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日版花男】[花织] 偏差恋爱 01-02

※<日版花样男子>衍生

※花泽类×织部顺平(小栗旬×生田斗真)

全系列1+2+终章已补完 原作背景 花泽类一生苏_(:з」∠)_

一切都是为了苏苏苏 发一些上来好督促我自己写完(。

传送→03-04 05-06 07-08 09-10 11 12-13(END)


01.

“可以请你,停手了吗?”

“哈?”被揪着领口按在安全梯过道里的时候织部顺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没想到的是最先来找他麻烦的人竟然会是F4里最安静的花泽类。

“手段还挺高明的。”花泽类轻轻地嗤笑了一声,“演技不错,不过到此为止了。”

“放手。”领口被抓着勒得人很难受,顺平用力挣了挣却没能挣开。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顺平心里却暗暗地感到心惊。明明这个人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安静又温和,浅色的头发让他看起来甚至是柔软的,此时此刻的动作却强势到让实际上个性相当暴躁的顺平觉得难以反抗。

与平时大家所听到的轻飘飘的花泽类的声音不一样,他一开口的声音甚至是低沉的,低沉得像是能引起人胸腔共振的频率,顺平几乎觉得自己抖了抖:“牧野杉菜,如果你再做伤害她的事,我绝对不放过你。”

“本来我针对的就不是他,现在一切也都结束了,转学手续我也办好了。”下了点狠劲扯开胸前那只手,织部顺平晃了晃手里的文件袋,刻意的歪了歪唇角,脸上的表情有些许的邪气和玩世不恭,“真是,原来F4会有回过头和贴过红条的学生交好的时候啊。倒回头和自己排挤过的人做朋友,真不容易。”

“彼此彼此。”花泽类笑了笑,表情带着嘲讽,“你也差不多吧,刻意去伤害自己喜欢的人。伤害牧野的时候晚上能睡得着吗?”

哦,杀气真重,眼神都能结冰了。织部顺平不合时宜地感到有些有趣。看来眼前的这家伙是真的相当喜欢牧野杉菜,而且搞不好当骑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人设真是想不到。“诶——明明看起来难以捉摸的样子,原来是个好男人吗?”顺平笑得有些欠揍的抬眼对上花泽类冰冷的眼神,七分玩笑掩着最底下的三分认真,“我呢,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是个反派角色,只会干伤害受情伤的女孩这种可恶的事。但是你不一样吧?”

老实说,花泽类没说错,织部顺平的确挺喜欢牧野杉菜的。他的家境虽然没有杉菜家差得那么夸张,但也就是一般而已。在英德学院这个见鬼的地方,牧野杉菜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可以说是和他处境相似的人。那种不想招惹太多是非、平淡的度过三年的心态大概也就只有他们俩能够明白。更何况牧野杉菜是真的人如其名,用她过分旺盛的生命力给F4、甚至给差了两级、素不相识的他或多或少带来了一点光。

不过他自认骨子里是个恶劣的家伙,他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入学的他自己清楚得很。所以比起和杉菜好好地做朋友,还是照计划利用她坑一把那个混蛋道明寺司比较重要。虽然现在事情不尽人意的结束了,但他也不介意关心一下牧野杉菜的人生幸福。

“阿司是我的朋友。”花泽类的眼神依旧是那种高人一等的冷然。织部顺平没法也不打算去纠正F4这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以后看到牧野哭的时候,你可别后悔。”

话音未落顺平的脸上就挨了狠狠地一拳,紧接着又一拳打在肚子。顺平猝不及防的被打的岔气,缩成一团抱着肚子干咳了两下,一擦嘴角毫不意外的沾到一点血迹。顺平想笑,又扯得嘴角疼,表情有点龇牙咧嘴的,“恼羞成怒?我记得道明寺司这次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你以为你是谁?”花泽类没再看他,转身往安全梯口走去。

无所谓。顺平擦了一把额角疼出的冷汗。说到底,这些人的幸福和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02.

市中心人气极高的一家甜点店里,刚送完一杯饮料的织部顺平正百无聊赖的靠着柜台发呆。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学费过分高昂的英德上学了,但在完成学业正式成为全职模特之前,他仍坚持在模特的工作之外多打一份工。别的不说,生活费也能向家里少要一些,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不过好像……这份工作不会太平静了。顺平看着那个迈着长腿慢悠悠踱进点来坐到落地窗边的男人,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转身走进收银台里边,贴心的把给花泽类点单的机会给了店里的萌妹。

“真帅啊……”刚刚点单回来的店员遥香把单子递给厨房之后就趴在柜台上止不住的冒泡泡,糖果色的指甲在光滑的玻璃上划来划去一刻也不消停。见识过英德女生那夸张的阵仗,对此顺平只见怪不怪的笑笑:“F4的花泽类,担着这种名头的人必须很帅吧。”

“莫非你嫉妒了?”遥香笑嘻嘻的趴下去从下往上瞄顺平的脸,“其实我觉得顺平应该也挺帅的吧,把刘海撩起来我看看?”

“别闹了。”顺平一把拍开遥香伸过来的手,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揉了揉自己被过长的刘海扎得有点疼的眼睛。

 

有些出乎顺平意料的是,花泽类似乎相当中意这家店。虽然来的频率并不算高,但每隔一段时间,三五天或七八天,花泽类就又会出现在这里,坐在落地窗边会被太阳照到的那张桌子那里,点上一杯姜汁汽水、咖啡,或是别的什么小甜点,发呆看书打盹,总之一个人就可以在那边坐很久。

虽然他俩之间算是发生过相当不愉快的事,但织部顺平其实相当乐意花泽类前来光顾。因为每当这家伙来的时候,店里的女店员就都会像打了鸡血一样积极。他往往只用干些轻松活计不说,还常常有人免费顶班,就这样还薪水照拿的日子简直不要太好过。

看吧,今天花泽类又来了,看来又会是轻松的一天啊。远远地瞄见那一抹漂亮的浅栗色,顺平自动自发自觉与站收银台的遥香换了岗,心情颇佳的坐到了收银机背后。

“请问您想点些什么呢~?”

