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日版花男】[花织] 偏差恋爱 05-06

〈日版花样男子〉衍生

※花泽类×织部顺平(小栗旬×生田斗真)

传送→01-02 03-04 07-08

 

(大家的评论我都有认真看只是可能不太知道怎么回复好_(:з」∠)_总之十分感谢)

05.

“类?你怎么了?”当天晚上藤堂静和花泽类约在他下榻的酒店大堂见面的时候藤堂静被花泽类头上那一块青紫吓了一跳。

“在你们休息室的窗台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了。”花泽类眨眼,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见他这幅模样藤堂静忍不住笑了起来:“明明这么大个人了,在这种方面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花泽类努了努嘴,不置可否。

 

那时候在休息室里,两个人都疼得动弹不得。也不知过了多久,因为有个肉垫所以相对来说“伤势”轻些的花泽类终于勉强支撑着翻身坐了起来。

“好痛……”

“我还垫在你下面呢你也好意思喊痛吗!”依旧瘫在地上的织部顺平恶狠狠的冲他吼了一嗓子,但这一吼牵动了胸腔顿时又疼得嘶嘶的抽气。

“抱歉,你没事吧?”花泽类拉着顺平的胳膊小心的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扶到一旁柔软的椅子上。顺平头脑不怎么清醒的任由他拽着,碰到椅子的一瞬间痛的又是一阵龇牙咧嘴。好不容易缓过气来,顺平忍不住推了花泽类一把:“离我远点,碰到你就没好事。”

“是吗?那你以前打工的时候给你奉献营业额的是谁?”

“那营业额又不是直接给我的。”顺平说的理直气壮,恰好在这时花泽类的手机响了——藤堂静的电话。花泽类拿着电话看了顺平一眼,顺平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花泽类抿一抿唇,转身去外面接电话。等他接电话回来,织部顺平已经走了。

 

面对面坐在点着烛光的餐桌上,轻轻地碰过酒杯后,藤堂静笑着提起了今天下午的事情:“说起来你和纯居然认识,我都没听你说过。他刚出道的时候就很有人气,现在更是如日中天,是不得了的新人呢。”

“是吗?”花泽类似是漫不经心的垂着眼帘切下一小块牛肉,“我刚从英德中学部毕业进入大学的那一年发生了点事,碰巧就认识了。”

“碰巧认识的吗?”藤堂静笑得有些揶揄,像是发现家中弟弟谈恋爱的姐姐那样的表情,“可是感觉你们感情不错啊。”

“诶?”花泽类眨眨眼,有些诧异的样子。

这一回惊讶的人轮到了藤堂静:“难道不是吗?”

“不…怎么说……”花泽类直觉的想要否定,但又觉得他俩之间的事算起来似乎有点复杂,既打过架,也曾坐在一起聊过天。虽然就现在来说他想他并不讨厌织部顺平,对方应该也一样,但要说感情好未免又有点过头了。“……静又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大概是因为感觉纯是类会喜欢的类型吧。”藤堂静笑眯眯的这样回答说。

“唔……是吗?”花泽类不置可否的摊一摊手。

不过这么一说起来,他们俩还是没有留联系方式。

 

 

 

时差没倒好以至于倒在酒店床上昼夜颠倒的睡了好几天的花泽类被人从被子里挖出来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类!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跑到法国来了!”道明寺司重重的一掌拍在花泽类背后把他拍的整个人往前倾了一倾,但他本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手劲地灿烂的笑着:“就算你对今后的事还没打算但这也未免太闲了吧!真是的!”

勉勉强强地从困倦中清醒过来,花泽类迷迷瞪瞪的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没什么精神的拖沓着语气回应:“阿司才是,到法国来做什么?”

“我?哼哼!我当然是来和牧野度蜜月的!”一说到这个道明寺顿时就坐不住了,带着傻到不行又十分令人嫉妒的蠢萌笑容在房间里蹦蹦跳跳的走来走去,花泽类几乎都要觉得看到他身后有一条毛绒绒的小尾巴在那儿摇摇摇了,“来法国度蜜月,感觉很不错吧?对吧?”

“恩,是个好主意,很浪漫。”花泽类懒懒的笑着看道明寺在那边转圈圈。尽管他回想起来还是会对自己坎坷的情路有些感慨,但他仍由衷的为自己的挚友和真心喜欢过的人得到了幸福而高兴,“说起来,牧野在哪?”

“现在大概在楼下的自助餐厅吃东西吧,我听静说你住在这里就定了这里的情侣套房。为了这个牧野还嫌我奢侈,真是的,这好歹也是我俩的蜜月吧,本大爷就是乐意办一次世界第一的蜜月怎么了!”道明寺一脸气鼓鼓的样子,花泽类试着想了想这对白痴夫妇吵架的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嘛,果然是牧野的作风啊。”

“平民的作风,对吧?”一转头看到花泽类自带柔光特效的笑脸,道明寺司顿时紧张起来:“我提醒你啊!牧野是我的!我们都结婚了!”

