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极挑】[菠萝] 熠熠(娱乐圈AU) 下

※脑洞来自 @Ayo_am 太太的视频→菠萝《五十度黑》 感谢授权

 →→[上篇]


03

要怎么才能判断自己是不是喜欢一个人?

或许是因为他们故事的开头太过于荒诞,以至于罗志祥从来没想过这扭曲的剧情还有可能被掰回正轨上去。他不知道为什么黄渤会选择在那样一个长夜之后跟他说这些,但是至少在那之后他真的按他所说没再碰过他。

他们之间经纪人和艺人的关系也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黄渤依旧不惜砸下手里最好的资源为他量身打造专辑、演唱会,两人各自都忙得脚不沾地的情况下,黄渤仍会尽可能排开时间去看他的每一场演唱会,每一场,同一个位置,只要罗志祥往那个方向看,他就一定会在那里,就好像夜空里的启明星,永远在同一个位置为他照亮前进的方向。

年度奖项评选时,罗志祥力压原经纪人力捧的那个小鲜肉拿下年度最佳新人奖。上台领奖时对上台下黄渤的眼神,冷静与炽烈并存,还有熠熠生辉的骄傲,心跳忽然就失速险些忘词。

 

一个重要广告拍摄结束后黄渤问他想不想去纽约进修舞蹈,时间他都已经算好了,先前拍完毕的一个剧集正准备上映,有剧集和其他广告撑着曝光度,跑完几场主要宣传之后可以空出一段时间用于学习。这是极其难得的机会,罗志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黄渤点点头,宣传期过后两人一道飞往纽约。

在纽约学习的这段时间非常充实,罗志祥几乎是天天没日没夜地泡在练习室里,即使是回到住处也一刻不停地抓紧时间练习。他们在纽约租的临时住处是一间两室两厅带阳台的公寓,不豪华,却足够温馨。不光有全套家具,屋主甚至给他们留了几个满满的大书架和一架钢琴。

黄渤并不总是在住处,比起只需要专心学习的罗志祥,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尽管如此,每次罗志祥在练习室泡到深夜甚至凌晨,回到家灯永远是亮着的,推门进去黄渤有时在对着电脑工作,有时只是单纯地坐在沙发上看书或是坐在钢琴旁演奏一首柔和的夜曲。看到他回来,黄渤就放下手里的事,简单问问他一天的状况,宵夜与否视情况而定,而后一点情面都不留的盯着他催他赶紧去睡了,才最后关灯回到他隔壁的屋子各自歇息。异乡的夜晚总是难熬,可是灯光一照罗志祥就觉得好像夜晚的浓雾被驱散,再看到那人立在光里,如橡树挺拔,如乐谱温雅,声光色一同沉淀,连心也一起静下来。

罗志祥跟不要命一样的努力学习舞蹈,结果练得太凶一不小心崴了脚,脚踝当即就高高肿起挂了冰袋,连走路都难。医生的意见很简单,好好休息,尽可能不要再动脚,练舞这种念头有多远丢多远,好了再说。罗志祥本来是不肯听的,还试图在住处自己做些简单练习,结果被黄渤发现了之后这人当即推掉了当天所有事务就待在屋里看着他。罗志祥自己给自己添乱是眼睛都不会眨的,但是眼看着拖累了黄渤的工作还是让他心里很过意不去,更何况这人所做的事桩桩件件哪一样不是为了自己?于是在明知道时间宝贵的情况下罗志祥还是不得不经历了一段无所事事的病患时光。

没法跳舞,罗志祥就试着找些别的事情做好歹也打发一下时间,于是竟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一点钢琴。黄渤第一次听到他生涩的曲调时饶有兴致地挑高了眉梢,坐到他身旁慢速把他刚才弹过的曲子弹了一遍,等罗志祥有样学样地跟了一遍之后又再弹了一遍,一遍又一遍的,直到这首曲子被罗志祥流畅地演绎出来为止。黄渤还从书架上挑了几本书给他,说要是没别的事想做可以看看。可是这些书中有的实在不是他的菜,看了没多少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了,再睁眼时发现身上盖着一张薄毯,黄渤坐在沙发挨着阳台的那边,阳光暖暖地撒在他肩上,他拿着一本书半是认真半是散漫地翻,光影柔和了他的侧脸,又是深邃,又是温暖如同唱诗。察觉到他醒来黄渤偏头看了他一眼,罗志祥小憩方醒懒洋洋地不想动,迷瞪着眼睛打了个小滚哼哼唧唧,黄渤看他这样忍不住笑了一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无奈地摇摇头,又低头看书去了。罗志祥抱着薄毯远远地瞄着黄渤的侧脸,好像没由来地感受到一点充盈的温暖。阳光挥洒间灰尘如星屑在空中轻盈飞舞,一个念头忽然就闯入他的脑海:

【情侣在一起,就算什么也都不做,也很幸福。】

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后,所有的思绪瞬间停摆。

 

“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黄渤今天约了朋友,老友来美国办事顺道来与他小聚,诚挚表示备齐私人游艇、美酒美食,配上美国西海岸的阳光和太平洋深蓝的海水,从各种意义上都绝不会让他失望。可是此时他却惦记着家里的这位瘸腿病患,尽管已经好很多了,小心些走路也已经没有问题,但他仍控制不住地悬着心,恨不得时时把人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

“我没事,你去吧,不用管我。”罗志祥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问题。黄渤虽然还是放心不下,但是时间临近,还是只好多念了几句出门。罗志祥看他离开的背影,门一关眼睛就滴溜溜转,拖着脚小心翼翼地拿了钱包出门。

炽烈的阳光,湛蓝的海水,扑面而来的凉爽海风,老友拿着冰桶走上甲板坐到黄渤对面,取出桶里的香槟打开把两个杯都倒上:“很久没和你喝酒了,我俩都忙,难得闲空喝点小酒。”

都多少年的交情了,黄渤才懒得接他那些没营养的寒暄话:“你就直说吧,专程找我一趟就为喝酒可不是你的作风。”

“好吧,瞒不过你。我带来的是好消息。”老友见他不接茬也不恼,端着杯自顾自喝了,冰凉的酒液入喉舒服得眯起眼,“之前你让我去找的那位编舞,原本是不愿接的,后来我听你的让他看了你家那位的演唱会录像,他居然真就答应了,明天你就可以和他约具体时间。”

“那当然。”黄渤笑着,终于也跟着举杯,“你以为我带的是什么人?无论是谁,但凡了解他一尺一寸,就一定会被他吸引。”

“是吗?”老友兴致盎然地挑眉,“那你自己呢?”

黄渤眼神一凝,手指在杯壁上摩挲了片刻,正要开口时手机却忽然响了,是一通视讯电话,罗志祥打来的,于是所有话都吞回肚子里,比了个失陪的手势绕到甲板另一边将电话接起,黑屏了几秒后画面中出现一只手,这是一只熟悉的手,健康的浅麦色,修剪整齐的指甲,唯独无名指上一只素戒不同往时。看清那枚戒指的瞬间黄渤怔愣,几乎屏住呼吸。

镜头又摇晃了一阵,手机终于被放稳了,罗志祥出现在镜头里,背景是他们租的那个小套房里他从来就没进去过的厨房,他在铁板上笨拙地煎着一块牛排,热油滋滋的响,从来就没下过厨的人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连带着黄渤都看得有些提心吊胆:“你小心点,别被油烫伤了。”罗志祥含糊地随便应了一声,继续如临大敌地与牛排搏斗。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罗志祥终于把那块肉盛到盘里,因为受热不均有的地方有些许焦黑。罗志祥看了看肉,又抬头看了看镜头,半晌无奈地把盘子推到一边:“算了,这也太失败了,等我多练过几次再做给你吃吧。”

黄渤看他这样觉得好笑,眼角眉梢却不自觉的溢满宠溺:“你没事怎么想不开要进厨房?”

 罗志祥迟疑了一秒,再抬眼时眼神烨烨:“我只是想跟你说,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无名指上的素戒闪烁着低调温和的光。

电话挂断后黄渤仍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眼角眉梢的棱角全都软化,他揉了揉眉心转身,却见老友在拐角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看来他确实不同。你喜欢他,你爱他。”老友促狭地挤了挤眼睛,“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这样下去很危险,这一点你比我清楚。”

 

学习期满,黄渤直接顺势给罗志祥安排了巡回演唱会。黄渤拗不过罗志祥答应了给他当首场演唱会的特别嘉宾,却在对方人来疯地装模作样闹着要索吻时没克制住一瞬间的冲动,众目睽睽下一口亲在嘴唇。

当时黄渤就知道不好,在台上立马互相打个哈哈圆过去,下了台演唱会尚未结束就着手公关,最后发出来的报道不算太多,而且大多是调侃中立的语调,没几篇往歪了写,即使有也飞快地被压下,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掖好被角吻着人的眉心把人揽在怀里,疲惫的人已经沉沉睡去,黄渤看了一眼通话记录中被自己多次挂断仍锲而不舍的那个号码。

山雨欲来。

 

高级餐馆,包间,红酒,法餐,奢华精致,却是一场鸿门宴。桌子另一边,眉姐,罗志祥的前任经纪人,这位成熟端庄的女性,艳红的嘴唇一张,蛇信子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一念之间,你差点毁了他。”

黄渤冷笑一声,冷厉又锋锐:“轮不到你来指责我。我能做到的,你拍马不及。”

“是吗?”眉姐掩口浅笑,“我们做经纪人,有一点不能碰,感情。被感情左右的你,会是先把他捧至巅峰,还是在那之前就害他彻底跌落谷底呢?”

