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灰_

一只大兔的自娱自乐堆文地
非常以及极其任性 从文风到坑品都不能保证
目前正慢速填巨坑 或许突发小坑
一般预警都在文首随机掉落碎碎念

【全职高手】[黄叶] 这只是一篇没有参考价值的养龙纪实

给 @TT_才不是套套呢 的生贺  已经想不到标题了原谅我

本想卡零点 结果赶工到现在终于勉强搞定

谢天谢地明天不用早起= = 

※架空 设定什么的就随便扯扯 不要太在意

※流水账的节奏 既逗比且扯淡

OK?┏ (゜ω゜)=☞GO!

-------------------------------------------

在神奇的荣耀大陆上,有一只叫叶修的很出名的巫师。他力量的强大是很重要的因素,不过还有另一个原因是他的“好”人缘,走哪儿就能把哪儿弄得鸡飞狗跳,抢BOSS打擂台卖攻略啥都能做,偏偏又神出鬼没的。

然后,我们的叶大巫师喜闻乐见的碰到铁板了。

“太吵了吧你?能不说话吗哥一把年纪了经不起精神攻击。”

“卧槽叶修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这是个性!个性你懂吗?像我这么天真活泼生机勃勃的小孩这年头你还能上哪找到第二个!”

名为黄少天的三头身小屁孩一边以超快的语速念叨着一边完全不嫌头晕的绕着他身边打转,叶修顿觉不仅头晕还眼花。

这个展开的缘由也是把人醉的。。

那天叶修正准备研制新的造(huò)福(hài)民(rén)众(jiān)的特效药水时感觉好像少了那么些稀有材料,随手把沾了草药汁水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把墙角既可以遮风挡雨还能兼顾退敌防身之效的千机伞一拿就晃悠着往冰霜森林去了。

早在叶修打趴了第三只怪还没收集够想要的材料的时候他就该知道那天他要倒霉了,可惜他当时不知道,所以他继续转悠来转悠去,所有怪都快被吓哭了的时候,他捡到了一只蛋。

恩,一只蛋,挺大的,竖直在地上大概能有普通人小腿那么高,再加之上边明明暗暗的花纹,我们可以亲切的鉴定它为龙蛋。

作为一个横行大陆数载的传奇人物,并且肚子饿了的时候,所谓的龙蛋在他的图鉴里也被活生生改名为不过是大一点的蛋。叶修大大连不带半点迟疑的抱着蛋就找了条小溪,千机伞一撑,倒过来杵着再装点水,在底下丢两块魔法燃料就开始制作水煮蛋。

就在叶修盘着腿支着下巴,眼睛迷迷瞪瞪的晃着神想着龙蛋要怎么辨别熟了没有的时候,蛋壳裂了。一只金黄色的小龙大叫着“你妹你妹你妹你妹”的飞扑出来糊上了他的脸,直接把人糊倒在地。落地的那一瞬间叶修清晰的听到自己后脑撞地时发出的那‘咚’的一声巨响,可惜小龙完全没有意识到人类的脑壳有多么脆弱,依旧以完全超越叶修平时吟唱速度的语速飞快的念叨着,左右摇摆的龙尾甩了叶修一身水。

叶修从巨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时,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小龙从脸上抓下来扔回锅(也就是仍在水中的半边蛋壳)里。小龙顿时嗷的一声怪叫,赶在千钧一发之际猛扇翅膀,,又有惊无险的落在叶修的跟前。然后……大眼瞪小眼。

叶修:“……”

金色小龙:“我叫黄少天。”

叶修抹了把脸:“虽然我知道龙蛋在破壳前就会有自己的意识……但是养成游戏不是说好了从起名开始吗?”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及时破壳出来了这会儿都被你吃了!还养成呢蒙谁啊蒙谁啊!”名为黄少天的小龙气得跳脚,在叶修一脸呵呵的微微偏了偏视线的时候蹦起来冲着他左手小指吧唧就是一口,一整圈的牙印印在小指根上,血液飞快的绕出古老龙语写就的花纹。这一切就只是一瞬间的事,叶修看清那些文字后冲着小龙高高的扬起了眉毛:“哟,你这什么意思?”

