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非常任性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or私信

【日版花男】[花织] 偏差恋爱 11

〈日版花样男子〉衍生

※花泽类×织部顺平(小栗旬×生田斗真)

传送→01-02 09-10 12-13


好困 不过终于赶上了_(:з」∠)_ 虽然没凑够两part不过也先发了吧

后天lo主窝要跑去法意放个风 感受一下传说中的浪漫酸臭味 加上路上的时间差不多十来天这样吧

写了花织之后就可以去法国 恩就是这样^ ^


11.

织部顺平整个人就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那样整个人完全静止了,脊背僵直紧绷成一条直线,瞪大的瞳孔活像是一只受惊了的猫,全然是属于应激状态。手里拿着的长柄勺默默地滑掉下来砸在盘子边上敲出清脆的声音,顺平的某条神经好像也随着这个声音一起断掉了。与顺平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刚才作出惊人之举的花泽类,他似乎完全没有自己做了惊人的事的自觉,反而把手肘支在桌上微微向前躬着身子眨巴着眼睛打量顺平,还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顺平?”

织部顺平反射性啪的一巴掌拍掉在眼前晃动的手,在对上花泽类有点无辜迷茫的眼神后猛地回过神,张了张嘴,片刻才干巴巴的冒出一句:“呃……你刚刚说什么?”

“啊,我说,‘我们偷偷交往吧’。”花泽类拿一种仿佛在说天气一样的平淡语气复述了一遍,顺带着挖了一角顺平的蛋糕慢悠悠的舔去上面的奶油,“如果顺平不介意的话,其实我觉得公开更好。”

“你开什么玩笑传出这种消息可是要上娱乐版的好吗!”跳脚反驳回去之后猛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重点不对,顺平头疼地哀叫一声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不是,我是说,跟我交往?你开什么玩笑!”倍感焦躁的吼了一通之后抬眼将将对上花泽类若有所思的眼神,织部顺平莫名的感到了些许的心虚,但还是本能的挺直了腰背尽可能地把这一点莫名的心思掩盖了下去。

“恩,我是开玩笑的。”花泽类轻飘飘地这么说道。

织部顺平的大脑一空,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站起身越过桌面紧紧地揪着花泽类的衣领了。他说不清那短短的一瞬间自己究竟想了些什么,不过显然失神那一刹那他是想把花泽类暴打一顿的。这算什么?花泽类凭什么要为一个玩笑话而被打?可是他狠狠咬紧的牙关和抑制不住微微颤抖的手都昭示着他的确是认真的想给花泽类照脸打上一拳,尽管此时他清醒了过来松了手坐回到位子上,他仍然动荡的瞳孔也让他方才的作为无法就这样掩饰过去。

“这种玩笑也亏你想得出来。”织部顺平听到自己生硬的说了这么一句,真是蠢得不行,可是他现在甚至没法想出比这更好的句子了。

花泽类没有立即接话,而是垂着眼一点点的把被扯乱的衣襟整平。过分慢条斯理的动作让顺平感到有些不安,像是山雨欲来一样的不好预感一点点的泛上来。可花泽类再次看向他的眼神依然是平静的,平静得该死的透彻,甚至令人着慌。

“真好,这次我喜欢的人也是喜欢我的。”

顺平怔怔的张了张嘴,却连打岔的蠢话都胡诌不出来。

 

 

那天花泽家的宴会结束,难得聚齐的F4私下换了个地方继续小酌。四人来了一次友谊的碰杯后,花泽类抵着杯子的边沿含糊不清的说道:“喜欢上自己讨厌过的人是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或者说,这有可能吗?”

“要我说其实这也很常见。”F4的和事佬担当美作玲拿着酒杯一口闷到底,拿杯底指了指道明寺和西门,虽然在说着情感咨询深夜专线的内容,却还是不自觉地露出了黑道当家的气派,“如果说喜欢上自己讨厌过的人很奇怪或者不可能的话,牧野和阿司这两个家伙又怎么说?还有总二郎和优纪。”

“喂!我和牧野怎么了?”道明寺司顿时炸得一拍桌子,“就算是刚开始那时候给她贴了红牌,那又怎样?现在我们还不是结婚了?你这混蛋绝对是嫉妒吧!”

西门总二郎也跟着提出抗议:“虽然我是说了优纪是我应付不来的类型,但我和优纪现在又没有在交往,说是避之不及还差不多。”

而提出这个引发内讧的问题的花泽类则完全没有接收到这两人的愤怒电波似的,歪着头斟酌片刻之后笑得一脸的恍然大悟兼深以为然:“原来如此,说的也是。那我就放心了。”

回应他的是其余三人惊悚的表情。

三人中个性最简单直接的道明寺难以置信的抽抽着嘴角打量着花泽类没睡醒一样朦胧柔软的眉眼,还腹诽着到底是花泽类没睡醒还是自己没睡醒的同时就已经直截了当的问出口了:“喂喂,真的假的?类,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你……”

“恩,我有喜欢的人了。”花泽类显然心情很好的微眯着眼睛,似乎还有一些隐约的慨叹和庆幸,隐隐绰绰的看不清楚,但是高兴却是分明的。

既然当事人都大方承认了,那F3自然就不必掩饰自己难得的八卦。除了没过脑就直接问出口的道明寺之外,西门和美作也自动自发自觉的往花泽类的方向靠了靠,以实际行动表达了他们的好奇。在三人围观之下的花泽类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三人这灼热的目光压力似的,慢悠悠地插着口袋站起身往不远处放了些书报杂志的书架上随手翻了翻,抽出其中一本对着三人晃了晃:“呐。”

看清杂志封面后三人的表情不约而同的扭曲了一下。美作玲咽了口口水,眉毛微微抽搐着十分艰难的开口:“我说,类,你是在说静还是……”

“唔?”花泽类眨眨眼,低头看了一眼封面之后摇摇头指向了封面上与藤堂静挨着的那个人,“不是,我是说他。很可爱吧?”

……拜托我们是不知道你的脑回路是有多神奇完全对接不能谢谢,这明明是暗黑哥特风吧到底是可爱在哪里?

花泽类完全没意识到三人的囧脸似的,把手中的杂志翻了个面拿在手中倚着书架就这么端详了起来,末了还微微笑了笑:“你们别这幅表情啊,亏我这次还觉得会得到幸福呢。”


评论(14)
热度(134)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