翻动菜单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恩,在这之前,我想先问一下……”

“是?”

微笑着把零钱递给面前的客户,顺平在心里汗了一把。拜托冷静一点,声音都要冒小花了。

“你们店里,没有男店员的吗?”

遥香:“……”

收银的顺平:“……”

店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织部顺平在长长刘海的掩盖之下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拿起菜单走向那张洒满阳光的桌子,心里有些恶劣的想着嫌烦了是吧,要求真多,看到我只怕你更烦。拍了拍有些手足无措的遥香的肩膀让她退下,顺平上前一步递上菜单:“失礼了,那么我来为您点单。”

“一杯姜汁汽水,还有……”好像突然间感应到什么,花泽类一抬头,对上顺平眼睛的刹那怔愣了片刻,随即又低头点起单来,“…恩……再加一个奶油泡芙。”

“很偏爱甜的吗?”意料之中的没有收到回答,顺平耸耸肩拿笔记下花泽类的要求,“下次还是让女生给你点单吧。”

“不。”

……这回倒是答得快,是有多嫌弃。

“你讨厌阿司的原因是什么?”花泽类突然开口道,顺平的笔尖顿了顿,不着痕迹的掠了花泽类一眼,轻轻地哼了一声:“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我喜欢这家店,要是这里有我讨厌的东西就不好办了。”

织部顺平简直气得想把手上的单子拍到花泽类那张好看到天怒人怨的脸上。

把蛋糕和泡芙放到花泽类桌上的时候,顺平几乎是轻描淡写的说道:“道明寺曾经给我邻居家的一个哥哥贴过红条,那个哥哥人很好,对我也很好。只不过是想给道明寺司提个建议而已,隔天就收到了一张鲜艳的红条。在那之后他就整个人不太对,转学了,还搬了家。就是这个理由了,还可以吧?”

花泽类捧着汽水杯子沉默了一会儿,衔着汽水吸管往里面吹了几个泡泡。

“虽然你们这些袖手旁观的家伙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我就懒得计较了。”顺平嘲讽的挑了挑眉,做足礼节的鞠了一躬拿着餐盘离开了桌边。

 

大概是因为把话都说开了,在那之后织部顺平反而觉得和花泽类相处时自然了不少。用不着管这家伙是不是还在和自己计较曾经利用牧野杉菜算计道明寺司的事,反正这件事从动机到全过程花泽类通通都清楚了,最后他的态度是什么就不是顺平能掌控的了。

不过还好,在那之后花泽类依旧像是没察觉到顺平的存在那样,以一个普通客人的态度照常来这家店报道。除了由于他一定要男生来点单的特殊要求以至于顺平常常得与他打交道之外和以前也没什么不同。

“你快要下班了吧?”也不记得这样的日子到底是过了多久,有一天下午花泽类突然这样说,顺平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哈?”

“最近,稍微有点疑惑的地方。想参考一下局外人的意见。”花泽类表情迷迷蒙蒙又相当诚恳的看着织部顺平,整个人在阳光下就好像打了好几层滤镜一样柔软又温和,织部顺平在心里默默地“啧”了一声。

“和我说?开玩笑的吧,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说过我是个好男人啊。”花泽类懒洋洋的笑着。

 

到了换班时间,和同事们道一句“辛苦了”之后织部顺平换回日常的衣服。本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但想起花泽类那诚恳得让人有点没法招架的表情和猫一样的坐姿,顺平抓了抓头发,最后还是坐到了花泽类的对面:“说吧,你想问什么。”

花泽类抬头瞄他一眼,捏着长柄勺挖了一小口蛋糕送进嘴里,慢悠悠的把蛋糕完全咽下之后才轻飘飘的开口:“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很认真的那种。”

“你的很认真是指哪一种?嘛,不管是哪一种,我的话大概没有过吧。”顺平掏出手机翻看编辑刚发过来的自己最新拍的广告照,颜色很重的妆,黑色卷曲的发丝统统往后拢露出整个额头和完整的五官,最近他最常用的一个造型。虽然人气挺高但是他多少有点厌倦了,但是还有什么合适的类型一时间他也没想法。

“从你的角度看,我说的认真大概是会让你想要撩起刘海、用真实的样子和她谈恋爱的那一种吧。”

“说什么真实的样子,天然呆的自说自话也要有个限度吧……喂!!”花泽类突然地倾身越过桌面去掀他的刘海,顺平一惊,而后以最快的速度抢在一切无法挽回之前抓住了花泽类的手腕。花泽类纤长微凉的手指还贴着他的额头,织部顺平只觉得心脏都快跳出喉咙了,真是好险,再晚一步他在这里平静的打工小日子就要结束了。用力的甩开花泽类的手,顺平发狠的揉乱自己的刘海:“不要随便干涉我的事。”

花泽类毫不在意的笑笑收回手,悠悠坐回座位上,脑袋后仰靠在柔软的沙发后背上,懒懒的样子,顺平却莫名地觉得这个人现在一定疲惫极了。

“其实我只是想问……”花泽类像猫咪打呼噜一样的声音低低的飘过来。

“坚持或者不坚持,愛或者不爱,我为什么好像总是选到错的那一个呢。”

评论(16)
热度(351)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