“我知道,我都给你们当证婚人了啊。”花泽类笑得相当真诚,“但是,牧野对我来说确实是特别的存在啊。”

“类!你这家伙!!”

 

酒店一楼的自助餐厅里,牧野杉菜端着盘子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

“虽然觉悟已经渐渐提高了,但是果然还是觉得……”用力的闭了闭眼再睁开,杉菜一脸的苦大仇深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会有这种事?!!!!”

因为家境贫寒的关系,在和F4的这段孽缘开始之前牧野杉菜和自助餐这种东西基本上就是无缘的。而在那之后虽然也去过好几次饮食自助的晚会什么的,但是好几次都因为同学找茬男友订婚等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法或者没心情好好吃东西,算起来今天应该是她头一次以吃饭为目的正经的踏进一个自助餐厅,而且是一个格调高到又一次令她颠覆世界观的自助餐厅。

……这里的菜,就算把没加工的食材拿去卖也比一般的料理贵上好几个档次吧。撇开高级刺身鲍鱼龙虾之类一看就很贵的东西,杉菜看着饮料区那一面墙按年份排列的红酒柜简直心累得不想说话。

不过事到如今干脆就好好享受吧。这样想着去挑选了些自己喜欢的食物,想起道明寺说还要把据说在倒时差的花泽类一起叫下来,杉菜找了张比较靠近入口处的四人座的桌子坐下准备边吃边等。结果刚落坐就听到进门处传来一句虽然低沉但在周围都是法国人的情况下就显得尤为清晰的日语,而且是很生气的语调:

——“怎么想的啊!来这里吃饭真的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有种台词被抢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而且声音似乎有点耳熟?杉菜咬了一口从日料区拿来的饭团把腮帮子塞得满满的,侧着头往餐厅门口看去。

“织部顺平?”

“诶?”在法国突然听到一句日语的织部顺平也愣了一下,一转头正好对上牧野杉菜的眼睛,“……牧野杉菜?”

 

“呜啊……你就吃这点东西吗?”牧野杉菜看着对面正在搅拌蔬果沙拉的织部顺平一脸的痛心疾首,五官纠结成一团,“在这么贵的自助餐厅,就吃这一点?”

“我有什么办法?最近在减肥中,晚饭的话差不多就这些,不过早午餐还是照常吃的。”织部顺平叉起一个小番茄送到嘴边咬掉半个,表情不怎么愉快的咀嚼着,眼角有些许上挑的眼妆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嘲讽,“模特的工作本来就比较注重这些,也不知道这次广告商那边的人是怎么想的,想要稍微再瘦一点的视觉效果本来就是他们提出的,结果今晚居然给我安排自助餐,还在这里。哈,有钱真好啊。”

看着顺平那一碗朴素的沙拉,一向食欲良好的杉菜都觉得自己变得不太好意思放开来吃了:“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或许他们就是觉得你节食太辛苦想犒劳你一下呢?呐你看,毕竟这里这么贵,对吧?”

伸出一点点舌头舔掉叉子尖端上的沙拉酱,顺平半垂着眼帘没什么表情的盯着牧野杉菜,直到把杉菜盯得坐立不安、东西都吃不下去之后才慢悠悠的收回了目光:“还是老样子嘛,迟钝到不行的样子。”

“哈?”

“说你迟钝啊。”织部顺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看起来嘲讽又嫌弃,却隐隐的有些懊恼的样子,“老实说,你居然能让我在你对面坐着我就觉得你真是没神经透了,以前也是,我那半吊子的演技就能把你骗了,完全没察觉我是坏人。你现在好歹也是道明寺家的儿媳妇,这么天真真的没问题吗?”

“喂!”被人这么说一般都会不爽的,何况是性格直爽的杉菜,“以前的事,我还没完全原谅你呢。”

“那就不要原谅我啊,别忘了,我还在记恨着想要找茬的人可是你的新婚丈夫哦。”

“什……”牧野杉菜几乎是有些愕然了,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一脸平淡的说着话的织部顺平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在桌布的掩盖下用力踩了顺平一脚,看着他一瞬间变得扭曲的表情才稍微解气了一点。

“连暴力这点都完全没变吗……”织部顺平龇牙咧嘴的隔着桌子瞪着牧野杉菜,杉菜也回瞪着他,两人谁也不让谁。

“牧野!!!!!”道明寺的声音极具穿透力的从门口传来,杉菜勉强结束了这番眼神的较量往门口看去:“啊,道明寺,类,这边。”

“该死……”织部顺平低骂了一句,端起自己的沙拉就要走,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织部顺平?”

