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超瞎掰牌兔粮囤积处

非常任性/坑品存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私信cue我√我在我在

【极挑】[菠萝] 子兮子兮 06-07

※算AU 圈地自萌

传送→01-03 04-05 08-09(终)

已弃疗 来啊快活啊 人设爱咋咋地 

外链你们懂的 为了发糖不择手段(doge脸凝视.jpg)

06

“渤哥你不要没事做就拍我好不好?”本来周末窝在沙发上披着毛毯看电视的罗志祥终于忍不住地抄起沙发上的抱枕一把甩到旁边端着相机的那人身上,脸上泛着一层淡淡的薄红,“你这样我会觉得我好像还在工作。”

黄渤一手端着相机一手飞快地接住了那只飞过来的抱枕,在对方小眼神的瞪视中给小心放好了:“不是,你知道,我就喜欢拍好看的人。这么好看一人天天在我跟前摆着,我这也很难控制自己,是吧?”

罗志祥登时被噎了一下,半晌才回道:“噫,讲这种,我干嘛要给你拍?”黄渤看他不自觉地抬手去拨弄耳边的碎发,心知他这是不好意思了,于是也不戳破他,只是坐到人旁边牵了他的手举到镜头前,笑着按了快门。罗志祥反应过来一个劲儿的想拍开,黄渤攥紧了手一用力把人连人带毯子一道儿扯进自己怀里,大毛毯被带的往前整个盖住了罗志祥的脑袋。黄渤替他把毯子掀到脑后,抱着毛绒绒的猪在乱乱的发梢亲了一口。罗志祥呆滞了一秒,而后哼唧着反在黄渤脸上印了个口水印。

连本垒都上过之后黄渤也不再刻意去压抑自己的感觉。工作之余黄渤就喜欢抱着相机拍罗志祥,他喜欢拍罗志祥平时最简单最单纯的样子,甚至其实他并不非要拍到他的脸,比如就一张手部的特写,在他的镜头里,就只这样拍出来都似乎带着生活的温度。刚开始的时候罗志祥是很不自在的,可能是因为职业的原因,罗志祥对镜头异常敏感,有时甚至会条件反射地就会对着镜头露出很职业的表情。但大概是出于恋人之间的私心,黄渤会想要拍到别人拍不到的罗志祥。这事儿说容易也不容易,说难也不很难。简而言之其实就是想办法让罗志祥信任他的镜头是安全的、无害的。虽然这整个过程黄渤也是费了些功夫,但确实有所成效。现在罗志祥与其说是不自在,倒是不好意思的成分更多些。说来这也是很有意思,罗志祥拍过的照片不知道能有多少,但是黄渤要拍他他还真就是觉得有点脸红。

你亲我我亲你地玩了一会,黄渤伸手把罗志祥捞到腿上,罗志祥意思意思地挣了两下就偃旗息鼓,抬手把毛毯也给黄渤盖上,嘴上还碎碎地数落着:“诶诶诶诶,专心看电视好不好?我正看的高兴呢就被你打断了。”

黄渤贴着他的侧脸,很是感慨地开口,“这世界上曾经有几帅,咱们小猪已经在这里了。”

“臭不要脸。”罗志祥往后仰头枕到黄渤的肩上,吐了吐舌头很是不屑的样子,耳朵却是红的。黄渤见状也不戳穿,只笑着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

“过两天就是冬至了,要不咱们请几个自己人,在外边下趟馆子简单过过?”

“请几个自己人?好啊。平时太忙,渤哥我都很少会见你朋友呢。”电视节目进了广告,罗志祥捞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翻起微博,顺口问了句,“上次给我发你的照片那个朋友会不会来啊?好想知道他是谁哦。”

黄渤闻言抬手就在罗志祥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罗志祥嗷地一声猪叫,一把拍掉咸猪手回头瞪他:“你干嘛?”

黄渤哼了一声:“他出卖我我还没跟他算账呢。那老狐狸,怕你见了他之后给带坏了。”

罗志祥侧目盯了他一会儿,忍不住弯腰狂笑道:“你这根本就是害羞加恼羞成怒好不好,还骗人,你傻傻的。”

“我傻是吧?”黄渤偏头凑过去在罗志祥的耳边呼了口气,罗志祥登时一蹦老远躲边上揉耳朵去了,兼对黄渤施以眼神谴责。

 

