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超瞎掰牌兔粮囤积处

非常任性/坑品存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私信cue我√我在我在

【旬斗拉郎】[源晴] 共振(哨向AU)15

发现一章存货 过年了发一下 这篇尽量月更

首章及目录→01-04 


15

要说铃兰的生活也是很无聊的,至少对于这些不良哨兵来说最提神的事就是打架,其次才到烟酒。站在铃兰顶层的那些男人们天然就是格斗高手,学校的教习于他们而言顶多是锦上添花。至于枪械一类,这帮家伙又有谁不爱重火力的?只不过就算铃兰管得再松也不可能放任他们随便拿枪,但是打靶这项活动对于铃兰的学生而言未免太过温和,以及他们自有身为哨兵的自负,平时用的人并不太多,于是反倒便宜了矢野元晴这个从普通学校转过来的新手。

泷谷源治也属于不屑来靶场练习的那部分人,所以此刻他只是坐在一旁休息的沙发上看着矢野元晴打靶,可谓是令人发指的百无聊赖。相较之下矢野元晴的认真显得有点好笑,但是他的命中率却也足以堵上那些想发笑的嘴。

说真的,你不能怪矢野元晴对枪有点小执念,当你不得不承认出于先天原因不可能在某些方面比过某些人时,你总会想着在别的什么地方补回来。向导的能力算是一方面,不过在这种能力目前最好不要轻易动用的情况下,枪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在默不吭声的等了半个小时之后,泷谷源治的耐心终于耗尽,几步上前一把抢过矢野元晴的枪,不戴护具也不带瞄准的抬手就是一枪,子弹准准的穿过移动靶的靶心。“下次不要在那里慢吞吞的瞄准,中规中矩的打靶早就对你没用了。”

矢野元晴无语地看他一眼。如果说刚开始他还会怀疑泷谷源治是不是故意找茬或者是来炫耀的,这么一段时间过去了,他也早就意识到这家伙根本就是不懂正确的说话方式。反手夺回自己的枪,学着源治的样子完全凭感觉开了一枪,机器报了个五环,还好,作为初次尝试至少没脱靶。

弹夹刚好在这一枪后耗尽。矢野元晴走到一旁换弹夹。弹夹安回枪身发出咔哒一声脆响,矢野元晴听到泷谷源治说:“你结业考怎么办?”

 

一般的哨兵学校,结业考其实和普通学校也是大同小异,不同的只是科目罢了。虽然同样有升学的压力,但是却远没有X区这边火药味浓重,特别是铃兰。

除了需要手动写试卷或者机器精准判定才能得出结论的科目外,你不可能指望让铃兰的家伙们乖乖排着队拿着高仿的玩意儿在训练场里考试。打靶自然都是上的真家伙,格斗的检验方式更加粗暴,学校会根据平时的格斗课成绩把所有人由高到低分成四组,在最后的15天内同一组内的人必须两两之间至少有一次较量,除此之外每个人也都可以向上任意挑战,时间不限,地点不限,更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是1v1,挑战的结果学校自会有办法记录在案,最后换算成结业成绩。粗暴随性到这种地步的考试,笼罩在结业前夕的铃兰上方的都是好战分子们浓浓的火药味。

除了这些个人项目,还有一个勉强算是集体项目的考核,那就是两人一组,在学校内寻找“某样东西”。而要找的是什么,在校方公布之前不会有人知道。这样东西藏在什么地方、要怎么才能拿到手就更不会被透露,所有人甚至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开始找,只能是格斗课结业考试完毕之后等学校广播通知开始,直到被找到才算结束。据说往年有过在格斗考试宣布结束的下一秒就广播寻物开始、所有人鼻青脸肿的满校园跑的先例,所以这小组同伴往往是在结业考开始之前就自行找好。这大概就相当于考试的附加题,会有一笔得分附加在找到的二人组的总分上。虽然对于部分本就优秀的哨兵来说不过就是个彩头,但就算自己不拿也不能便宜了对手,所以历年倒也没有谁直接放弃的。当然,在格斗考试就被打跪了的除外。

