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极挑】[菠萝] 望川

※深夜突发小短篇 完结


长长的河川边上并肩坐着两个人。一个看起来年轻些,眼角眉梢都有些灵动的风情,另一个看起来要稍年长,浸满岁月波折凝练后的温和。江面无风,只河水潺潺,在他们面前的石边打了一转又向前流去。

“我曾经见过你吗?”年轻者问。

年长者想了一想,答:“大概没有。”

年轻者眨着眼看了又看,绞尽脑汁地想了半晌,又毫无所得地作罢:“可你看着很熟悉,也很亲切。”

年长者看着年轻者生动的表情,面上不自觉地又被多带出一丝似是毫无由来的包容:“我也觉得你很熟悉、很亲切,可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

“那就奇怪了,我们俩都觉得对方很熟悉,可是却互不认识。”年轻者一拍手摊开做了个无奈的手势,“所以你是谁呢?”

“我叫黄渤。那你呢?”

“我叫罗志祥,你也可以叫我小猪。”年轻者笑了,大眼睛弯成月一样的弧度,也笑出月一样的光辉,“你叫黄渤,你……比我大吧,那我可以叫你渤哥?”

“随你怎么叫。”年长者好脾气地回答,年轻者往他这边又坐近了些也没有制止,反倒犹豫了一秒,抬手抚了一下年轻者的侧颜,“原来真有人天生就这样好看,所谓天然去雕饰,我今天才明白。”

“你这样说也太不好意思了……”年轻者脸红了一会儿,默默地往河边又坐了一些,拿鞋尖儿去拨弄过路的河水,一点一点的,像跳岔拍子的心。年长者一时怕他落水,捉住他的袖口把人拉住了,年轻者无意地反手握住对方的腕子,又猛然意识过来有些怔怔地看过去。年长者也愣了一秒,继而松了袖口,转而握住年轻者的手,手心一合,竟跟系在一块了似的,一时两人都不想放开。

“我真的不认识你吗?”年轻者再度发问。

“唔……谁知道呢。”年长者似是而非地回应,手上微微用力,把年轻者扯回自己身边,咫尺的位置。年轻者盯着他,眼睛转了几圈,把头依了过去。

天地一片都是空茫的,只有眼前的河川,和他们所处的河畔。回头看去,数步以内尚有土石,更远处也一并茫然了,像是被一笔勾销了似的。白雾悠悠的飘在川上,隐隐可见一座桥,却又看不真切,只有雾气撞上去透出的一点轮廓而已。

不过两人都无心回首,此时也无心观水了,只默默地感受着相互依偎的熨帖,好像除此之外这世间也别无他物了似的。年轻者忽见年长者眼角一点泪痣,竟生出一点亲吻的冲动,他起身凑近了些,见年长者不闪不避,仍温和地看他,就真大着胆子亲了一下他的眼底,蜻蜓点水那样的一下。年长者忍不住笑出了声,回在年轻者的唇上亲了一下,也只一下,却重得多。

年轻者红了耳朵,大眼睛透出一点水色,很无辜的,又很煽情的,情书一样的一双眼。他说:“渤哥,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年长者笑着,牵起两人相执的手,在年轻者的手背又亲了一下,这回是很轻的,轻到珍重。

“但我怎么就不记得你呢?”年轻者有点丧气,“我还是觉得我们认识的。不认识我怎么会喜欢你呢?”

“你不认识我就不喜欢我了吗?”年长者眼底有一丝笑意,“那我怎么觉得即便你不认识我,还是会喜欢我的呢?就如同我现在不认识你,却还是喜欢你一样。”

“那好吧,你说得对,就算我不认识你也还是会喜欢你。”年轻者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那也就是说,无论我什么时候遇见你,到最后都会喜欢你啰?”

“我也一样。”年长者回道,“只要我遇见你,我一定会喜欢上你。”

年轻者闻言露出灿阳一样的的笑脸,目光跟拉长的糖丝一般黏在年长者的脸上,又是甜的可爱,又是温暖。好一会儿之后才勉强转开头去:“渤哥你看,桥来了。”

年长者跟着他的目光看去,雾不知什么时候散了,那座桥竟就在他们数步开外静静地伫立着,好像把他们方才的那些都听去看去了一般。桥是石造的,整桥都是浅灰的石色,古朴无华,几乎一点光也不反,只桥面上仿佛千万人走过一样的平整。

“那大约我们也该走了。”年长者牵着年轻者站起来,无限唏嘘地打量着他的眼角眉梢。年轻者默然了一会儿,撅着嘴张开双臂作势要抱。年长者从善如流地把人抱住,在年轻者耳边念了一句“志祥啊……”,却又没了下文,不知是无话可说,还是言已不堪承其意。

“该走还是要走,牵着手过也不一定真能走到一块去。”年轻者这会儿反倒露出些比年长者更透彻的气息来,纯粹的笑容也同样是岁月的洗练,“但既然我不论怎样都会喜欢你,那过了桥,不也一样?”

“你说得对。都一样的。”年长者用力紧紧地抱了一下,才把人从怀里松开。但还是把手递到年轻者面前,“但我俩还是拉着手走,或许我找你能找的快些。”

“好,我们一起走。”年轻者笑着握了,好像手一牵就万事大吉了似的。

两人牵着手踏上石桥,渐行渐远,雾气又漫了起来,只一会儿就不见踪影,再片刻便连桥也看不到了。

只忽地两只水鸟穿透白雾自江上略过,双宿双飞。

 

 

—终—



实际上大概是喝了汤却还没过桥这样的一个场景设定

大家糖刀自证哈 我也说不上来

评论(2)
热度(21)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