黄渤这边也就想叫叫黄磊和王迅,罗志祥想叫上艺兴,还有老板孙红雷。罗志祥这会儿才猛地想起到现在他还没把这事儿给孙红雷提过,就那幼稚鬼,别提得多糟心了。孙红雷身为老板贵人事忙,罗志祥电邀他的过程依旧是生动诠释了何为鸡飞狗跳。孙红雷用尽他能想到的一切词汇表达了他对罗志祥脱团不报的强烈谴责,罗志祥选择破罐破摔表示爱来来不来奏凯。对此孙红雷怒道当然要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兔崽子胆敢拐走我们家猪。

相比之下黄渤这边要平淡不少,只要他话事老朋友王迅哪有不来的道理,也就是黄磊这老狐狸热衷于干点什么怼一下老朋友。

“请吃饭啊?”黄磊抬眼看向坐在桌对面的黄渤,眨巴着大眼睛把人上下打量了一通,半晌丢了笔长吁短叹捶胸顿足,简直要现场演上一出话剧,“唉,小渤啊,你说你,有对象就有了呗,还专程来伤害我这个单身狗。”

“行了师爷,你给小猪发照片这事儿我还没跟你算呢。”黄渤笑了一声,和黄磊一个对视眼神噼里啪啦的一路火花带闪电,“还搞偷拍呢,我怎么就没料到你还会干这种事儿。”

“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么,我看你俩那会儿这要腻不腻的实在是让人着急,做兄弟的怎么地也不能干看着啊。”黄磊站起身隔着办公桌拍了拍黄渤的肩膀,语气倒还是揶揄,不过是兄弟之间无需多言,那些互相着想的义气心里明白嘴上不提也罢,“难不成你是嫌弃我的照相技术?我觉着拍的还不错啊。”

黄渤半开玩笑地正色道:“但你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我还是得强烈谴责的。黄老师你这是要去特务情报科工作啊。”

“怎么说话的你这是?”黄磊冲着黄渤脑袋就是一呼噜,“冬至那天吃饭是吧?我记着了。大伙儿见一见也好,我也挺好奇的。那天我来接你去出差的时候离得远,我就见着他头顶上那小发揪了,连没看清长啥样。”

 

这顿饭到后来吃得也是很魔幻。大家一见着面,发现孙红雷和黄磊居然是旧识,还是一起租过房子的交情。老朋友相见,孙红雷埋汰的对象顿时又多了一个,幼稚程度直线飙升,根本拉都拉不住。本来有个人帮分担火力罗志祥应该会觉得轻松一点才对,可是偏偏还有一个实力搅局的张艺兴在,异常耿直地在话题好不容易被转开的时候补刀了一句“小猪哥和黄渤哥早就在一起了原来红雷哥你都不知道啊”,罗志祥一听二话不说直接躲黄渤后边去了,保住小命要紧啊。

黄磊边笑边赶忙一把拽住撸起袖子准备站起来的孙红雷:“红雷你别欺负小猪,人正经谈个恋爱怎么了?”

“不是,磊磊,他这根本就没把我这老板放在眼里啊,太过分了。”孙红雷愤恨地一拍桌子,瞪着小眼睛远程发射眼刀,“现在只是谈个恋爱就这样了,以后这俩要是结婚不得反了天了?”

孙红雷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特别的话,罗志祥趴在黄渤的椅背上一边鹅鹅鹅地笑一边整张脸都涨得通红。黄渤觉得好笑,也没硬把人拽回位子上,只默默的捞了罗志祥的一只手在手里暖暖地握着:“不是我说你,孙红雷你不是当老板的吗?我怎么觉得你这根本就是个土匪呢?”

黄磊笑了个倒仰:“小渤你就别说了,一会儿这大傻子来劲儿了非要演一回王母娘娘拆散你们怎么办?”

实心眼的张艺兴一听小猪哥可能会被拆散赶紧跟帖:“诶哟红雷哥别生气嘛,小猪哥和黄渤哥这不是都专门请你吃饭了吗?”

纠结脸很久了的王迅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内心的咆哮:“对啊,这桌菜这么好,肯定贵着呢,你们都不专心吃可就都归我一个人了。”

全员拜服在王迅的理论下终于开始好好吃饭。年纪最小的张艺兴理所当然地被关照着堆了满满一碗的菜,不过这孩子不知道该不该说是傻还是可爱的,依旧记着这算是渤罗二人见家人的一餐饭,正儿八经地夹着两块排骨祝了他俩百年好合,笑得罗志祥差点没掉到椅子下边去,黄渤及时一把扶住了他,也是一脸正经地叮嘱他说这可是艺兴专门给咱俩夹的,你可得好好品尝。

