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非常任性

※不定期爬墙/看缘分跨墙※

(疯起来不管冷热都写/安利不包售后)

挂链随时评论or私信

【极挑】[菠萝] 子兮子兮 08-09 (终)

挖坑势力突然平坑 耶(蹦跶)

传送→01-03 04-05 06-07


08

事情总是难以一帆风顺的。说来也巧,那天经纪人刚巧在录音中途去处理别的事了没有等在一边,罗志祥就自己待在录音棚里。对待工作他一向是一百二十分的认真,不过那一次他感觉找得很快,整一个比之前预计的进度快了不止一点,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不介意在中途多给自己几分钟休息的时间刷个微博什么的。不过一拿起手机,他就被拿哗啦啦一大排的未接电话给吓到了,微博直接被抛到脑后。

“天……搞什么啊?”罗志祥随手翻了翻,几十个未接大半都是来自孙红雷,有一些是经济人打来的,里面居然还有好几个黄渤的电话。这么多的未接来电,如果不是极好的消息那就只能是极坏的消息了。罗志祥实在是想不到最近自己能有什么天大的好消息,再加上掺杂其中的黄渤的电话,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还没等他想太多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可不就是孙红雷。

“喂?”

“小猪,出了点事。你一会儿结束了先别出去,我已经通知人去接你了,直接给你送回家去。到时候你什么也别说,谁的问你都不要回应。”

孙红雷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严肃,没有半点平时玩闹的样子。罗志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他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了,不由得绷直了背脊。

“知道了哥,可是,能不能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拍到了一张你和小渤的照片,现在正拿来做文章呢。”电话那头的孙红雷冷笑道,“好在那张照片也没拍出什么花来,没事。不过这段时间你肯定不能再往小渤那儿跑了。”

“……哦,好。”罗志祥条件反射地应着,孙红雷骂骂咧咧了几句挂了电话。罗志祥坐在原地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点开微博搜了自己的名字,果然在第一位就看到了孙红雷所说的那篇爆料博文。从内容来看这人好像也跟了自己挺久,先是说已经很久没有在他家附近蹲到过他,然后又说是那天偶然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附近看到他的保姆车才发现了这个秘密。配图很模糊,但是还是勉强能看得出那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人影是他,幸运的是黄渤背对着镜头只拍到了个背影。照片里的他没骨头似的一手搭着黄渤的肩整个人半挂在黄渤身上,这动作其实见仁见智,怎么说都有理,评论里质疑的声音很多,但是博主却是一口咬定他俩是情侣关系。爆料人最新的一条微博下更是一场腥风血雨。罗志祥虽然习惯了舆论,却也觉得这很奇妙,有的人把这当做是什么天大的丑闻在追在炒,有的人忙着心碎忙着相信,而他的生活还要因此而受到影响。记得今天出门前渤哥都还说今晚会给他做好吃的,现在都泡汤了是要找谁赔啊?不过聊以慰藉的是评论里还是有些理智的粉丝表示,不论真相究竟如何,对象这种事只要他喜欢就好了。

没一会儿经纪人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罗志祥看她脸色不好,想必外面的情况不太乐观。说来也是,他闹绯闻的情况少之又少,这次突然有人爆料,娱记不赶紧跟一阵风怎么可能。候在楼下的记者们确实厉害,长枪短炮的一个不落,一见到他人就飞快地潮水一样涌过来,急不可耐地问着关于那条爆料微博的事。不过好在孙红雷指派过来护航的人够能耐,硬是保他一个字没说地上了车。经纪人虽然脸色有点发白,但倒也依旧镇定,让司机直接往罗志祥自己的房子开。到了地方经纪人还专门下车多叮嘱了他几句,无非也就是要他别在这节骨眼上冒头、千万别回应这样的话,但满心满眼都是舍不得他受伤的关切,罗志祥也都一一答应,还反过来安慰她不要太担心。

太久没回自己家,突然这么一回来罗志祥确实是有点不太习惯。倒不是家里乱或者积灰之类的,即使他不在这里也定期会有人来打扫。只是这个地方他还没带黄渤来过,所以他连假装黄渤也在这里都做不到,这让他很有点泄气。

好像是感应到他在想什么似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这一回打来的是黄渤。电话一接通,对面像是在组织措辞似的,顿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打过来那会儿占线,你……是不是知道了?”