咔吧的一声叉子戳穿了好几片生菜,顺平挤出一个生平最平静兼友善的笑容:“哟。”

花泽类看着顺平表面平静内里焦躁的的表情仰着头抱着手臂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啪的击了一下掌得出结论:“既然碰巧遇到了就一起吃饭吧。”

 

 

06

对面坐着牧野杉菜,斜对角坐着道明寺司,左手边坐着花泽类。织部顺平心说新欢旧爱修罗场算得了什么,他现在的处境才比较蛋疼好吧。对面是被自己坑过的纯真少女和给自己带来了童年阴影的混蛋少爷,旁边是一个和自己打过一架前不久还害的自己摔的浑身疼的天然呆,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糟糕了么?

“原来是类和牧野的朋友啊,都没听你们提过。那时候我在纽约的话那也没办法了。不过我说你这家伙,居然在自助餐厅就只吃沙拉?”道明寺司一副下一秒就要笑喷的表情,织部顺平顿时觉得自己的额角都要有十字路口冒出来了。同一个问题你们夫妇俩还得一人问一次简直不要太烦。

“模特工作的需要而已。”

道明寺做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原来模特的工作这么麻烦啊,明明都没看到过静节食什么的。”

花泽类悠悠的接口:“那是司不知道,静每天都会做保持身材的锻炼。”

“是吗?那还真是好麻烦啊。”道明寺恣意张扬的笑着一把揽过身边的杉菜,“本大爷的喜欢的人,减肥什么的完全不需要!就算变成一个胖子也是我喜欢的人!”

“你是白痴吗!在这里说这种话……”牧野杉菜一脸不可理喻的教训道,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嫌弃的表情底下掩饰不住的笑意。花泽类支着脑袋微笑着看他俩打闹,带笑的眼睛像星星一样灿烂又漂亮。

“所以说,你让我坐在这里除了看他俩花式秀恩爱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意义吗?”生菜被咬断的清脆声响传来,花泽类收回目光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人,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你觉得现在的阿司怎么样?”

织部顺平抬头瞟了一眼对面的两人,复又低头拨弄自己碗里的蔬菜。老实说他感觉自己已经快吃吐了,可是比起晚上肚子饿的痛苦,还不如这会儿多吃点草。“怎么样?我觉得就只是个恋爱中的笨蛋而已。”

“对吧?只要谈恋爱,人都会变成笨蛋啊。”花泽类面上仍带着笑,却不动声色的压低了声音,“那,你还要记恨这样一个笨蛋吗?”

“……你别拿这个说事,一码还一码。”

“是吗。”花泽类耸了耸肩,没再说下去。织部顺平却默默感到越发焦躁起来。

与他对着牧野杉菜和花泽类时毫不妥协的说辞不同,其实织部顺平现在对以前的那件事虽没有释怀,但也没有以前那样偏执了,就算花泽类不这么说他也不会没事找麻烦。可是花泽类表现出来的态度很微妙,既像是某种警醒,又像是看穿了他心态的了然。这种矛盾的错杂让他感觉很不爽,非要让他给这种不爽下一个定义的话,那就是花泽类是他应付不来的类型,所以他随便做点什么都能让他感觉整个人都不舒坦。

“话说回来,你是今晚真的打算只吃这个吗?”

这个话题是有多有意思啊一顿晚饭提三次什么心态?!吃肉是很了不起吗?!他这是职业素质好不好!织部顺平皮笑肉不笑的叉起一块苹果刷的举到花泽类眼前咬牙切齿的开口:“怎么?大少爷也想试试吃草吗?”

花泽类略一低头把苹果从叉子上咬下来,一边咀嚼一边拿疑惑的眼神看着顺平,好像并不明白顺平的用意。

……算了,和没神经的人发火自己也是够没神经的。织部顺平被花泽类不明所以的样子气笑了,放弃了再和他计较这种琐事的念头。

 

组合诡异的四人晚饭结束之后,道明寺扯着杉菜十分欢快的向着两人恋爱长跑以来的第一次入住的情侣套房奔去,殊不知狂戳电梯上行按钮的行为暴露了他内心那点青少年一般的小纯情。

花泽类和织部顺平没有打搅别人谈恋爱的癖好,慢他们一截的走在后面给他俩留出空间。快到酒店大门的时候低着头戳手机的织部顺平自然而然的转身与花泽类分道而行,却冷不丁被按住了肩膀。

“恩?”

“你不住这里吗?”花泽类问。

“啊,不。是广告商住这边,所以我来这边吃饭而已。住的话在别处。”织部顺平朝着门口示意了一下,“走了。”

“mail。”

“诶?”

“邮件地址,交换一下吧。”花泽类露出一个笑容,樱色的嘴唇好看到让人有接吻的念头,顺平突然想起了那天他疼到不行的后背和花泽类撞青的额头,还有那块被叼走的苹果,“以后大概,还会有用的。”

评论(27)
热度(186)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