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极挑】[菠萝] 子兮子兮 01-03

※算AU 圈地自萌

咳 是的我就是这种萌了就忍不住要搞事的人

简单补个分节_(:з」∠)_


传送→04-05 06-07 08-09(终)


01

黄渤是在路边捡到罗志祥的。

黄渤是一家杂志的固定约稿摄影师,定期按主题交照片,偶尔也会接一两趟私活,生活算小资,胜在时间安排比较自由。那天之前交给编辑部的那些照片稿费刚下来,老朋友王迅是个演员,前不久拿到个角色跟着剧组往深山老林里钻了几个月这会儿也刚好回来,两个人久没见面了就约出来吃饭喝一杯。结果太久没见越聊越停不下来,小酒小菜直喝到月上梢头才意犹未尽地道别。

时间已经太晚了,除了路灯之外大部分灯都熄了,马路之外的区域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好险黄渤一开始就觉得肯定得喝不少所以就没开车,这会儿就沿着马路边上慢悠悠的往家里走。他虽然喝的是挺多,不过他酒量好,所以这会儿也就是微醺,神智还是挺清醒的,所以当他走着走着突然就这么捡到个人的时候实在是有点懵。

黄渤人好,这是他身边的人公认的,可是这也不代表他是个心大到随便就能捡个人回家的主儿。这年头碰瓷的也不少,防人之心不可无,可是一个喝醉了不省人事闭着眼都惹眼得要命的青年实在让他不太好意思就这么路过把人丢在那里。黄渤搓着手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走近了些。这小子身上酒气不算太重,但似乎确实是醉的不轻,黄渤晃了他好几下都没反应,自顾自地打着小呼噜。叫不醒人,黄渤翻了翻他身上也没找到手机,不知道是没带还是被其他什么路过的人给捡走了。黄渤切切实实地感到了头疼,没看见的话倒也算了,看见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真的不管。再说了,这幅皮相,一会儿来个心怀不轨的怎么办?青年对他的想法完全无知无觉,脑袋依旧磕着路灯杆子睡着,长得过分的睫毛在橘色的灯光下投下一片小小的扇形阴影,竟透出一点温暖的意思来。黄渤抿一抿嘴,拿手轻轻点了一下青年睫毛下方的卧蚕,突然很想知道这双眼睛睁开来该是什么样子。

思前想后半天,黄渤还是把这个“睡美人”给捡了回去。毕竟不熟,他也就拿热毛巾给人擦了擦脸和手,没敢脱人衣服给擦个身什么的,万一误会了就不好了。但是话又说回来,黄渤也没好心到让一陌生醉鬼澡也没洗的睡他床上,最后把人往沙发上一丢、扔一毯子,黄渤就洗澡去了。洗澡出来正看到那青年抱着他家毯子舒服地打了个小滚,黄渤忍不住笑出声,上前给他拉了拉被子,顺手拨了拨那漂亮得难以忽视的睫毛。干摄影这行的,看到漂亮的东西总是有那么点情不自禁。黄渤咂了咂舌,拼了命才忍住把相机端来的冲动。

第二天黄渤起来的时候青年还没醒,他干脆先进厨房弄点早餐。弄到一半突然听到客厅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一声低低的哀嚎声传来,黄渤坏心眼的一乐,心说八成是宿醉头疼给弄的。又过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小心又迟疑地向他这边走来。黄渤自问自己没做什么招人误会的事,也没刻意掩盖自己在厨房发出动静,但不知怎么的他竟也有些紧张,脊背不自觉地就紧绷了起来。

“呃……那个……”

他听到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有点不知所措地开口,口音听着像是台湾腔,带着点柔软的味道。黄渤转过身向对方看去,青年身上昨晚没换的那套衣服被压得皱巴巴的,头发还有点乱,可是一瞬间他就望进那双眼睛里。他没想象出来的那双眼睛,比他所有的想象都好看。

黄渤被那双眼睛看得有点犯职业病,但是面上倒也没表现出来。他锅铲一铲把煎蛋盛到盘里,转身顺手就把盘子塞到青年手里:“哦,你昨晚好像喝醉了,抱着路灯杆子睡在路边,我回家的时候正好看见你,看你睡那儿不安全就把你带回来了,你不介意吧?”