黄少天的小豆眼眨了眨,全然的狡黠,一点看不出方才跳脚的痕迹,“谁叫你害我早产的?现在你要负责养我。”

“……”

 

然后……然后现在叶修大大就多了一只小跟屁虫呗。作为荣耀大陆最大的BOSS,叶修如果真铁了心要把那个纹印给解了,虽然麻烦是麻烦了点,但也不是办不到。不过最初的几天相处下来,叶修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黄少天目前还算小只,养活成本不高。况且有他在的话,有些有特殊癖好、非要两人及以上的人组队才肯冒头的奇珍异兽就有着落了,没事儿喷个火球帮忙时机也掐的很准,算得上是个廉价劳动力,聒噪归聒噪,也就这么养着了。令他感到惊奇的是,这才半年不到的时间黄少天就具有了化形的能力,一个三头身小屁孩天天跟他后边,都不知道多少人问他孩子他妈是谁了,完全不想想他得和什么人混血才能生出一个金头发金眼儿的小孩。

不过更令叶修惊讶的地方在于黄少天的成长速度。自从他化为人形以后就鲜少以龙的形态出现了,因此他形态的成长也更为明显。在他们相遇的第三年秋,叶修带着他第三次穿过埋骨之地、终于撞上骷髅勇士抢去他身上那把佩剑的时候,黄少天俨然已经是一副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了。

达成目的的叶修瞬间没动力,拍拍身旁还算平整的土地招呼黄少天一起坐下,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我说少天,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长的这么快快未免也太坑爹了。”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我不是你养的么你居然问我吃什么长大的叶修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老年痴呆要说我帮你去微草城问问还有没有得治?”

叶修看他这样直接‘呵’了一声:“少扯淡,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这个嘛……”在永夜的埋骨之地里,尚未完全长开的金发少年抬手满不在乎的轻轻舔去手背上划痕渗出的血迹,映着金色强烈到几欲流出的瞳孔,非人类才能有的美丽一瞬间张扬到充斥了整个空间,“应该说,是吃你的经验值吧?”

“……经验值?”叶修仔细咀嚼了一下这几个字的意味,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是有这个途径,但应该不止。再怎么说你也是长寿的龙族,只靠那个你长不了这么快。还有什么?”

“嘿,你果然没完全读懂那个印记。我说嘛,要是这么版本古老的龙文也能这么轻易的被你这个教科书给破了那你就不是教科书了,你是百科全书兼历史书。”黄少天驴唇不对马嘴的回了一串,然后身子一转就顺溜的枕在了叶修的腿上,一脸的嘚瑟,嘲讽到了天边,“想知道吗想知道吗想知道吗?我不告诉你!”

身为老江湖中的老江湖、前辈中的前辈,叶修早就过了会对这种程度的垃圾话感冒的年纪了。听了这话,他甚至完全没管大大咧咧枕在他腿上的黄少天,没油没盐的丢给他一句“不说就不说,到最后憋死的还不是你”,就拿着骷髅佩剑和千机伞捣鼓了起来,噼里啪啦的拆装打磨。

黄少天仰面看着叶修的手在他头上晃来晃去,宽松的巫师袍的衣袖在他脸上拂出细小的风。听着那些器具撞击的声音,他渐渐的竟然有了睡意。他侧过身,环住叶修的腰腹,头抵着他的肚子开口:“等我长到了二十多岁应该就差不多停下了,到时候就正常吃喝,年纪增长和你速度一样。”

叶修的手顿了顿,‘哦’了一声,就继续投入到千机伞的升级工作中去了。

 

在他们相处的第五个年头、黄少天的外表已达到八头身兼二十多岁年轻有为好青年的某一天,叶修被咬了,被黄少天咬了。

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征兆的,那天早晨叶修一边摆弄着千机伞一边说了句自己要拿它出门去修一修不然得坏,结果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就从背后把他给扑地上了。虽然这一下来的很突然,摔得叶修浑身都疼,但也正因为身体的疼痛他才更清晰的感觉到了压着自己的人在不住的颤抖。

“你……”抽的什么风?叶修的话还没问出口就卡在了喉间,在他发出第一个音节的瞬间,黄少天的手飞快的上移覆住他的手十指紧紧地交缠,然后一口咬在他右侧肩颈交界处。叶修顿时疼的连叫都顾不上了,身子条件反射的想蜷缩起来却因为身后的人阻着而完全办不到。

在他疼的快要麻木了的时候,黄少天才松了口,翻身仰面躺在地上,闭着眼喘着粗气。叶修挣扎着支起身子,手往被咬的地方一抹,愕然意识到对方其实还努力分神抑制住没有长出龙形专有的利齿,所以疼归疼,除了那一圈儿有些吓人的牙印之外他并没有受太重的伤。一时间没想出对方这是抽的什么风,看看反正也没出大事儿叶修的懒癌秒发,随手抹了点跌打药水就出门去了。只是回来之后发现地明显的干净了不少绝对是被滚了好几遍,更别说黄少天还难得的一脸乖样才决定认真的想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说叶修你急什么急什么不就是咬了一口么出血了吗出血了吗没出血你激动什么啊跟你闹着玩儿的这都玩不起还行不行了你老叶出来出来出来PKPKPK都说了是和你闹着玩儿的你还怀疑我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还有没有了!”

