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东京喰种】[有琲] Little Dark World

R……多少?一发完结。

好像是冷CP。咳_(:з」∠)_我只是…被虚假的师生游戏萌了一下

 看RE里他俩在办公室边对练边聊天 就突然超想看他们在办公室……

自给自足不擅长的东西啥的真是好忧桑_(:з」∠)_

=============

这间独立办公室的门牌上不是编号或是部门名称,而是一个人名,用与CCG其他门牌统一的字体字号简洁干练的刻在上面。比起用于认知的符号,这块牌子似乎更倾向于一种用于震慑的工具。而这种震慑力的来源只是一个名字。

【有马贵将】

佐佐木琲世仰头注视门牌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屈指轻敲三下,低声道一句“失礼了”,然后推门而入。

如果你要求佐佐木琲世描述有马贵将的外貌,他虽然会感到些许困扰,但还是会给出一些贴切的形容词,比如冷色调的温文尔雅,比如白发,比如日常的黑色正装和细框眼镜。但如果你要求他描述有马贵将的为人,他也依然会回答你,比如强大,比如冷静,比如学识广博,比如官方定义的“CCG的死神”“不败的喰种搜查官”,但是他的发言会显得更加的犹疑不定。

换言之,佐佐木琲世并不清楚有马贵将的为人。

佐佐木琲世没有自己前半生的记忆。他的世界观、他周遭的环境和他的人际关系,都是从他记忆断层的新起点之后被身边的人一点点灌输进来的,他只能选择接受和相信。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人造的,就像是一场规模过于庞大且逻辑缜密的家家酒。

在这场家家酒一开场的设定中,他就被要求:要成为超越有马贵将的搜查官。

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要和什么样的人待在一起。因此有马贵将的设定大概就是“佐佐木琲世的老师”。出于指导的意味,在这段人生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见面还算是比较频繁,利用空闲时间的切磋,还有交换书籍。而等到琲世成为上等搜查官以及Qs的导师之后,管理一群问题儿童并且带着他们出任务就够他受的了,见面的次数也就少了起来。

这么久以来,佐佐木琲世依旧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老师。毋庸置疑的是,作为战将的有马贵将是强大的,身为人类的他拥有着轻易摧毁几乎任何一个喰种的能力。可是他鲜少有作为导师的发言,几乎只有在两人对练时,为了指正他的问题所在才会有指导性的言论出现,其余的时候,他更多的是询问,询问佐佐木琲世的做法、想法,他不会像真户晓那样冷淡的说教,他只是倾听和了解,没有更多的了。佐佐木琲世确信有马贵将心里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而且必然比自己所想的要理智正确得多,可是他一次都不曾告诉他,像是一种礼貌的体贴,又像是一种单向的情报的收集。但后者听起来实在太过冰冷和可怕,佐佐木琲世下意识的避免这样的东西在他心底扎根太久。

佐佐木琲世今天来,是因为晓小姐转告他有马特等找他谈话。

他回想了一下最近的作为,应该没有特别能引起对方注意的地方才对,或许只是日常的寒暄,或者是找个借口还书罢了,究竟为什么,他又怎么猜得到呢?真户晓曾经带着些调侃的说“大概是父母心吧”,可有马贵将此人究竟是否拥有这样的感情都是个谜。

他推开门之后,宽敞的办公室里没有人在,只是桌上留了一张字条。琲世走上前捻起那张薄纸,上面很简短的写着:临时召开特等会议,抱歉。请在这里等我。有马。

最近越发的不安定了,又一次召开特等会议真不是什么好消息。琲世薄薄的叹了口气,离开冰冷的办公桌,转向几步开外的长沙发上坐下。

佐佐木琲世是CCG的【异类】。

这种词当然不会只是用于形容他黑白混合的奇特发色。如果说人类拥有赫子就要被归作异类,那么Qs班的所有人都是异类。佐佐木琲世之所以是【异类】,是因为他并不能被轻易定义为拥有赫子的人类。

半喰种。

RC值过高,无法正常的饮食,发动赫子时与喰种无异的左眼

首先,将【佐佐木琲世】视为【人类】看待。

其次。在他赫子暴走、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可将其视作【喰种】进行驱逐。

尽可能使用RC抑制剂等使其镇定,不过不得已时就必须进行驱逐。

琲世默默在心里把真户晓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这些复述了一遍,眼底渐渐地露出一些空落落的温和。

即使是这样,有马先生依旧不遗余力的指导自己,晓小姐依旧期待着他能成为超越有马先生的存在,Qs的小鬼们依旧需要他来操心。

别去想那些失落的记忆了。佐佐木琲世对自己说,然后在疲倦和漫长的等待里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琲世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在长沙发上躺下了,而室内近乎是全黑的,只有自己脚所朝的那个方向有一盏暖黄的灯把微弱的光亮一点点的晕染开来。

佐佐木琲世坐起身,身上滑下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他抓着外套的衣襟怔愣了片刻,而后迅速的抬头向着灯光的方向看去,正好对上有马贵将合上书抬起的双眼。白到清冷到发与衬衣,虽然此刻被台灯染上了温暖的颜色,却依旧像是要被揉进黑暗里。虽然他什么都没做,只是一言不发的端坐着,属于他的气却沉重到仿佛阻滞了呼吸。

“有马先生…抱歉,我……”

“没事。是我让你等太久了。”有马贵将打断了琲世紧张的道歉,搁下书本坐到了长沙发上因为琲世坐起而腾出的空位上。“最近很忙吗?”

“不……其实还好。”佐佐木琲世犹豫着抓了抓头发,“只是要想成为Qs班优秀的引领者,我努力的还不够罢了。”

有马贵将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佐佐木琲世。琲世没有抬头与他对视,声音却在他的注视下渐渐地低下去,最终没了声响。然后有马倾身,轻轻地亲吻了琲世的左眼。/p> 

“黑眼圈。”有马用一种毫无起伏的叙述性语调说着。

“呃,这是因为……”

紧接着被掠夺的是嘴唇。

咳。戳这儿换个地方。

 

这是个人造的虚假又温情的世界。

有马默默的注视片刻,低头亲吻噬咬琲世的左眼,像在吞掉什么东西一样。

——但这个世界是他们的。

 

 

                                ——END

评论(19)
热度(115)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