罗志祥端着盘子条件反射地点点头,他其实还是有点懵的,不过昨天喝醉归喝醉,昨晚睡着之前的情况他还是记得一点的,自己身上衣服这惨不忍睹的现状也表明了眼前的这个人并没有说谎。罗志祥是有点洁癖的,将心比心自己就未必能做到把一身酒气的醉鬼捡回家这么大无畏的事情,更何况还给他做早餐,如此一来就越发觉得感激起来。

罗志祥看着对方关火洗锅清理厨房,不会做饭的人心里不由生出一些敬佩,你别说,刚刚这人做饭的背影还让人觉得挺可靠的。身高……身高这种东西也可以理解成萌点嘛。

坐到餐桌上,早餐很简单,面条煎蛋。咬了一口煎蛋,罗志祥向桌对面的那个人搭话:“多谢你啊,那个,方便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我叫黄渤。”黄渤看了他一眼,“你呢?你昨天怎么就在大马路上睡着了?”

“我叫罗志祥,哦,你叫我小猪就行。”一说起昨晚的事情罗志祥就有点龇牙咧嘴,“其实也没事,本来是出来和朋友吃饭的,就是我不是很能喝酒,可能是最近工作有点累吧,不小心就……”扁嘴摊一摊手表示自己的无奈,罗志祥一抬眼看到黄渤的笑,鬼使神差的就脱口而出:“笑什么?我都这么可怜了。”

黄渤干脆大方的捂着肚子笑出声:“流落街头,是挺可怜的。”

自然而然的亲近让两个人都心里一跳。

三两口塞完了面条,罗志祥实在是无法忍耐自己身上的酒味了,在先回家再处理和先处理再回家之间挣扎了许久,还是败给了自己的洁癖:“那个,黄渤哥,你能借我一套衣服吗?我想洗个澡。”

“哦,我给你找找。”黄渤站起身,随后想起什么,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衣服有是有,不过你看咱俩这……衣服不一定合适啊。”

“鹅鹅鹅鹅~”罗志祥差点笑到了桌子下面,好不容易才憋住了,一张脸都笑得通红,“随便找件宽松的T恤什么的就好了嘛,那种应该都ok的啦。”

“行,那你去洗吧,一会儿我给你放门口。”

前一天晚上罗志祥穿的是那种休闲西装,介于潮和正式之间,颇有点玩世不恭的帅气,睡倒在路边都像是偶像剧,这会儿刚洗完澡头发丝全都顺软下来,穿着宽松的T恤短裤踩着拖鞋坐在床边,整个人的气质都乖起来。黄渤不禁感叹人长得好果然什么造型都可以,顺手递给罗志祥一个吹风筒。

“渤哥,”就洗个澡的功夫,罗志祥叫他已经连姓都省了,吹风机的嗡嗡声太大弄的声音听得不太真切,“渤哥,你眼睛旁边有个泪痣诶。你是不是很爱哭啊?”

黄渤抱着一台相机坐在床的另一边翻着照片,听到他这句话无语的斜了他一眼:“谁跟你说有泪痣就是爱哭啊?”

“诶没有啦,其实我就想说我还没遇过有泪痣的人,感觉好特别哦。”

“我也没遇到过像你卧蚕这么明显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眼袋呢。”照片整理到了尽头,黄渤颠颠相机,忽的把镜头对向了罗志祥,“给我拍张照片怎么样?拍一张就行。”

“可以啊,不要传出去就可以,不过要拍来做什么?”头发吹了个半干,罗志祥把电吹风放到一旁甩甩头,拨了拨自己的刘海,又不甚满意地凑到房间的镜子前接着拨弄。黄渤看他这臭美样儿觉得好笑,对着他的背影随手就拍了一张。

“我是干摄影这行的,有点职业病知道吧?看到好看的东西,帅哥美女什么的就想拍两张。”黄渤习惯地对了一下对焦,没摁下去,手痒得厉害,“难得有在马路上捡到一帅哥这种经历,得拍张照留念一下,指不定以后就遇不上了。”

在照镜子的罗志祥身形顿了顿,转过头对着黄渤撇了撇嘴:“话说得这么绝,说不定呢?”

接着罗志祥随便摆了几个pose,黄渤快门连着响拍了好些,末了把相机递给罗志祥让他给选一张留着,罗志祥随便翻了两张,质量居然都很高,不由得惊讶地看了黄渤一眼:“渤哥你照得真的很好诶,干脆你都留着吧,回头发我一份。”摊手问黄渤拿了手机,啪啪按下一个邮箱地址,“一定要记得发给我哦。”

“行,一定。”黄渤看了看那个邮箱地址,点点头,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又觉得有点好笑。

“衣服我之后洗了再还给你吧?”

