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非常任性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or私信

【旬斗拉郎】[源晴] 共振(哨向AU)00-04

※拉郎 泷谷源治×矢野元晴

※哨兵向导设定 私设有

(别名:今天来的外送小哥和我们画风不一样)

传送05-06 07-08 09-10 11-12

 

好久没写过正剧向了 终于决定下手试试超喜欢但一直都不敢写的哨向

因为写的头很疼 所以并不保证不坑_(:D」∠)_ 聊以自娱而已

00

或站或趴在可以看到校门口的教学楼各个角落里的铃兰高校的学生们今天感觉真是见了鬼了。听说今天会有干架,他们的本意是来围观的,问题是门口那个穿着外面制服、画风干净到和他们明显不搭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被聚集在这所学校里的这些年轻气盛的家伙们用他们过人的五感隔着老远把这个一步踏进校门的屏蔽圈的人能扫描到的部分从发丝到裤脚全都扫了一遍,得出了这个人确实不过是个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普通人这一结论,一种不知名的暴躁在这些刺头的心中逐渐席卷了上来。

“诶……是这里没错吧?”对这些暗流毫无察觉的、染着看起来有着阳光一样清新干净的浅栗色头发的少年推了推自己印着外卖店家名的帽檐,盯着校门口的牌子再次确认了一遍,“嗯……铃兰,是这里没错了。不过他们的教务室在哪?”

“啊,同学,等一下!”矢野元晴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人正从校门口走过,反应迅速的抓住了他的衣袖,“我是来送外卖的,请问你知道教务处在哪里吗?”

 

 

01

铃兰高校是一所哨兵学校。

这本身不算什么稀奇,哨兵和向导都各自设有专门的学校,哨兵由于自身五感过人并且在觉醒初期难以自控,所以在少年哨兵觉醒后需要在官方设有屏蔽圈的学校里学习,而又在结业之后回到中央塔接受工作安排。向导也是一样,只不过他们学校的屏蔽圈是精神讯息层面的,而且由于向导的数量较为稀少所以向导学校少而且全都处在中央塔的管束之下罢了。

但是铃兰高校是不同的。不,其实他们这一片区的哨兵学校都是不同的。

这一片区在中央塔的编号为X,未知。在这一片区里的哨兵学校里,聚集着年轻哨兵中虽能力突出、但又个性极其暴躁好战的一群人。他们往往难以服从学校管教、失控起来难以压制。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塔设置了X区,将他们统一起来集中管理。平时的小打小闹、甚至片区内的校级斗殴都可以放任,并把这些权当做脾气异常暴躁的年轻人发泄精力的方式。虽然出现群体失控的话中央塔绝不会坐视不理,但是每年仍会有一小部分X片区的学生在五感或精神失控后崩溃身亡,亦或者在斗殴中重伤致死,这也正是命名为X的原因之一,你不知道你是会以特等哨兵甚至首席的身份风光毕业,还是会被愤怒的火焰燃烧殆尽。

 

就是这样的铃兰高中,今天迎来了一位奇怪的来客。

 

泷谷源治看着这个一脸温和笑容抓住自己衣袖的人,开始怀疑自己的五感出了问题。他们学校是叛逆者的集合,染头发的人多了去了,这个发色也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这个人看起来就是特别干净,五官深邃,大眼睛,肤色也白,再加上今天大太阳,简直整个人都要发光了。还有,送外卖?一个普通人?在X区?他怎么不记得有哪家外卖敢往铃兰送。

别误会,这不代表泷谷源治就怀着什么好意,他和其他围观群众一样,只是感觉见鬼了而已。源治转头往教学楼的方向看了一眼,不出意外的看到挤在那里往这边望的学生们有不少已经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了自己的暴躁,他甚至看到一个学生盯着这边狂暴的砸弯了一根球棒,只是似乎碍于自己的存在没有动手。就这张皮相换个地方的话,这个送外卖的或许会受到追捧,但是对于铃兰的人来说,对着一个明目张胆闯进这里的异类没有直接大打出手就算是给面子了。

矢野元晴拉着泷谷源治的衣袖几分钟了还没得到半点反应,这让他忍不住开始反思自己或者对方有什么地方不对。老实说,他感觉自己凑巧拉住的这个人真是一副相当不好相处的样子,头发全往后梳露出整个额头的发型相当硬派,表情很凶,五官的线条更是凌厉到不行。不过矢野元晴倒也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表情平静的晃了晃自己拽着的袖口又问了一句:“同学?”

