无所谓,哥可是有信用的人,答应了委托那就一定会实现。那么……”叶修抬起爪子揉了揉脸,再看向周泽楷时眼神变得非常的不妙,直勾勾的,锋锐的刀尖刹那间刺进心口,“你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回忆让你如今不得安眠了吗?”

周泽楷呼吸一滞。


 

------------------------------

我也想听小周的安眠曲,我也想用安眠曲召唤老叶……_(:з」∠)_【安定躺平【脑洞大得满地滚

老叶出现的触发条件也很坑,我会找机会写明的


※《甜的》的番外我写完整了一块儿发

……_(:з」∠)_  奇怪我本来想去写别的了怎么又写起了周叶……just you knowwhy~【←吃药

评论(6)
热度(29)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