“哦,没事,两件衣服而已,不用还了。”黄渤摆摆手,“你之后……怎么样?要去上班吗?”

“啊!完了完了完了!”罗志祥整个人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一脸紧张地翻遍了全身口袋才想起来换了衣服,“渤哥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我捡到你那会儿就没见着你手机,搞不好被哪个路过的给偷了。”黄渤话音刚落就看到罗志祥脸都白了一半,不由关心道,“怎么了?有急事?”

“完了完了,快快快渤哥你手机借我一下。”黄渤把手机又递过去,罗志祥火急火燎的拨了个号码,电话那头几乎是秒接,一个女生大喊顿时震慑了这个房间:“拜托你搞什么啊!跑到哪里去了不接电话!我都要急死了!”

“我手机丢了,没办法嘛。”罗志祥硬着头皮回答道,“现在是怎样?我过去还赶得及吗?”

“有个通告已经过了,过了也没办法,现在这个还来得及,你快点赶到XX大厦这边来,我会到楼下等你。”

“好,我马上。”罗志祥挂了电话,一抬头,黄渤已经拿着车钥匙了。“你有急事,我正好今天没事,送你一下。”

黄渤一向开车很稳,安全第一,但是副驾坐了一个赶时间急得要坐不住的罗志祥,他也不由得多压了压油门:“你先别急,我尽量开快点,一定给你赶上。”

罗志祥听到他这话急昏头的神智回复不少,深呼吸一口点点头,反过来叮嘱他:“还是安全第一,实在赶不上的话……就是命啰。谁让我手机被偷了……”

紧赶慢赶赶到电话里的女声所说的那栋楼下,一个身着职业装的女生踩着高跟鞋疾步过来拉着罗志祥就往楼里走,罗志祥只来得及回头对他挥挥手就消失在了视野里。黄渤盯着罗志祥消失的那个拐角又看了一会儿,手无意识地拍了拍方向盘,一瞬间竟不知道该做什么。拿起手机看了看通话记录,又翻出罗志祥留给他的那个邮箱,半晌耸了耸肩,把手机往边上一丢,挂挡起步,开车回家。

02

黄渤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感觉,罗志祥的性格和他还算投缘,可是两个人也就是一套休闲服的交情,他说以后指不定就遇不上了是真心话,看罗志祥摆拍熟练的样子和那天火急火燎的情况搞不好还是个腕儿,不出意外的话也就这么各过各的了。不过答应要发的照片还是得发的。左右最近也不急着交稿,他干脆把那几张照片导进电脑给简单后期一下。

说起来虽然他喜欢存点养眼的帅哥美女什么的,但是他给杂志社交的约稿却很少拍人,也算是他一个奇怪的习惯吧。他的责编有一次碰巧看到他养眼专用的相册,就差跪下求他交出图包了,可他就是不乐意,你看看可以,叫我卖就免谈。

把图导到软件里,黄渤越是弄越觉得长得好就是省心。罗志祥那几张随意拍的照片穿的是再简单不过的T恤短裤,背景也就是他这简洁的小卧室白床单,刚洗过澡,绝对的素颜,可是拍出来的样子还是很赏心悦目,半干的头发让他整个人都显得乖巧得很。哦对了,这穿的还是他的衣服。黄渤一瞬间似乎有点什么不好的联想,不过转瞬即逝,手机正好在这时传来了短信提示音。他拿起来一看,陌生号码,但却并不是诈骗短信:[渤哥,我小猪啊。这是我号码,你可以存一下。这两天我都要忙工作,等过几天我把衣服洗了再还你哦。谢啦]

黄渤只奇怪了一分钟罗志祥怎么会有他的电话就反应了过来,那个穿西装的小姐那里一样会有通话记录嘛,他只要拿过来存一下就有了。

本来黄渤并没打算去查他到底捡到了个什么人的,但是既然联系方式都存了,还是了解一下比较好。不搜倒好,一搜才知道罗志祥竟然是个歌手,还挺有名气,也就是他这种不关心娱乐八卦的人才能一点印象都没。不过他倒也没有因此觉得罗志祥多么高冷之类的,毕竟短暂的相处下来这熊孩子私底下根本没有高冷的天赋,还有点自来熟,总之就挺可爱的。