泷谷源治真是不知道这个浅色头发的家伙在想些什么,但又好像找不到合适的反应,再说他是真不知道教务处在哪,所以他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僵着脸也僵着身子和对方对视,并且尽量控制着自己的五感不要反射性的去扫描一切靠近自己的东西徒增精神负担。

好在就在这时,这份外卖的主人,铃兰的教务处主任终于擦着汗从学校里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一脸抱歉的举着手机给矢野元晴展示着上面的通话记录:“这是我订的外卖,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在忙工作没有接到电话。”

“没关系,能及时送到您手上真是太好了。”矢野元晴松开泷谷源治的衣袖打开了自己的工作用保温背包掏出里面的pizza盒和外送清单,“大份海鲜牛肉双拼pizza两份对吧?”

“啊,是的是的。”在外送单上签了字之后教导主任搓着手露出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脸,“终于有外卖愿意送到铃兰这里了,真是……”

“没有别的店家愿意往这边送吗?”矢野元晴短暂的惊讶之后复又露出笑容,“不过说的也是,好像我来这家打工之前他们也不愿意往这里送,好像说是大家都不敢送这边吧。”

教导主任呆了一下:“那你怎么……?而且你是普通人吧?”

“因为送这边我的工资会比其他人高很多。说起来这所高校的外送单现在可是我全包哦。”矢野元晴的笑容真可谓是灿烂到不行,浅色调的大眼睛笑得眯起来,像一只晒太阳的猫。这不可思议的态度让教导主任愣在了当场,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惊愕的表情似乎让元晴的心情更好了,他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而且,我觉得这里其实只是稍微有活力了一点,不是吗?”

“哈……”除了无意义的单音之外,教导主任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恩……OK,那我就先走了。”低头扫了一遍单据,确认无误之后矢野元晴对着主任鞠了一躬,又转身冲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几米开外的泷谷源治挥了挥手,“有缘再见了,同学。”

泷谷源治身形一顿,又继续往前走。他内心里只有一句话:谁tm还要和你再见?

 

 

02

按规定,哨兵或向导学校虽然都是全宿制但并不完全限制出入,所以在X区,外卖快递等外送服务人员理论上是可以入内的。但话是这么说,面对着一些暴躁的未结业哨兵,却没人敢冒着风险来赚这些定时炸弹的钱。

矢野元晴作为一个某种意义上承包了铃兰所有外卖订单的外送小哥,那出镜率真是没话说。在意识到在饭堂超级难吃的校内也终于可以叫到外卖这一点之后,虽说大家依旧看他相当不顺眼,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开始叫矢野元晴打工那家的外卖。而矢野元晴意识到事态的变化之后干脆把自己独立了出来,用类似于接代购跑腿的形式真正的成为了承包铃兰高中的男人。

“……”

“诶?”矢野元晴抱着三个饭盒眨眨眼,然后噗的笑了一声,“有缘再见,对吧?来,三份盒饭请签收。”

“……哦。”泷谷源治接过笔草草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付了钱,把饭盒接了过来。

“恩恩,OK。啊对了,我的名片也给你一张吧。印象中没有发给过你。”矢野元晴掏出一张小卡片递到泷谷源治手里,“餐馆外卖也好,还是代为跑腿买点什么小东西也好,基本上我都会接的。”

泷谷源治拿着卡片扫了一眼,清爽的浅橘色看起来让人心情很好。对着上面印的名字看了三秒,卡片又被丢回元晴的手里:“都接?你很闲?”

“怎么会?我忙死了,兼职太多弄得学习都有点力不从心了。不过也没办法,家里缺钱嘛。”矢野元晴毫不在意的把卡片收回口袋里,冲着源治露出一个笑,“还有几个同学的饭团要送,先走了。”

矢野元晴看来是真的很忙,而且体能也相当不错,泷谷源治上一秒还在晃神下一秒他就已经跑没影了。不过泷谷源治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可以和矢野元晴说的,更何况他也很忙,还有两个兄弟在等着饭吃。所以矢野元晴这其实毫不走心的所谓“有缘重逢”五分钟不到就这么潦草的揭了过去。

 

 

