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日版花男】[花织] 偏差恋爱 12-13(END)

〈日版花样男子〉衍生

※花泽类×织部顺平(小栗旬×生田斗真)

传送→01-02 11

 

是的它完结了啊哈哈哈……_(:з」∠)_

消失了这么久……我也是在很认真的卡文呢!_(:з」∠)_

接受谈人生……咳(罪孽深重)

12.

做出这种反应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织部顺平回想起三天前的自己,由衷的这么想。

 

——“真好,这次我喜欢的人也是喜欢我的。”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织部顺平深吸一口气抬手揉了把脸:“……别开玩笑了。”

说这话时顺平的表情并不算平静,他甚至确信自己有些微的颤抖,可他的眼神却绝对是冷静的,带着某种考量和坚持:“总之,这么乱入的告……话我是不会相信的。而且我也绝对没有随随便便就和人交往的打算。等大少爷你做好觉悟再说吧。”

 

不过话说回来,花泽类这样的家伙真的能有什么严肃的觉悟吗?不,说到底能不能交往都还是未知数呢。对于那种级别的名门来说模特这一行大概可以说是丢人现眼吧,再想想牧野杉菜成功入籍之前的遭遇,简直不要太可怕。织部顺平在拍摄的间隙靠着墙边出神,他无法否认自己对花泽类的确抱有好感,但又绝对不想随随便便的就展开一段恋情。虽然他由衷地觉得质疑对方心意的自己很差劲,但是如果对方是花泽类的话……如果对方的确是自己喜欢的人的话,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况且他们还曾互相讨厌,这样一个开头、过程、结尾都和别人太不一样的故事让人忍不住怀疑这一切其实不过是个不知何时就会被修正的错误。

临近收工时手机来件铃声哔哔的响了几声,织部顺平点开邮件后对着屏幕顿了一顿,对经纪人比了个暂时离开的小手势之后转身悄然岔往处在楼层另一角的安全出口。在途经一个自动售货机时顿了顿脚步,若有所思的拧着五官盯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翻出钱包买了一罐冰牛奶。

推开安全门时没有立即看到人影,顺平犹豫了片刻又往下走了半层,就找到了猫在那里的人。一般来说楼梯间这种东西,打理得干净整洁就不错了,装饰性的东西基本上不会有,这里也不例外。可就是这样一个白色灯光白色墙面米色地砖的无聊楼梯间,仅仅是因为多了一个有着温暖又漂亮发色的贪睡的家伙,这个色彩单调空间仿佛也变得明亮了起来。

……神还真是个不公平的家伙。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完全忽视自己正从事着刷脸行业这一事实的织部顺平撇了撇嘴蹲到花泽类旁边,抬手就把冰凉的牛奶罐贴上花泽类的脸。

“……好冰。”花泽类抖了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接过那罐牛奶,“这是?”

“姑且就算是慰劳品。不过你的话应该没有试过罐装饮料吧?”顺平随手拍拍台阶也靠着墙坐了下来,想着反正也要收工了于是干脆认真地把用发胶定型好的发型一点点弄开,并刻意把刘海往下压了压试图遮住半张脸,不过动作才做到一半就被制止了。花泽类心不在焉却又认真细致的把他长长的刘海往侧边拨弄成一个弧度好看的斜刘海,最后审视半天露出一个笑,又不知从哪摸出一顶鸭舌帽来:“我想看到顺平的脸,帽子送给你,所以那个糟糕的发型就放弃掉吧。”

织部顺平捧着鸭舌帽,默默地用力捏了一捏,而后抬眼对上花泽类的浅色调的眸子:“其实我没想到你会过来。”

“是吗?我做好了觉悟,所以就来了。”花泽类弯着眼睛,从顺平手里拿过帽子松松垮垮的搁在顺平的头上,“虽然我想不起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喜欢的心情,而且真的交往起来需要考虑的问题似乎也很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告白的人是我,所以我就全都交给顺平决定了。”没有质问,没有请求,花泽类懒散的、像是说天气一样的说着自己的真意,就好像这于他而言真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把选择他命运的权力全然的交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他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可顺平眼前却一瞬间回闪到那天甜品店的桌边,那个柔软漂亮得像是要化在光里、却又忧郁疑惑着自己为什么得不到幸福的少年。

“唯有喜欢我是不会拿来开玩笑的。”花泽类轻飘飘地这么说,“如果随随便便就能和人交往,那些一个人的夜晚有什么意义?”