“诶哟你什么时候是个人了我怎么不知道?”叶修斜剜了挂在自己身上死命不撒手的人一眼,一个肘子撞过去,趁着黄少天条件反射躲开的那一秒秒闪进了书房,慢了一步的黄少天在加了禁制的门板上撞红了鼻子,嗷的一声惨叫无比生动的取悦了埋在书海里的人,如果没有后续的念念叨叨就更美好了。

 

第二天黄少天就收到了诊断书。

“哟,生理期啊。”

“你妹的谁生理期啊!”黄少天怒把桌子掀了,“亏你还查书了能不能用词专业一点!”

叶修无所无的捏着细长的烟斗啜了一口:“意会就是了,不是差不多么……”

“滚滚滚滚滚!老叶你再不换个词儿我就跟你单挑!”

叶修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黄少天:“呵,亏我还觉得生理期还是比发情期好听些的。”

黄少天成功被堵得不说话了。

 

尽管那天的对话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最后以黄少天的一句‘我什么都不想说’宣告结束,但是在那之后的展开却有些令人深思。

暂且不说黄少天与书上长达半个月的发情期不符的很快恢复正常,几年的相处下来,深知黄少天机会主义者本质的叶修对于日常生活中与对方突然猛增的巧合性质的肢体接触持严重怀疑态度。打怪的时候碰碰撞撞多些他就忍了,偶尔很正常的一两次战略性被击飞对方竟然也一反常态的扑过来接,好几次被砸得两人一块儿倒飞出去滚成一团,连他在熬药的时候来捣乱的姿势也不对了,从后边把下巴搭肩上是怎么回事?高了那么几厘米就这么玩有意思?

在叶修叼着烟斗琢磨这事儿的期间,千机伞升级时需要用的特制胶水没了,想现熬的话还差那么一两样原料。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叶修打怪都有点懒,扯了斗篷一披就直接上微草城偷去了。

大约那天叶修也是出门前没好好占卜,才从库房走出来就看到王杰希沉稳的用他那双大小眼盯着他看。

“好久不见啊王大眼。”叶修伞尖一挑就当打过招呼,若无其事的就要往外走。王杰希才不吃这一套,手臂一抬挡在他身前,手里捏着一只熔岩烧瓶,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王大眼你干嘛呢这是!”叶修怒道。

“材料还我。”

“咱俩什么交情啊,不用还了。”叶修大度的摆摆手又往前踏了一步。

王杰希沉默两秒,面色从容的松了松手腕。叶修猛地抬脚踢起即将摔碎在地的烧瓶,身子后仰躲过王杰希迎面击来的扫把。王杰希见他躲过,动作不停手腕一转,熔岩烧瓶在半空中被击碎,毫无可燃物的石板地上猛地烧起一片火来。不等碎片落地就又是一阵抢攻。

叶修踩着他的扫把尖跃至半空,趁着这少许的滞空时间拔出千机伞就和他战了起来。“早知道会遇上你还不如去打怪来的舒坦,什么猎奇的地儿都长不出你这样的BOSS。”

“缺什么?”王杰希问话的口气就像是朋友间平常的寒暄,如果忽略他手上一刻不停的攻击的话。

“弄千机伞发现胶水不够了,要做的时候发现差好些骷髅勇士磨的粉。”

听了这话王杰希皱了眉:“你家不就在那边上吗?还是说黄少天怎么了?”

“是啊儿大不中留他生理期到了。”

王杰希险些崴了脚。

 

讨价还价半天从叶修手里收回一半的材料,王杰希也就没再和他打下去,只是对那句生理期还是耿耿于怀。想了会儿,问:“龙族的发情期?”

“是啊。”叶修摸出一撮烟丝卷了支烟点上,清浅的吞吐着、含含糊糊的开口,“不过也是不对劲,才一天就过了。而且在那之后,总觉得他……不大对头。”简单的举了几个事例之后叶修耸耸肩,看向王杰希:“大眼来,帮我算算哪颗陨石砸他脑袋上了。”

王杰希睨他一眼,站起身往库房走,临甩下一句:“具体哪颗不好说,但肯定是粉红色的。”

然后叶修经历了十多年来第一次呛到烟。

 

虽然王杰希的话听着不靠谱,但叶修心里清楚这人从来都绝对靠谱不然也当不来这么久的金牌奶爸。所以在本月第N次因为对方在背后搂着念念叨叨碍手碍脚而放错了药品剂量之后,叶修一拐子把黄少天打开,摘了手套在衣摆上拍了拍,一脸累爱的吊着眼角上下打量黄少天。