别看铃兰是个刺头聚集地,它作为哨兵学校的职能也还是有好好履行的。只不过在这所学校里,授课老师的级别会很高,而且基本仅负责授课,不多干涉学生私事罢了。

今天是例行小测。教职员兼校医两职的梅田北斗对着教职员终端不断地往各个学生的姓名下输入一些意味不明的数据,与此同时,一块大小仅有五寸的液晶显示屏随着他每一次按下手里的遥控而后移一段距离,屏幕上的声音与画面也实时变化着,只有当他按下暂停时画面才会静止,学员就在此时在自己的移动终端上点选自己的所听所见,选择错误的人当下就会被梅田喝令测试终止。随着这块小小的屏幕距离越来越远,被终止考试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过这还没完,这场考试要直到最后一个人也出错才能结束。

梅田北斗敲了一下记录屏:“牧濑。”

“可恶!!看错了!!”牧濑隆史抓狂的把考试终端砸到了地上。在这群暴躁的哨兵中他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而且他已经是所有摔终端的人里撑得最久的了。他旁边的伊崎瞬也在他之后没多久也出了错,极其暴躁的啧了一声揉乱了自己的一头金毛。

辰川时生和伊崎瞬是同时出的错,他倒还算平静的把终端塞随手塞进了口袋,摆了个轻松的姿态站着看向考试场中央最后剩下的两个人。

芹泽多摩雄和泷谷源治。

两个在综合判定里都能拿到A甚至以上的出色哨兵。

液晶屏已经距离考生很远了,伊崎牧濑等人还勉强能看个大概,考试终止得再稍早的眼里早已是一团模糊,更别提听清什么声音。芹泽和源治也开始在暂停的一瞬报出自己的答案,两人目前为止都保持着高度的一致。不如说,此时一旦出现差异,就必然意味着有人输了。随着气氛的逐渐紧张,源治和芹泽的精神体——狼与虎,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两人脚边,神情警惕的对着对方发出威慑的低吼声。

“矩形,3:4。”

“矩形,4:3。”

 

……来了。

考试场中沉寂了两秒后立即陷入了剑拔弩张的状态。芹泽军团和GPS的人自然而然的分化开来站在自家老大的身后,眼神凶恶的盯着对面的宿敌。有的人的精神体也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受控的跑了出来,以各自的姿态向对面示威。芹泽多摩雄松了松肩膀,动作闲适的往前跨了一步。泷谷源治皱着眉也往前跨了一步,分毫不让的与芹泽对峙。

“呵,年轻人啊。”梅田北斗冷笑一声按下最后一个键,然后转过来看向这看起来分分钟就要开打的两拨人,“很遗憾,全错。4:4,正方形。”

 

 

牧濑带着伊崎两人当天晚上去敲了源治的房门把他拖了出来,牧濑粗暴的砸开了教学楼的门锁带头上了天台,揽着源治的肩膀压着他一块坐到了地上:“好了源治,别在意那场考试了。说实在话,那——么远你居然还看得到,简直是怪物来的吧!毕业的时候搞不好能拿到首席呢!GPS,制霸!”

“单兵能力又不能代表GPS。”伊崎并不买账的泼了盆冷水,但从脸上的表情看倒也还是挺高兴的,“这次也没能和芹泽分出胜负,真是可怕。真正要分出高下的话恐怕只能等到结业国考了。”

“结业?”源治哼了一声皱了皱鼻子,“下次就打倒他。”

“下次绝不放过芹泽那家伙。”牧濑隆史大吼了一嗓子,随后拍拍源治的肩塞给他一支烟,“就算有个并列这次TOP1也是你!今晚就别扯那些有的没的,喝个痛快庆祝一下吧!”

源治扯了扯嘴角,点了烟漫不经心地叼在嘴里,红色的光点随着他说话而上下微微的晃动着:“喝酒?现在已经禁止学生外出了吧。”

牧濑闻言哈哈大笑,用力在源治的背后拍了一记狠的:“别忘了,我们学校现在可是有人送外卖的。”

送外卖?这个时候?泷谷源治斜着眼皱着眉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牧濑,觉得简直匪夷所思。那个叫做矢野元晴的人不过是个普通人,虽然他很神经大条的成为了X片区哨兵学校的外送第一人,但是在晚上独自一人来铃兰送外卖可就没这么简单了,更别说送到教学楼天台,简直是完全忽视自身安危才能做出来的事。

通向楼梯间的门忽的传来些微的响动。在这儿坐着的三位都是相当优秀的哨兵,早已在他靠近之前凭借着优秀的五感辨别了来人。

矢野元晴推开门,笑容灿烂的呼出一口气:“外送上门,抱歉来晚了。”“难得晚上要这么多啤酒,是有好事要庆祝吗?”