好险那会儿是自己捡到了他,要被他粉丝或者是娱记发现了那才惨了。黄渤不禁咂了咂舌,为罗志祥的运气点了个赞。

修完图连着原图一块儿给罗志祥的邮箱打包发了过去。反正答应的事他做了,那套衣服他也不在乎,怎么发展就看罗志祥高兴了。黄渤无所谓地眨眨眼,点开自己邮箱里编辑发过来的下月要求就暂时把这个插曲放到了脑后。

 

过了几天,罗志祥又给他发来了短信,问他周末有没有空,他给把衣服送过来。黄渤本来想出去找地方采风什么的,不过看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忍不住就回了有空,发送都摁下了才反应过来,干脆又补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具体地址以免他迷路。

周末的时候罗志祥果然过来了,一进门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而后才把装衣服的纸袋递给他。

黄渤打开纸袋看了一眼,就是他借给罗志祥的那几件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里边,他竟鬼使神差地感受出些许温馨来。“你做歌手平时应该都挺忙的吧?怎么还有空给我把衣服送过来?”

“渤哥你查我啊?”

黄渤提听到这话心里一跳,抬头却看到罗志祥笑嘻嘻的脸。

“渤哥~你这算关心我吗?哦,有点被感动到怎么办?”罗志祥笑得眼睛亮亮的,作势扑上来就要索吻,黄渤被惊得往后退了一步,在看到对方恶作剧得逞的大笑之后又有点不服气。

“怎么?想亲亲啊?”黄渤一把揽过猪脑袋吧唧就在人脸上亲了一口,罗志祥愣了一秒,一转身一跺脚给了他一记“粉拳”:“你臭不要脸!占人家便宜!”

黄渤捂着挨了一拳的肩膀,被他这样儿笑得不能自已。

把衣服往柜子里放好,黄渤回到客厅,戳了戳抱着抱枕歪在沙发上呈瘫倒状的罗志祥:“你还有事吗?一会儿请你吃个饭?”

“出去吃就算了……上次喝酒好像有点弄坏肠胃……”罗志祥抱紧黄渤家的抱枕,硬是挤出两滴鳄鱼的眼泪,“不过我记得渤哥你煮的面条蛮好吃的……”

“嚯,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黄渤挑眉看过去,罗志祥演技浮夸地咬着嘴唇冲他眨眨眼,“煮面就煮面。我真是谢谢你那会儿没吐我沙发上。”

“诶,不要乱讲话,我酒品哪有这么差。”

罗志祥也说不清他怎么就想跑来黄渤家蹭饭吃,虽然混娱乐圈的心防一般都重一点,但或许是因为黄渤把他捡走还给他做早餐帮忙送他等等这一系列事情不仅让他难以对黄渤拾起防备,而且还让他还生起了交朋友的心思,然而黄渤当时一脸反正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联系的反应实在是有点打击他的自信,所以头脑一热借着还衣服的念头干脆再蹭顿饭。

隔了几天又看到黄渤的围裙装,罗志祥的心情倒和之前不太一样了。偷偷摸摸溜进厨房,趁着黄渤不注意“哈”的大喊一声,果不其然把黄渤给吓了一跳。黄渤飞快地把面条捞出锅,然后筷子一扔拽着猪蹄就往门口走:“正愁没什么肉呢,我先把这只猪给拉去弄点肉末。”罗志祥一通大呼小叫鸡飞狗跳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乖乖回到客厅坐好。

“渤哥,你做饭真的很好吃诶。”罗志祥塞着一嘴面条含糊不清地说着,惹得黄渤嫌弃地拍了一把丫的脑门,“我以后还可以来找你蹭饭吗?”

黄渤瞥他一眼:“我是无所谓,倒是你,能有空吗?”

“是哦……我最近才发新专辑,刚好是宣传最忙的时候。”罗志祥忍不住做了个深呼吸,拍了拍胸口,“上节目啦,见面会啦,拍杂志照啦……吼,每次都这种时候都忙到爆肝。来你这里吃饭都叫忙里偷闲了,下午我还得赶通告。渤哥你有没有感动到?”

黄渤真是被这大宝贝弄服气了,一逮到机会就卖乖,真不知道这性子是打哪儿培养出来的。“那就等你忙过这阵子再说。还是说你想怂恿我给你送饭?”