饭桌上有几个是酒量超级好的,还有两个差不多是一杯倒的。罗志祥就是一杯倒的,而黄渤就是那酒缸子。本来这也没什么,自己人的饭局,顶多意思意思起哄一下没谁会非要你喝不可。但是罗志祥看着黄渤一下子喝下去好多顿时不干了,虽然黄渤说了没事但他还是很有点不乐意地非替他喝了两杯,虽然没至于直接倒下去,神经却明显已经断了一半了,一件事大着舌头碎碎念半天都没讲清楚,大眼睛更是润润的泛出水光来。黄渤趁大家不注意揽过猪头在红红的眼角亲了一口,罗志祥抽了抽鼻子埋头在他颈窝眯着眼睛哀嚎嗨呀头晕头晕啊。

六个人从餐馆出来之后各回各家,大家都喝了酒就各自打的或是怎地想法儿回家。黄渤见罗志祥还有点晕,寻思着先走两步让他清醒一点再打车。结果没走出几步天上忽的下起了小雪,细细的,纷纷扬扬的飘着,仿佛是天上撒细白糖似的。原本挺有些昏沉的罗志祥迷蒙着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抬手去接那些小雪花。雪花太细了,落在手上要不了几秒钟就会化成水,但罗志祥还是很高兴,猫一样的瞳孔眯成一道弧,黄渤问他想什么他也不说,就只是朦胧着眼睛笑着。

罗志祥仰头愣愣地出了一会儿神,半晌偏着头冲他努努嘴,“下雪这么好看,渤哥你要是会跳舞就好了。”

“嘿你还别说,跳舞我还真会。年轻的时候谁没学过一点乱七八糟的技能呢?”黄渤呼出一口白气,挑着眉对他伸出了手。罗志祥乖乖地握了,却因为喝醉脚步乱七八糟的,晕乎乎的站不直身子不说,时不时还绊到自个儿或者是踩了黄渤的脚。被踩了不知道第几次之后黄渤叹了口气一把把人拉到怀里,近在咫尺地看着这人还粘着点雪花的长睫毛,只一呼一吸间就化成水消散了。蝶翼一样的长睫扑闪了两下,罗志祥凑过来亲了亲他,触感温暖又柔软。

“你啊……”黄渤又是一声长叹,眼底的波光荡了又荡,彻底放弃了抵抗似的,深深地吻住了罗志祥的嘴唇。

 

 

07

如果说一定要说一点不那么高兴的事的话,没能在一起跨年应该算一个。年末向来是忙碌的,不管是黄渤还是罗志祥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纵使他们再想和其他小情侣那样在年末的那一天一整天都待在一起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即便罗志祥工作回来或许还能赶一赶凌晨的焰火,黄渤却和杂志社的人为了春节的特刊再一次出了远门。

两人逐渐习惯了这样时不时的短暂别离,但想念的话总好像没法说尽似的,好不容易把话题扯开,最后又忍不住绕回到想念上去。实在是不愿再说些没法实现的安慰后,黄渤就发来些照片,罗志祥就给他唱一首、或者很多首歌,他自己的或是他喜欢的或是黄渤喜欢的,只要愿意总能找到很多。

罗志祥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么浪漫的人了,还玩大晚上给人唱歌这一套,根本就是傻小子才干得出来的事,瞎得不行。然后转念一想电话那头黄渤从来都听得认真,要说俗套这军功章也有他一份,于是就又心安理得了。

唯独跨年这一天唱歌这一套也不好使了,因为窗外一直连续不断地放着焰火,黄渤的小套房也全然被填满了这样的声音,别说唱歌,哪怕罗志祥很大声地在讲话那头也很难听见了。不知道黄渤这会儿人是在哪,估计又是哪个很美但偏僻得要命的地方,周围很安静,但是在焰火的轰炸声中罗志祥还是听得很吃力,这通电话打得断断续续的,聋哑了一样的说不清也听不着,他只觉脑仁一阵发疼,可是又死倔着不肯挂电话。

黄渤好像听出他的吃力,温言道:“好了,听我的,乖,咱们挂电话发讯息聊。”

罗志祥仰面瘫倒在沙发上瞄着窗外五颜六色的天,撅着嘴哼哼道:“我就想听你的声音,你不陪我跨年我听听声音不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罗志祥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听清的,但是那声音那一瞬间什么都盖不过。黄渤的声音好商好量的,听得人没脾气:“那我们不挂电话,你也别急着说话了也听不清,就这样一直到焰火放完,好不好?等焰火放完我俩再聊。”

“好,你说的,不准挂哦。”

“我答应你的,我不挂。”

