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非常任性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or私信

【全职高手同人】[周叶] 瞬香 02

传送→01 03 04 05


02

周泽楷房间阳台上的那盆昙花是他去年读一年级前的那个夏天和爸妈一起去逛花鸟市场时买的。小小的他看着花店老板摆在这植物旁边的昙花的相片就走不动路了,难得任性一回坚持把它买了下来。

昙花养活似乎不算太难,但是养好还是要费些功夫。昙花虽然和普通植物一样喜欢阳光但是又怕晒,对土壤的水分也很有些标准微妙的要求,不仅夏天不能让它在太阳底下暴晒,冬天也还要小心为它防寒保暖。薄肥多施的做法对于昙花来说是较为有利的,可这也是大多数人觉得麻烦的地方。对于这些啰嗦的注意事项,周父周母从一开始就表态说他们不会插手帮忙,这些养花的二三事都得由周泽楷自己包办。小周泽楷也并不在意,反而觉得由自己亲手种出这样美丽的花朵才更值得骄傲。

刚开始小周泽楷和普通初学者一样不得要领,但渐渐地也摸到了些门道。现在正值盛夏,周泽楷细心地把它移到了阳台与房间连接的那个角落,既通风又阴凉。而这昙花终于不负所望,在今晚开了它入住周家以来的第一朵花。

小周泽楷尚未明白昙花一现的难得,但对于他来说,亲手种的花第一次开放所带来的满足和喜悦远比那些空洞的赞美之言来得要真实得多。胸口被兴奋挤得鼓胀发疼,他面上的表情像是愣住了一样呆呆的,肢体却远比那反应更快更直接,与叶修相握的那只手掩不住兴奋的用力攥紧,眼睛更是死死的追着那巨大的微微绽开的花苞,一瞬也不肯移开眼。

花苞最初卷的很密实,紫红的花骨紧勒成两段略尖的球,只有最上端的地方吐露着一小片白色的聚拢在一起的花瓣尖。而随着时间缓慢的流逝,花骨一点点向外松开,洁白莹润的花瓣层层绽放,花朵中间浅黄的花蕊和纯白修长的花柱逐渐显现到最后完全没有遮挡的耸立在空中,彻彻底底不留余地的展示着自己的美。昙花不张扬,可它沉默却夺目,颜色纯粹又弧度撩人,开成一个最盛大最动人心魄的模样。

其实这次昙花由开到败也有差不多三个小时,可小孩子哪里看得够。到最后花彻底谢了的时候周泽楷还是免不了做出了一个十分失望的表情。

“周泽楷你几岁?”

这时候叶修突然间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怅然的思绪被打断的小周泽楷转回头看着叶修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才反应过来。“八岁。”

叶修见他把视线转回来,动作无比顺畅的冲他挑起半边眉毛,还斜斜地勾起了唇角——一个特别不正经特别臭牛忙的表情:“八岁啊,我比你大。干脆我叫你小周吧,你叫声哥来听听?”

“……”

“诶不叫哥也没关系。那什么,小周啊……”叶修跟变脸似的,刚刚那表情刷的就收了起来,看起来特别严肃的样子。周泽楷看他这样也不由得端正了态度,认真的看着他。

“……你手松开点儿呗,我疼。”

周泽楷一低头,叶修那初见时白得像握着月亮的手这会儿已经被他抓得发红,有的地方连指印都勒出来了。周泽楷大窘,赶紧松了手劲儿,又想起什么,双手捧起对方刚刚遭罪的那只手凑到嘴边一下一下的轻轻吹气,在吹气的间隙里还艰难地几个字几个字解释安慰着:“妈妈说……吹吹……就不痛。”

吹吹就不痛这种事现在我们都知道那当然都是骗小孩的,但是对于小孩子而言,这个动作所带来的安慰有时候的确可以让疼痛都不这么难捱了。周泽楷低着头专心的吹着叶修的手,叶修也不觉得害羞,一点也不避的,反倒动动身子晃起了摇椅,还一边轻轻吹着周泽楷的发旋玩儿,微微的气流带着叶修清澈却带着笑意的声音席卷了周泽楷的大脑:“吹吹是吧?没听过,原来还可以这样,涨姿势了。小周你真好玩。”

“挺晚了,看花儿又看了好久,小周你不困吗?”

“睡吧睡吧,小周你这种乖小孩明天要是起不来怎么和你爸妈解释啊?”

小周泽楷权当没听见,一心一意的只想着吹跑叶修手上那点没消下去的指印。在一连着几句话得不到回应后,叶修猛地抽了手双手按着小周泽楷的脑袋强按着他让他看向自己:“小周,快去睡觉!再不睡下次哥就不来找你玩了!”

这威胁实在是相当有威力的。虽然这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小周泽楷对叶修的印象挺好,光对方提醒他昙花开了这一点就可以加满印象分。再加之其实附近会来找他玩的小伙伴不是很多,所以叶修这么一说周泽楷立马就妥协了,点点头就往房间走。

临拉上房间玻璃门的窗帘时,周泽楷看到叶修开始往窗台上爬。两手撑上去后小白腿蹬了好几下才又攀了上去。‘晚安。’怕吵醒父母,周泽楷对着那个背影小小声的说。

明明应该听不到却仿佛有所感应的,叶修坐在窗台上忽的回了头,冲周泽楷挥了挥手。‘晚安。’对方也压低了声音所以听不太清,周泽楷看见叶修这样说,‘明天拿这昙花晒干了泡茶吧,别半夜又咳醒了。’


评论(3)
热度(34)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