“送饭好不好意思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啦~”四十五度低头眨眼。

黄渤险些一口面条噎死了:“嘿,你可真行你,脸真大,咱俩才认识几天啊?说得跟我不用工作似的。”

“不是有一种说法叫一见如故吗?”罗志祥大笑,收敛起搞怪的表情,漂亮的五官一下子又摄人心魄起来。端着盘子放到了厨房水池里,罗志祥伸了个懒腰,绷紧的衣服悄然显出漂亮得像猫一样的腰线来:“好啦,和你开玩笑的。沙发借我睡一下哦,稍微补个眠下午更有精神。”

“这会儿想起来跟我见外了?给我睡床上去,省得还得给你找毯子。”

03

“小渤,我看你这月交上来的照片意境和以前不大一样啊?花还是那花,草还是那草,可是这感觉可完全不是一个风格了。”杂志社顶头老板黄磊翻着最新的样刊给黄渤打了一电话,语气里不乏八卦的促狭,俗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是不是遇上什么好事儿了?怎么没听你说啊?”

黄磊和黄渤私交不错,老朋友了,不过说来也巧,黄渤是先签了合同才发现幕后老板是黄磊,也算是冥冥中的一点缘分在作祟。听到黄磊这语气黄渤就知道这是来凑热闹的,根本懒得理他,不过这会儿正好这通电话派上了用场:“诶我说黄小厨,西红柿炒蛋怎么弄比较好?突然有点忘了。”

“去去去别岔开话题,我问你呢。”

“别整那些有的没的,一把年纪了还八卦呢?我忙着煮菜呢。”

“煮菜?这不是我的活儿吗?我记得你没这爱好啊?怎么,有女朋友了?”

“嚯,我倒是想呢。”黄渤笑骂,“看你这八卦的德行。女朋友没有,就多出个蹭饭的。”

黄磊那是人精中的人精,黄渤自己觉得没什么,黄磊倒是琢磨出那么点味儿来,也没再打岔,给了点做菜指导就找个借口给挂了。黄渤乐得清净,做菜做到最后一步装盘出锅的时候才想起来外面那人已经半天没动静了,这可不是那货的风格。端了菜出去往沙发上一望,那人已经抱着自己的行李箱睡着了,一头顺毛乖得要命。黄渤放好菜放轻脚步走过去,看见罗志祥眼下显然可见的青黑,心里不禁软了下来。

这离他上一次看见罗志祥已经隔了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他刻意多注意了一下娱乐新闻,发现罗志祥真是接了不少活儿,也难怪他累成这样。这段时间他们俩还是不时有点联系,他出去采风的时候也发过些照片给罗志祥,那边往往会发来一串大呼小叫以表达对这美好景色的向往,明明正忙得不可开交还说点什么以后一定要来这些地方玩之类的话,让黄渤一时间生出了以后带着罗志祥再把这些地方走一遍的冲动。特别是夜宿林中湖边的夜晚,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他就会想起罗志祥的眼睛,然后翻出他给罗志祥拍的第一张照片——那张忙着照镜子的背影——看一看。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是这一张给他带来的感觉最难以言说,或许是由于第一张照片的特殊地位,亦或许正是因为这是张看不到脸的背影,反而更觉得那双眼睛近在眼前。可是直到他稿件都交上去了罗志祥都还没忙完,直到前几天罗志祥突然发短信给他说他要从国外飞回来了,信誓旦旦地表示一下飞机就要来找他蹭饭。

思绪跑了一圈回到眼前,黄渤晃了晃罗志祥的身子:“小猪,醒醒,进屋去睡。”

黄渤家就一张床,这会儿是晚饭时间,如果让罗志祥就这么睡下去肯定得睡到明天一早,可是看着他这样子,黄渤并不想去思考身为屋主的自己要去睡沙发这件事,他现在只想让罗志祥睡个好觉。

罗志祥痛苦地皱紧了眉,挣扎了好一会儿眼睛才勉强睁开一条缝,困倦又迷茫的看着黄渤。黄渤看他这样干脆使劲把他拉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半搂着人往卧室走去。或许确实是太困了,罗志祥靠在黄渤身上就又睡了过去,黄渤想把他放下来时罗志祥搂着他脖子的手没收回去一不留神把他也给带了下去,黄渤情急之下手条件反射地撑在床上才勉强稳住了身形,两人的距离还是太近,就只差一点就要亲到罗志祥的嘴唇。黄渤赶忙撑起身子,近距离的睡脸让他又是一愣,半晌鬼使神差地轻轻地在罗志祥额头落下一吻,恍若鬼迷心窍,又像福临心至。