罗志祥想想也觉得自己挺没劲的,讲话都讲不清楚还在这里打电话。明明也不是没有一个人看过跨年焰火,但是偏偏这一次就很待不住,非要黄渤跟自己打着电话不可,搞不好其他人的问候电话打不进来这会儿在奇怪呢,可是他还真就是不肯挂线。

好容易等到焰火放完、终于可以好好说话。罗志祥打了个哈欠,手机一个没拿稳差点砸到脸上。

“困了?”电话那头的人取笑道,好像他就在身边、就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一样。

罗志祥对着虚空点点头,带着点鼻音道:“是啊,困了。来给唱首催眠曲吧。”

“好啊,不过你得先睡到床上去。”

“哇,这都给你猜到,太吓人了吧。”罗志祥默默咋舌,乖乖地撇开身上的抱枕往卧室挪去,“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听渤哥你唱歌诶,我是不是应该录下来?”

“这有什么,大不了以后经常给你唱歌听,就怕唱得太好听打击到你,咱们的歌坛损失就大了。”

“呸!臭不要脸!”那人蔫儿坏的表情好像就在眼前,罗志祥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躺床上抱着被子滚了两圈,也不知道脑回路怎么长的一言不合突然开车,“诶渤哥,你说我们打这么久的电话,别人一直打不进来会不会以为我们在phone sex啊?”

机智如黄渤这会儿也终于卡壳了一回,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你这小混蛋。”

黄渤一开口罗志祥才知道他唱歌是真的好听,回想起那天他喝醉黄渤陪着他在大街上跳舞的事一下子整个人都精神了,对着天花板不住地怀疑黄渤的技能面板是不是开了挂。最后是黄渤挑了一首很慢很慢又很温柔的歌来唱,直把人的心都暖烘烘地哄瞌睡了才作罢,直到听筒里只剩下绵长的呼吸声之后黄渤才挂了电话。

 

罗志祥算是典型的对着自己人才能疯起来的类型,所以在旁人看来他俩之间他是相对而言比较闹腾的那一个,都觉得是黄渤惯着他,就连孙红雷都说过要像黄渤学习对老婆好一点虽然也不知道他的老婆是身在何方。罗志祥真想白眼翻上天说那是你们不懂互宠的正确打开方式。这就好比他是个爱要糖吃的人,而黄渤是个爱给他糖吃的人,又怎么分得清这些糖算是他要的呢还是黄渤给的呢?

不时分离的相处模式也算是一大原因吧。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曾经纠结过,但是既然确定了自己喜欢这个人、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他就跟着自己的心走,其他什么都可以再谈。如果这会儿让他别再和黄渤待在一块儿了他又会怎样呢?他以前想象不到和别人在一块的场景,现在反倒想不出一个人的模样了。再说好容易能多在一起待着,不腻歪也太浪费了。

“你小子想干嘛?我在工作呢。”黄渤看着突然就岔开腿坐到他腿上的人,放下手里的工作揽住了对方的腰,还从善如流地顺势拍了一把屁股。罗志祥不怎么高兴地翘起双腿架到电脑椅的扶手上,挪挪屁股又往前坐了一截,扯着黄渤的衣领把他拉到眼前,还故意压着黄渤的腿根颠了颠:“我好不容易休息,要不要这么煞风景?”

“嘶……”黄渤赶紧圈紧了罗志祥乱动的腰,在他的痒痒肉上小掐了一把,“你别闹啊,一会儿我脱稿黄磊不得生吃了我?”

“哇渤哥你故意的吧?这种时候你还在想别人?”罗志祥看黄渤不肯就范的样子也起了玩心,故意眯眼做出勾人的表情,抬手挑起黄渤的下巴,舌尖轻轻舔过下唇,“专心看着我啦,难道人家不够好看吗?”

罗志祥的眼睛一向是好看的,这会儿专注着非要拿这双明亮的招子笑着勾你,就是自觉已经看遍繁花的人都得跌进这一汪温水里。黄渤一向自认敬业,但是对着这个对自己的魅力毫无所觉只一心顾着索吻的家伙,他也做不到当个圣人。揽着人给了一个温柔的亲吻,那人却亲不够似的勾着他不肯放,还发出一点细细的鼻音,听得人心里发痒。短暂别离之后的温存让黄渤也越发溺了进去,唇舌像是贴住了似的亲了又亲,互相都不肯放,直亲到气短了才勉强分开。罗志祥被亲得高兴,又一连几个吻亲在黄渤的眼角、鼻尖,还在耳廓咬了一口。

炖猪

评论(12)
热度(67)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