“知道了,红雷哥说没事,但是这几天还是要避一下。”罗志祥掀起窗帘一角往外瞅了瞅,蹲守的人还不少,估摸着不到后半夜也是别想消停了,“没办法啰,我得回我自己的房子住一段了,等这一阵过去我再回家。”

“红雷别的事儿上不靠谱,但是正事还是可以相信他的。”黄渤语气恢复了平常,很有点惋惜似的叹了口气,“就是有点可惜了今天我给你煮的汤。前两天你不是有点上火吗,正说给你降火呢,看来只有让大傻安排人给你送过去了。”

“渤哥你别是会读心术吧?连我在想着吃都能被你猜到。”罗志祥撅着嘴哼哼了两声,又忍不住笑出来,半开玩笑似的开口,“只要你别在这时候打着为了我好的旗号说分手,其他随便你怎样都可以。”

电话那头楞了一下,而后也跟着笑出来:“这事儿我听你的,你说不分,我就不分。”

 

你要说黄渤一点没想过分开的事那不可能,尤其孙红雷打过来一给他说了这事儿的时候,他的第一想法是这别是来逼分手的吧。不过直到电话打完也没听孙红雷提这茬,只说了得避避。黄渤把电话一挂就觉得松了一口气,而后又笑骂了自己一句乐什么呢,这事儿还没完呢就瞎乐,要是一会儿罗志祥来个电话说要分手呢。但是罗志祥真跟他说不分手的时候他也愁了,万一这事儿要是摆不平,罗志祥该怎么办呢?不是他对孙红雷没信心,只是他搜了一下那个爆料的人,隐约就感觉这人不会善罢甘休。他当然不想和罗志祥分开,可是要是他因此受伤害他又怎么舍得呢。他这辈子还没遇到过这么矛盾的事,也没遇到过这么喜欢的人。可惜现在他能做的也实在有限,他只希望他的直觉不要成真,这样一切都会好办许多。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往往总是事与愿违,那个爆料人接连又爆出了黄渤的名字和职业信息,尽管对方还没有缺德到把住址电话一并透露出来,但是自有嗅觉灵敏的狗仔们分头盯上他和罗志祥的家,见缝插针地提出他们所能想到的一切问题。

第一次在娱乐版看到黄渤家门口的照片时罗志祥急了,一边给黄渤打电话一边就往孙红雷的办公室冲,推开门的时候正好电话也通了,黄渤就在电话那头听到罗志祥压着火气问为什么这条没有压下来。电话传过来的声音有点失真,黄渤只觉得电话那头的人听起来像一根紧绷的弦,只要再多用一点力就会崩断。他想起他们俩还朝夕相伴的时候,负面的消息即使有罗志祥也从来没表露过多少不好的情绪,但这会儿听起来却感觉整个人愤怒又伤感,。

最后他听到罗志祥说:“要是实在压不下来,就公开好了。”

 

“你恨我吗?”黄渤听到电话那头的那个人难得的带了些哽咽,却倔强得很,分毫不肯低头。

“当然不。”黄渤说,“你这么做是出于你爱我,我会因为你爱我而恨你吗?”

公开之后面临的压力远比想象中大,很多人都对此表示不理解。大部分倒不也是说圈外人或者是男性伴侣这个问题,只是单纯地对偶像毫无预兆地有了恋人这件事无法接受。如果绯闻对象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那倒也罢了,只是当这个人普通平凡的时候,有的人就是会觉得难以接受。

这或许有些让人难以置信,但事实上黄渤是把这件事看的比较开的。或者说,打从一开始他发现自己所喜欢的是一个公众人物的时候,他就有了面对这样一天的心理准备,虽然谁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他确实曾经有所设想。如今他所面对的一切都是他曾经想到过的,唯一他当初不曾确定的,是罗志祥的态度。如今罗志祥的态度已经明白了,他就没有什么可犹豫的。现在他唯一担心的是他心爱的小猪儿自己把自己绕进牛角尖去,他怕罗志祥去纠结那些他不在乎的事,比如堵在他家周围的狗仔,就好像他也会纠结罗志祥不放在心上的那些舆论一样。

“你用不着担心我,我比你想象的要好得多,知道吗。”黄渤低声安慰着心上人,他没法此时揽着他的肩把他抱在怀里,只能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轻一些,用语言代替拥抱,聊解相思,“等事情过去了,你带你去之前你说很想去的那片湖。我们可以在边上野营,我给你钓鱼,晚上我俩就吃烤鱼。要是你嫌肉吃太多我就带你去摘野菜,拿个小锅炖汤。入夜了可能有点冷,我就揽着你睡。你要睡不着,我们就坐湖边看星星,天上一片湖里一片,你想看多久都可以。”

电话那头很轻地笑了一声,轻快却又微颤:“你不是说那片湖在深山里面,来回要好多天吗?工作不做了哦?”