 

“小猪哥,你怎么看起来最近心情那么好啊?”同公司的张艺兴刚好这回跟罗志祥在隔壁拍杂志照,休息时干脆就跑来和他一起呆着。

“我看起来心情很好吗?”罗志祥揉了揉自己的脸,疑惑地眨眼,最后心大地耸耸肩,“可能是因为最近都有人做饭给我吃的原因吧?哦,说真的,感觉真是超好的。”

“诶?小猪哥你有女朋友啦?”张艺兴露出可爱呆萌的小笑容揶揄道,“嘿嘿,有没有照片给我看啊?我不会告诉红雷哥的。”

红雷哥是说他们娱乐公司的老总孙红雷,平日里总是板着张脸唬人,但是和他关系亲近如罗志祥张艺兴都知道这货其实是个超级幼稚的人。虽然公司也没有说不给旗下艺人谈恋爱一类的禁令,但是他俩这做朋友的要是脱单不告诉他的话指不定这人幼稚起来会做什么吃醋的事。

“没啦,乱讲什么?等下被人听到告诉孙红雷那个大傻我就要接他的幼稚连环call了。”罗志祥差点就上手去揉张艺兴的脑袋,临了才想起来两人都在拍照不能随便弄乱发型才作罢,“难得交个这么投缘的好朋友,不要在那里乱猜。”

“天天给做饭吃的好朋友,我好羡慕你哦小猪哥。”张艺兴感叹地捧着小脸,“要是有哪个女生天天给我做好吃的,搞不好我就爱上她了。”

罗志祥听到这话不知怎么的心忽的漏了一拍,莫名的就有点心虚起来。只好勉强打趣把话题岔开:“原来艺兴你喜欢贤惠型的哦,做几顿饭就能把你收买。”

“诶哟喂,这种事还是要看缘分的嘛。”张艺兴信誓旦旦地晃了晃脑袋,而后又感兴趣地发问,“小猪哥你那个朋友是什么样的啊?好像你都没跟我提过。”

“没跟你提过吗?肯定是因为我之前到处赶通告忙疯了啦。”突然要描述一下黄渤,罗志祥皱眉托着下巴认真地思考起来,“恩……他这个人呢,比我要大个几岁,不高,不壮,不……呃,不能说帅不帅吧,总之很有气质很顺眼啦,眼睛细细长长的跟我不是一个款,哦对了我跟你说他有泪痣诶,超有感觉的。他笑起来总会让人感觉坏坏的准备要恶作剧,但是其实人超好还会做菜,简直整一个超级好男人。”一项项数下来,罗志祥自己都有点惊讶自己居然对黄渤的事居然记得都挺清楚,而且评价还这么高。

“哇原来你对我印象这么好,真是不枉我辛辛苦苦给你当厨师啊。”

突然听到熟悉的声线,罗志祥背后一炸,一回头正对上黄渤带笑的脸。“哇!渤哥你怎么在这里!”

黄渤举起手里的袋子晃晃,轻轻抛了过去:“你今天早上自己叫我来这儿给你送饭的,怎么?你忘了?”

“我……开玩笑的!说说而已,渤哥你还跑这么远过来!”罗志祥的惊讶已经盖过了被听到讲话的尴尬,打开袋子里的饭盒一看,饭菜都还热着,扑了他一脸香气,“渤哥你今天不是有工作在家要做吗?怎么还有空过来?”

“开车也没多远,就当出来透透气。”黄渤一脸无所谓,就好像他只是顺路出门买个菜一样,但是罗志祥还是忍不住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一把抱住黄渤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一个大红唇印。

“诶哟我去,这大嘴巴印子。”黄渤一抹脸,看着手指染上的那一点红色哭笑不得。罗志祥鹅鹅鹅地笑了一会儿,靠着黄渤拿着便携筷吃了起来。

“哦……”目睹全过程的张艺兴似有所悟地点点头,一拍大腿,“恩,我懂了。原来小猪哥你不是有女朋友了,而是有男朋友了啊。”

“咳咳咳咳!!!”正在吃饭的罗志祥顿时被呛到,抬手就往艺兴的后背拍了一掌,“你还小不懂事不要乱讲话!”