大概是因为花泽类总是有意无意的说一些没自觉又听起来有些暧昧的话,这一次织部顺平竟然出乎意料的感觉还算平静。一定要说的话,其实他也并不是没有被告白的经历,只是没有过被自己喜欢的人告白的经历罢了。他也曾经想过,到底该是怎样的两个人才会互相喜欢,但是直到此刻他透过花泽类温和得像春季樱瓣一样的眼瞳感受到对方的涟漪时,他才恍然的想这问题大概永远不会有答案。

算了,那就这样吧。织部顺平低头扯下头上那个松垮的帽子用力按回花泽类的头顶,语气有点傲气又有点释然:“话先说在前头,只有工作方面的事和你绝对不能扯上关系,我可不想被说成是沾了花泽家的光,以后约会帽子自备。”

花泽类缓慢地眨了眨眼,像是在一点点消化这句话中的讯息,然后蓦地一低头——

“痛……”

“接吻禁止!给我循序渐进啊混蛋!”冒着不小心就会摔下楼梯的危险抢在最后一秒成功把人踹开的织部顺平(红着脸)如是说。

 

 

 

13.(尾声)

“……后悔了。”

“后悔?你是指什么?”好不容易从繁忙的工作中挤出一顿午饭的时间,虽然织部顺平很想保持足够的风度,但是实在是太久没有好好吃饭以至于他的进食过程显得格外投入。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还算是一场普通意义上的约会,所以当坐在旁边的花泽类发出这样意味不明的感慨时,尽管眼神无可抑制地带了一丝被打断的抱怨意味,顺平还是停下动作看了过去。

显然花泽类是平时就有好好吃饭所以这顿饭到底吃些什么并不是他的重点。而此时此刻,他正拿着一本杂志晃晃悠悠的举在眼前,遮挡了大半张脸。不知道是不是隔着书页的原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妙的沉闷:“有点后悔,之前你和静合作的那一次我没去就好了,现在就不会拍这么多可爱的照……痛。”

织部顺平淡定的收回刚刚踹了花泽类一下的脚,继续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吃上。食物要珍惜。奇怪的形容词和奇怪的抱怨他什么都没听到。

“对了,顺平你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咳咳咳咳!”顺平结结实实的被呛了一下,一口肉没来得及嚼就这么下去了险些把他当场噎死。感受着食管传来的钝痛感,顺平连把旁边这只粗神经掐死的心都有了。“你、咳、你再说一遍?”

“搬来一起住吧。”花泽类合上杂志忽的凑到顺平眼前,十分诚恳且毫无恶意地说道:“相处的时间太少了,我想多看到顺平一点。”

理由是很纯洁啦但是拜托这好歹也是同居啊?!!抓狂归抓狂,织部顺平的内心却犹豫了。花泽类说的是事实,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他们见面的时间往往很难确定,有时候即使没有工作他也疲累到完全不想出门。房租之类的问题姑且不说,如果能住在一起的话,哪怕是一天、一个晚上,只要在家里就能见到面。

想要见到对方、听到对方的声音、想要在忙碌之余尽可能地见面,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恋爱吧。

……不过才多久就同居这进度绝对有问题好吗?顺平皱着脸头疼的叹了口气:“那就当做你借我一个房间吧,随便一个客房就行。”

花泽类点点头,但是表情看起来相当疑惑:“……为什么是客房?顺平是我的恋人啊。”

顺平:“……”

 

和花泽类的脑回路永远对接失败的织部顺平依旧很认真的觉得,这果然根本就是一场从头到尾甚至连恋爱对象都完全不科学的恋爱。

 

 

 

 

                                                      ——END

---------------------

告诉你们一个恐怖故事………………

……………………………………………………

全文他们居然连接吻都没有过?!!!!!

……啊哈哈_(:з」∠)_

虽然想但也并不保证能产出番外君

评论(18)
热度(145)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