 

“原来如此啊,这确实是值得庆祝。”在牧濑高兴地反复招呼了几次说‘既然辛苦你跑一趟干脆就坐下一起喝一杯算了’之后,矢野元晴也懒得再推辞就这么坐了下来,开了一罐啤酒不紧不慢的喝着,“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样子喝酒没问题吗?哨兵的五感很敏锐吧?”

“我们在一定程度内也是能自己调节五感精度的。”伊崎瞬仰头灌下半听,晃着罐身指了指矢野,“你才比较奇怪吧,身为普通人居然做哨兵学校的生意,这里可是X区。”

“哈哈,X区吗?说的也是。”矢野元晴眯着眼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伊崎瞬盯着矢野看了一会儿,发现他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虽然心怀疑惑但也并没有追问下去。尽管是牧濑多事的把他留了下来,但毕竟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多深厚的交情。

铝罐被压扁的噼啪声猛地响起,三人一齐转头。只见泷谷源治面无表情地轻松几下把罐子揉搓成了一块铝疙瘩:“……只是家里缺钱的话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我要是在客人庆祝的时候诉苦未免也太差劲了。”矢野元晴坦然的答道,白色的衬衫在月光下呈现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他从地上拣起一罐啤酒抛了过去,示意地向源治举了举杯,“庆祝你拿到TOP1,干杯!”

“太狡猾了你这小子!你这里根本就只剩个底了而已吧!”牧濑哈哈大笑地往元晴的背后用力拍了一掌,大约是因为有几分醉意的缘故没收好力道,矢野元晴险些被哨兵可怕的手劲一掌拍得背过气去。

边咳嗽边笑着喝掉了那最后一点酒液,矢野元晴随便地擦了擦嘴角站起身:“你们接着庆祝吧,我先走一步了。今后也请多光顾。”

矢野元晴本就不是这次庆祝会的主角,他走了牧濑和伊崎也就是意思意思的招呼一声罢了。但是就在元晴擦肩而过的那一刹,泷谷源治忽的皱起了眉头,猛地转回身看去,却只看到元晴转瞬间就消失在楼道口的背影。

……错觉吗?

 

 

“没想到年轻的哨兵意外的挺能喝酒啊……背后都要被拍出淤青了。”矢野元晴哼着不着边际的旋律,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硬币随意的上下抛着,“照这样下去大学的学费也差不多能攒够了。”

本想着已经很晚了就直接回家,在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元晴停了脚步张望了一下,在看见不久前他拿啤酒的那家便利店仍亮着灯时努着嘴耸了耸肩,一把抓住硬币塞回口袋里转身往那边走去。

“啊,元晴你总算回来了。”终于看到自己发小的竹内匡史舒了一口气,对着元晴有些满不在乎的欠揍笑脸,竹内无奈的抱着双臂看着他,“大晚上的来我这里提啤酒说送去铃兰,还花了这么长时间,真是要吓死人啊我说。”

“不就是一群年轻哨兵么,有什么可担心的?”矢野元晴嗤笑道,“我做铃兰的生意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都很顺利。嫉妒我赚的多了?”

“不识好人心。谁嫉妒你?”竹内匡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也低声正色道:“你这家伙别仗着……就敢随便进出X区,万一你在铃兰里碰上什么大人物露馅了……”

“我的家境你也清楚,赚够学费我就打住。”元晴也站直了身子淡然的直视着竹内与他对峙,“不会有事的,我还想好好地去中央上大学呢。”

 

 

04

泷谷源治,父亲泷谷英雄,中央塔高官,流星会领袖。而泷谷源治身为一个官二代,会入读铃兰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暴脾气,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老爸也是从这里毕业的,以首席的身份。

要超越混蛋老爸,首先要达成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铃兰制霸。因此他来了。

 

而相对的,矢野元晴,出身普通,家境普通,除了单亲家庭和长得帅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非要说的话,他还有一个想从家乡这个小地方考到中央去上大学的理想。

一个普通人,一个外卖小哥,一个温柔帅气成绩好人缘好的校草级人物,一个损友发小,一个乖儿子。总的说来,矢野元晴就是一个这样的存在。

虽然矢野元晴开朗、外向、长得帅、人缘佳,但他有一个秘密和一根刺,这两样东西使他没办法完全放开自己与他人亲近,更别说……恋爱。

 

“唉……?”

