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超瞎掰牌兔粮囤积处

非常任性/坑品存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私信cue我√我在我在

【全职高手同人】[周叶] 瞬香 05

……_(:з」∠)_这文就该改名叫无聊的幼驯染养成


传送→01 02 03 04 06


05

像是先前说过的那样,因为叶修对自己神出鬼没的合理解释,周泽楷并没有对他的住址之类的刨根问底。学校周泽楷也问过几次,初高中时说是晚上都是被接回家的,问了也找不着人,后来周泽楷上了高中叶修照年龄算应该是进了大学,周泽楷再问起时叶修就说是反正还在本地就对了具体的问这么多干嘛。

老实说交朋友弄成这样也是挺难得的,双方在个性和思想上的了解度和契合度很高,但周泽楷对叶修的个人信息了解甚少也是不争的事实。周泽楷骨子里作为一个行动派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去跟跟看,但是一来叶修对自己的行踪一直都掩盖得很好,二来既然是这么多年都不愿意说的事,那肯定不是矫情玩神秘而是是真的不能说,而且鉴于叶修照旧是隔几天就来周家报道,周泽楷还是选择了纵容。

照常理而言,大学生就一般总还是会比备考的高三生要来得闲空,纵使周泽楷的学校每天都要求晚修到十点多,叶修也还是常常会来赴这个深夜的约会。高三的压力无需多言,周泽楷的学校虽然没到满墙挂满红色大字横幅那么夸张,但是该有的压力一分也都不会少。对此时的周泽楷而言,与叶修在晚上的见面就像是他的一种神秘的解压方式。每当叶修晃晃悠悠的翻过他家的阳台赤脚踏进他的房间,连带着衣襟摆动带起一阵清香时,周泽楷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就会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从视觉和嗅觉的分支开始,一点推倒一片的全都松懈下来,有时候他几乎抑制不住的长出一口气,连无法触碰的内里都得到了短暂的安抚。叶修衣服上的香气本身是不带任何能使人上瘾的功效的,而周泽楷却觉得自己对这一切渐渐地产生了些许的依赖。叶修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觉得有些好笑但又拿这样明明默不作声却好像在撒娇的周泽楷没辙。

有一次周泽楷月考的时候失手了没考好,名次下滑得有些触目惊心,得到成绩的那天晚上他坐在床边默默地自省,墨色的发丝低垂在空气里微微的晃着,有些长的刘海带着阴影略略的遮了眼睛。叶修刚好那天来了,虽然他知道周泽楷是个精神力很强的人不会轻易被这种小挫折击垮,但看周泽楷这样也不免有些唏嘘。“不管是多厉害的人,要是想每次都获取胜利对其他人会不会太藐视了一点?谁都有可能会输的,无论看起来是有多不可思议。”叶修后来站到周泽楷的面前,象牙白的指尖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着周泽楷头顶的发丝,用一种轻飘飘的语气这样对他说,“而真正要当赢家的人,就只能像你养的那玩意儿,今年,明年,怎样的落都会再开。”

墙角的花苞仿佛应声,默默地散了花骨,绽了花瓣,玉一样的光华。

叶修拨弄了几下周泽楷的发旋又收回手,垂在对方的视野里,清浅的香味伴着月光填满了所有的感官,像用料极浅的糕点,正因着味道清淡不着痕迹才让人不知餍足。周泽楷嘴唇微微动了动,却是沉默着突然一手用力抓住了叶修的,手指收的很紧。场景好像一下子被拉回了儿时初见的那天夜晚,但又不同于那日的蛮力,每每在即将积累出疼痛的瞬间放松,再又一次紧握。

大约是心火燎原烧遍了身体,想握紧什么的感觉太迫切,周泽楷的手很烫,发烧一样的,烫得叶修有些愕然。他觉得他大概能猜到周泽楷这个动作的意味——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从亲近的人身上获取一些力量,他想快些从摔倒的地方站起来——可他对这样的场景感到陌生,最后干脆就顺着一时也找不着由来的心意利落的反握回去。

昙花开了又败,清香满了又散。但一期一会,一期一会。所以才让人觉得它总会在这里。


评论(4)
热度(41)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