黄渤却是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等张艺兴走后,他按住罗志祥还在忙着夹菜的手,在对方疑惑的眼神的注视下若无其事地抛出了一个惊天雷:“小猪,我追你的话,你肯让我当你男朋友吗?”

 

罗志祥被告白的当下是真的有点懵的,那一瞬间他的好像分成了两个,一个在想“天啊怎么办什么情况啊这是”,一个在想“渤哥好像是说他喜欢我诶”。而且很不巧的是,就在此前两天他才刚跟黄渤商量好说要来他家住个两天,突然来了这么一下,他都不知道还该不该去。

纠结了很久,最后罗志祥还是依约提着行李箱去了黄渤家。开门的那一刻黄渤的表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感觉黄渤很想表现得自然一点,当然从表面上看确实如此,但是他的眼神太过柔软和温柔了,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期盼过这样一个结果一样。明明又不是全无可能的事,怎么他就不肯多抱一点期望呢?罗志祥撅着嘴哼了一声,故意做出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干嘛这么惊讶?说好的事难道我会爽约吗?我先说好这不代表说我答应你啰,君子之交,懂不懂?”

“诶哟,才给了我一个大口红印子就开始跟我谈君子之交了。”黄渤长吁短叹着摇了摇头,侧身让罗志祥进门。

其实黄渤家就是个中产阶级普通单身汉的房子,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什么都是单的。这会儿多出个人来,于是床腾出一半,衣柜腾出一半,沙发腾出一半,卫生间的洗漱架也腾出一半,本来还算宽敞的空间一下子就满了。虽说不久前才发生了一点稍微有点尴尬的事,不过他俩却也都没打算扭扭捏捏的,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事实上大部分事情他俩之前也都有试过了,除了同睡一张床是初体验之外。

黄渤家的床是属于那种一个人嫌宽两个人偏挤的类型,虽然两人各自有各自的枕头被子,但还是免不了多少有些接触,隔着被子不小心踢到对方一下,亦或者是无意间撞到肩膀之类的。这些本来算不上什么的小事,在目前的空气下却显得多了些暧昧的味道。两人一天工作下来都不轻松,可罗志祥这会儿就像个静不下来的兔子,不知道是认床还是只是单纯的睡不着,一直在原地翻过来滚过去,滚得黄渤觉得好像自己怀里也揣了只兔子似的,心烦意乱的。在罗志祥又是一个翻身后,本来睡在内侧面朝着墙的黄渤终于忍无可忍地转了过来,登时和罗志祥就打了个照面。罗志祥看着近在眼前的黄渤的脸,一下子就静了下来,大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最后默默地向后面缩了一点:“呃,渤哥,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黄渤看他这样,半晌忍不住就笑了,伸出手来用力揉了揉罗志祥的脑袋:“看你这样儿,怂的呀。是认床还是怎么地倒是说啊,我又没说要怪你。你要不自在的话我就去睡沙发。”

“没没没没,渤哥你不用出去。”罗志祥赶忙把被揉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拨开,一把摁住黄渤的手,“没关系,我算不上认床,就是一下子不太习惯。”

“可是你这样下去咱们俩都别想睡了。”黄渤眉眼微扬,顺势反握住罗志祥的手牵到眼前,最后却只克制地吻在自己的手指,“好了,我今晚出去睡沙发。”说着顺势就要起身,罗志祥不知哪来的气势一个前扑把黄渤的举动扼杀在了摇篮里,居高临下地威胁道:“渤哥你要这么做的话我马上回家不就好了,有什么意思?”

黄渤就这么仰头看着他,眼神里带着点笑,好像无论他做什么都能包容似的。互相对视只一秒罗志祥就后悔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承受黄渤的眼睛,他都不用说一个字,只要看着你,他就已经把他所想的一切都剖白给你。而摄影师的眼神又是最透彻的,他怀疑这一瞬的对视自己所想的一切也都剖白给了他,这可不是他所希望的,那可太尴尬了。罗志祥默默地抿了抿嘴,收回手躺了回去。突然手上传来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温度,罗志祥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有些太高了,但内心挣扎了很久还是没有甩开。

---------------

其实我并不确定要写多长哈哈哈

好怕坑哦(闭嘴)

评论(8)
热度(74)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