“那不是可以请假嘛?黄磊虽然人有点蔫儿坏,但是批个小假估计也不会给我卡着。至于孙红雷那大傻,他要不给你放我就跑他办公室怼他个瘪犊子。”黄渤也笑了,眼底一片清澈的,可不正如那湖,“志祥,你不要担心,都会过去的。”

 

 

09

“小渤,你还好吗?”黄磊看着桌子对面的黄渤,眼里满是关切,但毕竟是局外人,难免又有些欲言又止。

黄渤低头想了一想,答道:“看你怎么说。就我自己来说,挺好,至少我俩还在一块儿。”

黄磊叹了口气,双手交叠着搓了搓,点点头,又摇摇头,想说什么的样子,又好像无话可说:“……你和小猪多久没见了?”

“应该半个多月有了。”黄渤拿出手机看了看,上一条罗志祥传来的简讯是今天凌晨,照例是说些细碎的小事,报喜不报忧,他早已经察觉到罗志祥的这一习惯了,他也不说破,只自己不时到网路上看看他的消息,再拐弯抹角地劝慰他。特殊时期,他们用这种方式维持着联系,尽管见不到面,该说的话还是一点没少。他们既没有刻意规避那些恼人的外界因素,也没有去刻意提起,就好像是把这当做是两人因工出差的又一次暂时分离,不论孤单的时候多么漫长,他们心底都明白最后他们还是会在一起,会回到某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地方去。

“我和红雷已经在着手处理这一整件事,已经造成的影响难以抵消,但是无论如何一定会好过现在。你和小猪再给我们一点时间。”黄磊的表情看起来很有点痛苦,大眼睛忧愁得像灰的天和海,他总是这样的,真心地关心着他放在心上的那些人,“你们……你们再坚持一下。”

“师爷,你们真不用这样。我们又没在怪你,有的事又不是说压就立马能压得下去的,我们都清楚,他也就说两句气话,不要放在心上。”黄渤拿起桌上的咖啡啜了一口。手总是能泄露人的情绪,但他的手依旧是稳的,杯子平平地拿起,轻轻地落下,连黄磊都要看不透了。“哦对,我一直觉着最开始那个爆料的人你们可能得注意着点。万一要是个疯子跟你们狮子大开口,你们就直接揍他丫的,把我和志祥的份儿也带上。”

“……你这主意也忒黑了。”黄磊一阵无语。

“可不就是得黑一点么?干这种缺德事还值不上一顿揍啊?”黄渤对此嗤以之鼻,眼神有一点冷,但只一会儿就飞快地融了开来。他不是拒人千里的寒冰,却也不畏成为利刃,他不会怯于站在自己恋人的身前:“你别说,我还真不怕。他不怕,我就不怕。”

 

在黄渤和罗志祥整整一个月没见的时候,纸媒和新媒体上关于罗志祥恋情的负面报道和评价都肉眼可见地减少,一方面绯闻双方都没再有新料被爆出,另一方面,在最初的热度减退下去之后,很多人开始回过头觉得自己当初义愤填膺得甚至有些可笑,这分明并不是一件值得被大肆讨论的事情,这不过是一个公众人物出乎意料但又无可厚非的选择罢了。舆论开始被往好的方向引导,甚至于,围绕在黄渤家周围的狗仔开始退去。

就在这件事逐渐走向尾声时,黄渤在自家楼下遇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人。准确地说,他并不认识这个人,这人很普通,貌不惊人,但是他胸前挂着的巨大单反却昭示着他的身份。即使这台相机此时盖着镜头盖维持着关闭状态,黄渤还是在一刹那意识到了什么。

“哦,想必你就是最开始时爆料的那个人吧?”黄渤笑了笑,停下了往楼里走的脚步转而朝那人走了过去,“幸会啊,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就我一个人。”那人耸了耸肩,一点也没有心虚的样子,“你们的朋友太厉害,娱记舆论两手抓,现在已经没有人还傻兮兮的在跟你们的事了,包括我也一样。”