这道附加题尽管说是叫找东西,不配枪械却也并不禁止私斗。想想看吧,如果你把其他组的人全都打倒了,那么管他找的是什么肯定也就归你了。但是同样的,如果把太多时间浪费在打架上,说不准就会被别人捷足先登。

“我现在综合评定只有B,不上不下,混个毕业总是没问题。”矢野元晴试着再次凭感觉开枪,这一次运气不太好,三环,“如果你是说附加考的话,可能就和牧濑一组吧,还算比较熟,实力差的也不算太远。”

泷谷源治在元晴再次抬手之前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腕,矢野元晴搁下枪看着他,泷谷源治虽然仍收敛着自己的信息素,但却毫不掩饰着释放着他这个人本身的威压。这个举动让矢野元晴觉得相当的有意思,这明明是个与他朝夕相处的哨兵。矢野元晴忍不住想如果中央塔知道原来年轻的未结合哨向之间还能这么纯洁地同居会不会给他俩颁个奖什么的。

不过说实话,他还是不建议未结合哨向之间靠这么近,特别是长期共处的两人之间,最好还是保持点距离,因为矢野元晴隐隐地感觉到因为靠的太近的缘故,两人身上渗出的那一点点细微的信息素竟然微妙地开始融合,那种奇异的感觉让他隐约地头脑发昏起来,这可不是好兆头。

矢野元晴甩了甩头,又加了一层精神屏障,但是丢给泷谷源治的那个降低嗅觉的暗示却意外地遭到了抵抗。矢野元晴皱起眉,凝视着泷谷源治漆黑的瞳孔:“我的信息素对你能影响到什么程度?”

“哼。”泷谷源治发出一个憋闷的气音,“那你呢?我的信息素对你影响到哪一步?”

天知道纯洁的学习方面的探讨是怎么歪到这个方向上来的,难道所有的学习都暗藏着一个哲学符号?矢野元晴被熏得有点晕,他该死的发现这一次似乎被影响的比较严重的是他这一方。虽然他能感觉到泷谷源治在微妙的赌气之外仍留存着足够的理智足以让他们不至于发生非法结合这么丢脸的事,但是他同样意识到这或许是泷谷源治的一次示威。

他几乎是半强迫地把一个事实摊在了元晴的眼前:这并不仅仅是哨兵对向导单方面本能的追求,他们的信息素正在互相吸引。

尽管理智告诉矢野元晴对方没有恶意,但多年来对于哨向双方的抵触还是让他拼命地抗拒着这其实无害的接近。但更糟的是,由于过久的共同相处,这抵抗变得尤为艰难,熟悉的东西总是容易让人放下戒心。

什么纯洁的哨向关系?结果还不都是扯淡。矢野元晴无不愤恨地想着,额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不过令他稍感安慰的是,泷谷源治似乎也不怎么好过,笔挺的鼻尖上也都冒出汗来。

“你这个半吊子向导能不能有点常识?”泷谷源治用力喘了几口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撤掉抵抗,我保证什么事都不会有,否则我现在就在你脖子上咬一口。”

咬破腺体,临时标记。

矢野元晴神色一震,精神触稍忽的停掉了所有的反击。他感觉到精神障壁一瞬间被强大的精神力冲破,巨大的精神海潮猛地向他拍来,逼得他几乎屏住呼吸,可就在他以为将要没顶的时候停滞在了半空中,在他的识海门口减弱退去,陌生而又熟悉的精神触稍轻轻扫过,触电一般的短暂相触让他猛地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影。

“……你能控制到这个地步?你几乎不需要向导!”

“说得好像你就需要哨兵似的。”泷谷源治对此嗤之以鼻,但是满头的汗却昭示了这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要不是你跟老头的协定是未标记直到毕业,我早就把结合申请交上去了。”




评论(37)
热度(52)
  1. 啰嗦笑笑指尖灰_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不是说月更的咩,真·从年头刷到年尾啊我/(ㄒoㄒ)/~~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