黄渤闻言脸色阴沉,眉姐却视而不见,自顾自接着道:“他现在是不跟着我了,可我们俩的感情还在,不管怎么说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艺人。上次的事,难保不会有第二次。你现在把他还给我还来得及。”

“你放弃过他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他交给你。”黄渤拿起红酒杯,手腕一翻,昂贵的红酒尽数泼洒在餐厅地毯上。眉姐终于再维持不住从容的表象,气得柳眉倒竖,指尖失礼地直指黄渤,却又骂不出话。黄渤毫不客气地一把拍掉那只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盯着眉姐的眼睛一字一顿:“不管我怎么做,你别想打他主意,也别妄想挡他的路。要是我查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有你的手笔,咱们就走着瞧。”

 

 

04

罗志祥知道,黄渤心里有事。可是不论他怎么问,黄渤都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什么都不愿说。他虽然有心深究,但是巡回演唱会实在是一件耗费心力的事,大量的时间都花在彩排、训练上,从一早练到深夜,辛苦忙碌的程度比起在美国学习期间只有过而无不及,每天回到家都累得不行,每一次耳鬓厮磨都变得宝贵,在这种情形下,即使他想刨根究底也只好推后。

巡回最后一场就放在纽约,数月来的连轴转终于圆满划下句点。演唱会结束后又是夜深,罗志祥突然奇想想要去之前学习期间所租的临时住处再看一眼。黄渤无奈,于是让工作人员先各自回去休息,自己亲自开车,两人一起回到那栋公寓楼下。时间过去那么久,他们租住过的那间已经有了新的住客,罗志祥拉着黄渤靠在墙根站着向上望,窗户亮着暖黄的灯光,温馨感从高处一路坠下来落在他俩肩上。

罗志祥眯着眼睛笑,夜风吹起他的发梢,纯真得像个孩子:“不知道现在住在那里的是什么人,希望他们也能幸福。”

黄渤沉默了一下,伸手替他抚平被吹得乱翘的头发,在额上落下一个轻吻:“你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

罗志祥低头靠上他的肩膀,带着笑意的声音隔着衣料瓮声瓮气:“我已经是了。”

 

第二天候机回国的时候一直没看到黄渤的身影,罗志祥感到了一丝不安,并且在询问过身边的所有人都得不到答案之后不安越发浓重。他反复拨打黄渤的电话,刚开始无人接听,后来直接就关机了。罗志祥有心去找他,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下落。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逼近登机时间,罗志祥的冷静也被逐步蚕食殆尽,他焦虑地不断环顾四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却毫无所得。

在距离登机时间只剩最后半个小时的时候,一个戴着眼镜西装革履的人出现在罗志祥眼前,笑着对他伸出手:“罗志祥先生你好,我叫王迅,是黄渤的朋友。从今往后黄渤对你的所有经纪安排都通过我来进行。”

罗志祥心里咯噔一声:“那他呢?”

王迅摸了摸鼻子,有点艰难地开口:“他的意思是,你们之间的经纪约依旧继续,一切照常,只是,今后就不要见面了。”

罗志祥坐不住了,他猛地站起来逼视着王迅的眼睛,大眼睛疯狂颤抖着,受伤、愤怒、难以置信混乱交织着,他一张口,声音艰涩得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不信。他人呢?他在哪?”

王迅眼神闪烁着,看天看地就是不看罗志祥:“你别问了,就听他的吧。他有他的道理。”

罗志祥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机票两下撕了个粉碎:“好了,我现在走不了了,你可以说了吧?”

王迅呆在原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罗志祥又拿出护照晃了晃:“你说不说?你不说,我护照也一起撕。”

“大爷,祖宗,护照可不能乱撕啊!”王迅立马惊醒过来想抢,罗志祥一闪身避开,手已经攥着护照里的纸页,只要一用力,就能撕得面目全非。

“他到底在哪?”