“哦是吗?那你这是干嘛来了?”黄渤不置可否,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人的双眼。稍微有点出乎他意料的是,与在网络上的感觉不一样,这人并不让人感到疯狂或是偏激,反倒是非常平静的,好像于他而言黄渤和罗志祥的事只是他工作里及其平常的一件,尽管这让他们承受了可怖的惊涛骇浪,这人事实上也并没有当一回事。

那人与黄渤对视了一会儿,最后道:“我没什么可解释的,工作而已,养家糊口。只是有点疑问,反正也不会再跟,干脆结束之前就来问问你。”

黄渤简直要被这人的理直气壮给气笑,但是这人却又表现得及其一本正经,这让他不得不好奇这人会问出什么样的问题:“好,你先问问看。”

“当然,我知道你毫无疑问就是罗志祥的恋人。你不是圈里人,甚至可以说你很平凡,你跟他的差别也不用我多说。事情发生之后他所遭遇的一切其实远比你能想到的要多得多,你能看到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难道你就没想过和他分手吗?”

“我还以为你能问出什么样的问题,没想到啊,我还挺失望的。”黄渤叹了口气,语气惋惜得真真切切,他的眼神甚至是怜悯的,就好像是一个拥有一切的人无限悲哀地看着一无所有的人,“很多事,我确实不清楚。但如果他坚定地说不分开的时候我放弃了,这和背叛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爱他,比谁都爱。或许我不是你们的标准里所谓适合他的人,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做伤害他的人。”黄渤缓缓地说,仿若船橹悠然推开水波荡起的温柔,不疾不徐,却破浪而行。

那名娱记原地缄默了一会儿,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忽然惊讶地看向黄渤的身后。黄渤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阔别一月的罗志祥就站在那里,不知道站了多久,神情很是恍惚,唯有明亮又空茫的一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半晌忽的掉下一滴泪来。

黄渤登时被吓到了,也顾不上还有没有别人在场,三两步过去,临到跟前又手足无措起来,手忙脚乱地拿了纸巾替他拭泪,却不想这金豆豆越擦掉的越多,罗志祥哭了一会儿,忽然又咧嘴笑了出来,边哭边笑的,像个管不住自己情绪的孩子。哭过的声音哑哑的,带着厚重的鼻音:

“没事,渤哥,我就是高兴。”

黄渤一愣,几许酸涩漫上眼眶,他低头笑了笑,复又抬首展臂把这个人整个拥进怀里,一瞬间传来的温度是那么的珍贵,珍贵到他这一生都不会放开:“又哭又笑的……傻不傻啊?走,我们回家。”

 

 

(尾声)

绯闻事件彻底平息之后,罗志祥和黄渤的生活又重回正轨。鉴于罗志祥的房子安保更好,一番讨论之后改由黄渤搬到他家里住。日子照旧是各自忙碌,但是他们都心知肚明自己并非一个人,所以即使总会有一两个一个人的夜晚,入梦之后总还会觉得有另一个人的体温。

某一天孙红雷找到罗志祥问他想不想去美国进修一段时间,罗志祥回家之后和黄渤一合计,黄渤去找黄磊要了个长假,罗志祥简单发了条说明微博,两人就一起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微博下面粉丝们大呼小叫的,既为了他高兴,又哀叹没有偶像的日子怎么熬。

出乎粉丝们意料的是,罗志祥的微博并没有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因此而降低更博频率,正相反,每隔个一两天,罗志祥的微博都会发一张他在美国时的照片,不是自拍,却比自拍更耀眼。

镜头里的人总是舒展又自在,脸上总是挂着下午茶的姜饼人那样温暖又可爱的笑容,整个人都像是泡在阳光里,即便偶有照片摄于室内,也总让人觉得他自有其光芒。被美照震慑之余,所有人不约而同都有一个想法,这个摄影师简直太过上道,不管什么样的场景,照片里的罗志祥都是整幅画面里最美好的存在,就好像是用镜头在告白,倾吐着无声的情话:在我的世界里,最美的是你。

随着时间推进,粉丝们想找出摄影师的想法愈演愈烈,无数次在微博评论下面一边留言舔屏一边刷求摄影师大大。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罗志祥准备回国的前一天,罗志祥的微博忽然发了这样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男人的背影,并不十分的高大,却温和厚重,如同冬日雪压枝头的松柏,带着原木的质朴清香。配字:“你们要的摄影师大大~偷拍一张!我也爱你:)”

于是所有的一切都豁然开朗。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人。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诗经·绸缪》

 


—终。—


评论(13)
热度(92)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