“怎么了?没听懂吗?”逢泽瑠加刷刷两笔在外卖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位铃兰高中里为数不多的女哨兵坐在桌上翘着修长的双腿居高临下地看着矢野元晴,“我是说,我有个朋友对你感觉不错,让我帮忙来约你。怎么样?要见个面吗?”

 “还是不用了,我可只是个普通人啊。”矢野元晴没当回事的笑笑,“你们是哨兵,还是要找个向导才行吧?”

逢泽挑着眉上下打量了元晴一番:“说的轻松,向导可是稀缺资源,哨兵与哨兵或者哨兵与普通人这样的配对已经是常态了。”

“可是不是说不和向导绑定的哨兵以后很可能会无法控制五感甚至于精神错乱……”

“理论上没错,可级别低的哨兵基本上没等到错乱就已经先失感了,能力强的哨兵又有中央塔包办婚姻。绑定的哨向在作战上效率那么惊人,中央塔当然是觉得多多益善。”逢泽瑠加轻描淡写的这么说着,就好像之后要面临这些的人并不包括她自己一样,“你就随便决定吧,不去也无所谓,反正普通人能自由选择伴侣,以后恋爱的机会还多呢。”

“原来如此啊。”矢野元晴点点头,“那就麻烦逢泽桑帮我拒绝好了。”

逢泽瑠加被他这过分直接的态度给噎了一下:“……真意外啊,你居然是这种直接拒绝人的类型吗?我还以为你会是那种温柔型的。”

“大概是因为不是当面告白所以比较好拒绝吧。我呢,暂时还没有恋爱的打算。”元晴看起来一派轻松闲适,虽然他看起来和铃兰校园灰白不羁的风格一点不搭,虽然逢泽瑠加身为哨兵对于精神方面并不太敏感,但是在这一瞬间她却觉得这个人与这里的氛围在某一个难以言明的点上交相呼应着。不过下一秒,树影晃动,几个光斑在元晴身上扫过,这个人瞬间又明媚了起来,好像之前那只是一晃眼的错觉:“要恋爱的话,至少也要和稍微有点交集的人吧,逢泽桑你觉得呢?”

“我事先说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还真遗憾~”元晴笑眯眯的压了压帽檐。准备走出教室的时候外面不巧正在打架,泷谷源治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几乎是见人就打,一间一间教室的砸,牧濑隆史在后面拼命拉着也没能拉住他。矢野元晴表情闲适地站在原地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在泷谷源治咚的一声拍上他身侧的教室门时微微一倾身避了开去,迎上对方仍盛着怒火的眼神送上一个礼貌的点头微笑,不脏一片衣角的走出了铃兰的教学楼。

 

 

今天的泷谷源治很暴躁,因为伊崎瞬被打了。在他还悠哉的想着怎么样才能制霸铃兰的时候,他的兄弟就已经因为他的疏忽大意而被人围殴打到重伤。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达成制霸的急躁和兄弟被揍的愤怒糅合在一起让他气过了头,所以才做出一间一间教室的打过去妄想以此收服全校这种幼稚行径。虽然在牧濑的怒骂中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但是回想起今天的事,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被他忘记了。

啊,对了,是那个人不对劲。叫什么来着……

“矢野元晴……”念出这个名字时泷谷源治不由自主的愈发皱紧了眉毛。身为一个普通人,无论是在X区的哨兵学校做生意这件事本身,还是大半夜的就这么只身一人踏进铃兰的教学楼,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人似乎对此都没有任何感觉一样,矢野元晴明明就很不对劲,但是他却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人对此表示同感。

今天他拍上那间教室门的手离矢野元晴也就是一个拳头的距离,他敢肯定他和那个人对视时眼神绝对不会有多友好,只要是个正常人多少都会有点反应,可矢野元晴的眼睛里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云淡风轻到不对劲的程度,像是太清澈的水,正因为清澈才让人感觉深不见底。但除了他之外似乎没有任何人对此提出过异议,他们的对视大概也有两三秒,可是连当时就在他身后几步的牧濑似乎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似的,连这个场景都模模糊糊的记不太清楚。

那天晚上在天台,矢野元晴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在一瞬间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强烈违和感。有些相似又极其格格不入的感觉。

矢野元晴,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来铃兰送外卖的一个普通人,再怎么不对劲也无所谓。

 -TBC

评论(10)
热度(150)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