 

夏季的暴雨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天色暗下来变成暗沉的黑灰色,不时传来一声闷雷。黄渤坐在屋里沉默地看着玻璃上划过的道道水痕,雨势滂沱,落地窗像是被撕裂了一般,整个世界都被水模糊了。看时间,罗志祥应该已经上飞机了。今天过后,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联系。这是他前段时间在美国购置的一栋小别墅,他已经提前计划好了这一天。

那天和眉姐的谈话,虽然他绝不会把罗志祥交回到她手里,但有些话,她并没有说错。他不是没有捧过其他人,只是不曾付出感情,单纯的肉体关系无可厚非,一旦上升到感情,一切就有可能失控。那种情不自禁的意外,一次他可以救回来,再来一次呢?他没有把握每次都能挽救,而一次失败就可能赔上罗志祥的整个演艺生涯,他不可能拿这个冒险。

保留经纪约,保持距离,这或许是最好的方法了。

正沉浸在雨声中,别墅的门忽然被敲响。不可能是邻居,他在美国本地也没有多少朋友。黄渤想不到可能是谁,但是开门的那一刻,他认为最不可能出现的那一个人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

罗志祥浑身湿透地站在他的门口,水从他的衣角发梢滴落,在地上汇出一滩积水。罗志祥却没有感觉似的直挺挺站在原地,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黄渤的双眼,他从未有过这样的表情,眼神锐利得几乎要把他洞穿。

“为什么要走?”

黄渤沉默了一会儿,他难得地感觉到有点词穷,面对这样一个狼狈的、脆弱又坚强的罗志祥,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此时的罗志祥就像海燕,他预见到灾难,亲手降下狂风暴雨逼他降落,可是罗志祥却闯过这一切站到了他面前。

黄渤张了张嘴,喉咙有些干涩:“……我会害了你。”

罗志祥好像听见什么好笑的话,当即就笑得直不起腰,笑得眼睛盈满水汽,好容易止住了,眼眶里带上一点发狠的红:“你说过,你能给我更多。现在是怎样?不敢了?觉得自己办不到了?”

黄渤心里好像被针扎了一下,难捱的刺痛,但他必须要说些什么把这人逼走,在事态一发不可收之前、在他彻底心软之前。可是没等他再开口,忽然间罗志祥身遭所有的戾气都消散,所有锋锐的棱角都抹平,所有的咄咄逼人倏地被风吹散,那个倔强的、温柔的、光芒耀眼又沉静非常的少年又重新站在他眼前,眼底都是风雨里破碎的光影。他轻轻地开口,声音湿润、颤抖、像是下一秒就要破碎:

“你不能这样就走了……”

 

→外链图③

 

“你不能再想着离开我。”罗志祥抽噎着说,情事后的声音沙哑撩人,“你不能走,我们说好的。”

黄渤心脏一疼,把人紧抱在怀里,啜泣声低下去些许,但还是感觉到滚烫的眼泪不断落在肩膀上:“我不会走了。我答应你了,不会骗你了。”

 

 

[尾声]

 

后台,化妆师对着罗志祥的脸一阵涂涂抹抹,毕竟是正式的场合,还是要多少带点妆才好。罗志祥闭着眼睛任她动作,化妆师即使已经阅人无数,在面对这样一张脸时还是忍不住感到些许的脸红心跳。事实上她并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简单的打底再化些淡妆在镜头面前提提气色就好。工作完毕,她端详着眼前人的五官,忍不住开口搭话:“听说你是第一次来?紧张吗?”

“还好吧。”罗志祥睁眼,一双大眼亮莹莹的,灯光下色泽璀璨,薄唇一抿就是清浅笑意,撩得人心头直跳,“来都来了,万一运气好真的拿奖了呢?”

 

长长红毯一路铺到会场门口,罗志祥自己一个人走,脚步镇定从容。他不骄不躁,却也不妄自菲薄。他站在那里,所有人的目光就会被他牵引。但他却不被这些目光束缚,他有他的启明星,他的桅杆,他的风帆,他的剑与盾,他心底的玫瑰。他的那个人在云巅之上,伸手牵他,他便展翅,扶摇直上。

 

坐在台下,周围星光熠熠,罗志祥却还在等。直到晚会开场,那人西装革履从幕后走出站到了主持台前,鞠躬致辞开场,举手投足无不温文令人心折,身在幕后胜似台前,全场鼓掌致意,他才觉得灯光开始亮起,声音光线色彩开始连接感官。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奖项,事实上以他的资历能拿到的几率并不高。他问过那人到底心里是怎么看,那人却故作神秘不肯说。直到今夜在台上看到他,罗志祥又觉得好像结果没有那么重要了。每一年颁奖都是大家轮番坐庄,如果这一次没有拿到,那就下一次,他在拼,对方也在为他努力,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如果可以,待我熠熠生辉的那天,希望是你为我加冕。

正出神,台上的人忽然轻笑,说,这个奖项,不知道获奖的那个人有没有想过自己能拿到这个奖。他习惯了谦虚,那是好事,可我希望他记住,他很好,特别好,他不会输给任何人。

罗志祥一愣,大脑一片空白。

黄渤站在台上,灯光照着他,恍若镀金,无一处不超然。他环视了一圈,有意无意地在罗志祥身上停了一瞬,又轻飘飘若无其事地移开,此处无声胜有声。

“得奖的人,是——”

 

 

 

—END—

最后附上授权截图,给女神比心!

评论(26)
热度(113)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