黄少天无比淡定的回看他,亮亮的金色瞳孔笑眯成一条线,各种无赖。

……好吧他还是觉得王杰希不靠谱,还粉色的星星呢,不是猩猩就不错了。

 

彻彻底底的把这事儿揭了是在一次全荣耀大陆的友谊赛后,叶修这边对上的是一个有实力也有拼劲的新晋强者,但愣是被他用快攻压着打了整场,赛后叶修难得没嘲讽几句就缩休息室里去了。那边黄少天听说了消息之后吵吵嚷嚷的把对手给碾了就直奔叶修休息的房间,往他旁边一坐就开始念叨让你这么拼活该现在累死,说着糊了他一脸长毛软毯子手一拨把人包成春卷才勉强满意的停了手。。

被蒙了一脸的叶修扯下毛毯,全身暖烘烘的,暖得心情舒畅决定把所有破事儿都一块儿搞定算了。想起今天早晨王杰希特地让白鸽送来的粉色信笺,叶修懒洋洋地与黄少天对视了片刻:“……脸皮厚如城墙的机会主义者少天大大,给你一个机会。”

“哈?”黄少天眨巴眨巴眼。

“给你一个机会跟我告白。”叶修一抬手把黄少天快掉了的下巴拍回原位,“如果你需要一点挑战,我可以考虑个十几分钟再答应你。”

“我次奥叶修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还给个机会呢简直拽得飞起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你了说过吗说过吗!”

“那算了。”叶修倒也爽快,甩了毯子拍拍衣服就往外走。

“哎哎哎哎哎不许走叶修你丫的都叫你停了还走!”黄少天气得金瞳都快亮成黑夜里的氙气大灯了,一个箭步抢上前掰着叶修的肩膀把人转过来对着嘴唇就是一口狠的,趁着叶修一句‘卧槽’冒到嘴边的那一刻连舌头也窜了进去,把叶修压在墙上变着花儿的翻搅把人的舌根都扯麻了,才在对方因处于窒息边缘而忍无可忍的提膝一撞下堪堪停住,临了还一舔叶修的唇角。

叶修看他这贼样,一抹下唇尼玛血迹牙印一样没少:“黄少天我怎么不知道你是属狗的呢?”

“呸!我再怎么也得属龙的!”黄少天对他表示了深深地鄙夷,但把人扯过来死按在怀里的动作一气呵成还带蹭了蹭,“叶修我喜欢你我告白你就答应你刚刚说了的不给反悔啊说话没信用是小狗!”

叶修被抱得疼,又觉得好笑:“还反悔呢,你以为哥是谁?再说小狗养一只就够了。”

 

直到后来黄少天还是忍不住问了叶修你到底什么时候知道的啊我以为照你这情商还得死磕好几年呢,叶修淡而定之的说你从金龙向大金毛犬进化的时候就开始感觉不对了同时感谢大眼的直截了当简直醍醐灌顶。

“不过你印我小指上那一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叶修曲起手指猛地弹了黄少天一个脑蹦,“除了偷我的经验值还有什么?古代龙族文字太特么龙飞凤舞了我看着就烦。”

黄少天捂着脑门吱吱叫,但笑容又灿烂到晃眼的地步:“还有?还有偷你的心啊!”

叶修微微微微的挑高了眉梢。

“不懂了吧?嘿嘿!让你嘚瑟让你嘚瑟!”黄少天凑过去执起叶修的手,指着那圈纹路中细小的、极难以察觉的一处道:“同心圆,看见没?这是龙类对喜欢的人才咬的,咬了以后我的时间快慢就跟着你走了,我这绝对是用生命在谈恋爱有没有有没有快感动一下。”

“黄少天,这个可是你刚破壳时咬给我的。你们龙族是不是少儿教育没搞好,刚破壳就想着谈恋爱啊。还是个把你煮出来的人。”

“谁让我刚出壳看到的是你啊!诶卧槽叶修你也好意思提这茬龙蛋眼看着就要破壳了你还拿来煮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不行想想我就伐开心叶修你别动乖乖让我扒了……”

“你还来劲了。普通人类老男人的肾需要保养禁不起折腾。”

“啊啊啊啊啥啥啥啥我没听清……”

 

再又一次被精力旺盛的年轻龙族折腾得卧床三天的大BOSS叶修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还有,奇怪的玩意儿不要捡。

 

 

              ——————END

 

评论(1)
热度(31)

© 指尖灰_ | Powered by LOFTER